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蜜寵田園:山里漢強寵辣妻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從中作梗

    鳳鸞殿。

    當皇后得知淑妃被貶的消息時候,眼底滿是意外。

    “淑妃這是做了什么惹怒了圣上?”皇后一邊吃著冰鎮燕窩一邊好奇的說道,“圣上對淑妃一直都是有幾分真情的,如今圣上出了這樣的旨意,分明是被氣狠了。”

    薛嬤嬤輕輕點頭,朝著殿中的宮女們擺了擺手,不消片刻,偌大的宮殿中只剩下皇后與薛嬤嬤。

    “嬤嬤這是怎么了?”

    “娘娘,老奴聽說盧嬪被貶與惠妃娘娘有關。”

    “哦?”皇后頓時被挑起了好奇心,“惠妃不是已于三日前出宮前往大佛寺了嗎?更何況本宮從未聽聞盧嬪與惠妃有矛盾啊?”

    “聽養心殿的小太監說,圣上受到了一封密報,密報中的內容是dàn hé春城太守之女盧清秀魚肉百姓橫行霸道的事情,另外奏折的后方還被附上了一份萬民書!盧清秀乃盧嬪的堂妹,她仗著自己的堂姐是淑妃,仗著自己的父親是春城太守,在春城橫向霸道!”

    “真是個蠢貨,”皇后只覺得盧清秀蠢到了家,“不過這件事和惠妃有什么關系?”

    “娘娘您有所不知,那封密折乃先鋒將軍蕭寶瑞托人遞到宮中來的。”薛嬤嬤刻意壓低了聲音,“老奴前段時間聽到了一側傳聞。”

    “什么傳聞?”

    “有人說先鋒將軍蕭寶瑞與惠妃娘娘乃親兄妹,二人都是當年被滅門的金陵蕭家人!”

    “這怎么可能?”皇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當年的金陵蕭家不是已經被滅門了嗎?”

    “聽說是有人暗中出手救了這兄妹二人。”薛嬤嬤也很驚訝,畢竟已經過去了shí bā nián的事情,再次乍然被人提起,實在是有些突兀。

    只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惠妃不是云安城知府的女兒嗎?”皇后揉了揉有些酸脹的眉心,只覺得一頭霧水,“本宮倒是越發的困惑了。”

    “娘娘,先鋒將軍將會攜其家眷前來京都了,倘若他和惠妃娘娘真的是親兄妹,對娘娘來說,也并非一件壞事……”薛嬤嬤在皇后的耳畔輕聲說道。

    皇后認真的思量了一番,最后默默地揚起了唇角。

    的確,若惠妃真的是先鋒將軍的妹妹,對她對二皇子而言,都是百利無一害。

    大佛寺。

    綠茵上前一步,將跪拜了菩薩兩個時辰的安秀慧攙扶了起來。

    “娘娘?”

    “回房吧。”安秀慧朝著她,盈盈一笑。

    綠茵的目光里滿是心疼,可最終還是什么話都沒說。

    等到午膳被擺上來的時候,綠茵真的快要克制不住心底的怒火了。

    “娘娘,您瞧瞧這午膳,全部都是青菜豆腐,奴婢要去找廚房的人討個說法!”綠茵氣的跺腳!

    安秀慧第一天來的時候,因著有皇后陪伴,整個大理寺的人哪一個不是恭恭敬敬的?

    這才幾天啊,這些人的狐貍尾巴竟然就露出來了!

    她家娘娘才剛剛小產沒幾日呢,若是不多吃點好的補補身子……

    綠茵越想越生氣!

    “好了,別生氣了。”安秀慧看著她,溫柔淺笑,“我知道,讓你們都跟著我出宮,委屈你們了。”

    “娘娘……”綠茵連忙搖頭,抬手抹了抹眼淚,“奴婢能夠跟著您就是奴婢天大的福氣了,奴婢只是心中不忿,都說大佛寺是佛門圣地,可這里的人竟然也恃強凌弱……”

    “欺軟怕硬乃人與生俱來的本性,好了好了,不要再生氣了,氣壞了身子豈不是不值當?”惠妃掏出帕子輕輕地擦拭著她眼角的淚水,語氣越發的溫柔了。

    “嗯。”綠茵點了點頭,然后開始伺候安秀慧用餐。

    半個時辰后,安秀慧開始親手抄寫佛經。

    她已經按照大哥的吩咐,想方設法的來到了大佛寺。

    相信要不了多久,她就能和大哥重逢了。

    比起處處都是規矩的深宮,安秀慧更喜歡清靜的大佛寺。

    “你的臉這是怎么了?”綠茵看著綠柳臉上的傷痕,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綠茵姐姐……我沒事,”綠柳抽泣著哭了兩聲,然后又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綠柳,你的臉是怎么回事?”安秀慧立刻放下了筆桿,匆匆忙忙的走到了綠柳的面前,眸光里閃爍著滔tiān nù火,“是誰傷了你的臉?”

    “娘娘……奴婢沒事!”

    “說!”

    綠柳只好低著頭,將她挨打的經歷說了一遍。

    原來當大佛寺的人將惠妃的午膳端來后,綠柳瞧見了只有青菜豆腐,頓時怒不可遏,娘娘小產不到半月,原本就住的不太好了,若是再多喝點湯湯水水養身體,只怕將來會留下后遺癥。所以綠柳偷偷的溜去了大佛寺的廚房,當她溜到廚房的時候,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那里面的飯菜應有盡有,都說佛門清地不能殺生,但是綠柳卻聞到了一陣濃郁的雞湯味道。

    她想裝一碗雞湯回來,結果卻被廚娘抓了個現行。

    情急之下,綠柳從頭上拔出了一個銀簪子,她打算用銀簪子換雞湯。

    那廚房二話不說收下了那根銀簪子,結果卻沒有將雞湯給綠柳。

    綠柳情急之下,與那廚娘爭辯了幾句,卻被廚娘用力的甩了一耳光!

    聽完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安秀慧的臉色越發的清冷了。

    她可以忍受清苦的生活,也可以吃簡陋的飯菜。

    可有人竟然敢對她的貼身宮女動手,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綠茵,拿一盒碧痕膏幫綠柳上藥。”安秀慧攥緊了拳頭,最后又輕輕地松開了。

    她轉身走到了書桌前,提筆寫了封信。

    皇后那日臨走之前在大佛寺留下了一名侍衛,所以安秀慧寫了封信后就交給了那侍衛。

    大佛寺的人怕是不知道皇后在這附近留下了人照看她,所以才敢欺負到她頭上來!

    畢竟對于一個已經失了寵的嬪妃,又怎么會有人將她看在眼里?

    一想到綠柳臉上的傷痕,安秀慧就氣不打一處來。

    黃昏時分,鳳鸞殿。

    皇后看完了安秀慧送來的信,頓時怒不可遏!

    “這些人簡直就是放肆,雖說惠妃暫時惹怒了圣上,可她畢竟是惠妃,這大佛寺的人竟敢這般欺辱她,簡直沒將皇家顏面放在心上!”皇后冷笑連連,眸光中閃爍著點點怒火!

    “娘娘息怒,以老奴看來,大佛寺的人是沒這么膽子敢折辱惠妃娘娘,只怕是有人從中作梗……”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