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寵妻來襲:老婆,別跑! >

第407章 絕望

    “好啊,這是你說的。”

    趙若然果斷的將電話掛斷,看著葉子君,笑著說:“是不是想知道他在電話里說了什么?”她輕啜了一口咖啡:“我昨天和他說如果他不和我結婚,我就把你和他之間的事情告訴通告天下,爺爺最在乎的就是趙家的名聲,那時候,你和彥峻只能離婚,當然,他可以借此機會和你遠走高飛,可是所謂的葉氏集團,恐怕除了破產,別無出路了……”

    葉子君怔怔的望著她,她接著說:“可是,你知道他剛剛說什么嗎?他說他會跟我結婚,為了你,他要和我解除婚約,現在同樣是為了你,他要和我結婚……”趙若然頓了頓:“葉子君,你何德何能!”

    是啊,她何德何能呢,這樣一個人,為她這樣付出著,而她卻是如此的自私,一想到宋俊彥在異國受的苦,她的心猛的疼了起來,她無法形容那種感覺,只是一想到他看著她的絕望的眼神,她的胸口就好悶。

    “我想,我們之間也不會見多少次面了,等爺爺的身體一康復,我和俊彥就會飛去英國定居,沒有什么事情的話,應該不會回來的,我想我們之間所謂的友情,也到此為止吧……”

    “是嗎?”葉子君的聲音低低的,似乎在壓抑著什么。

    “如果你沒什么想說了的話,我就先走了。”趙若然說著將包從椅子上拿起挎在肩上,她剛踏出一小步,就依稀聽見葉子君的聲音。

    “我是對你撒了謊,可是我說你會幸福的,是真心的!”

    趙若然愣了愣,淡淡的說:“是嗎?可是我已經不相信你了……”

    是啊,信任就想一張紙,一旦褶皺,就再也恢復不到原來的樣子。

    說完,她就決然的走向門口,她還沒走幾步,就聽見身后傳來一陣巨大的“砰”的聲響,她立即回過頭來,就看見葉子君痛苦的一手捂住肚子,臉色蒼白的倒在地上,她的下半身,汩汩流出鮮紅的血。

    趙若然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直到咖啡廳里所有的職員都圍過來,有人開始撥打急救電話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她的腿有些抖,她的眼睛仿佛只能看到那一灘殷紅的血跡,她的心跳陡然變得急促起來,呼吸也有些不通暢。

    她顫顫悠悠的走過去,明明是不遠的距離,她走起來卻格外的費力,中途甚至有好幾次因為站不穩差點摔倒。

    因為人群的遮擋,她已經看不見葉子君的臉,只是她的血跡還繼續蔓延著,趙若然只覺得異常的胸悶,她忽然大喊一聲:“你們都給我讓開!”

    圍觀的人群回過頭,看著明顯有些精神失常的趙若然,紛紛退到了一邊,讓出了一條通往葉子君身旁的路。

    她屏住呼吸,一步一步的走過去,葉子君的眼睛緊閉著,似乎已經失去了意識,只剩下微弱的呼吸,她的臉色蒼白如紙,額頭的冷汗不停的聚積落下。

    趙若然忽然腿再也支撐不住,癱軟了下來,她忽然猛的大喊:“救護車!救護車在哪兒?”

    “已經打了電話了,救護車馬上就過來!”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回答了她。

    等到救護車趕來將葉子君一起搭到救護車內的時候,趙若然才渾渾噩噩的跟了上去,卻被救護人員攔了下來。

    “無關人員,不得上車!”

    “我是她家屬,你讓我上去!”

    醫生看了她一眼,默然了一會兒,才允許她上車。

    剛關上救護車的車門,醫生護士已經開始急救措施,趙若然只是麻木的坐在一邊,她的身體因為害怕而在不停的發抖,她渾身冷涼,只感覺到一陣寒氣往上涌,她沒有辦法抵擋。

    “病人有流產的傾向,她的心跳速度降低,要趕緊送到醫院急救室才行……”

    趙若然在聽到流產的時候,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她有些詫異的抬起頭望著醫生和護士,想要聽清楚他們在說些什么,可是奇怪的是,不管她怎么想要用心聽,她都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一瞬間,仿佛天地間都靜謐了,她只能聽見自己心臟飛快的跳躍的聲音。

    宋俊彥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開會,他看了下手機屏幕上閃爍著的趙若然的名字,舉手示意了一下正在演講的員工,微微點了點頭,就走出了會議室。

    “俊彥……你在哪里?”趙若然的聲音帶著焦急和發抖。

    “我在開會,怎么了?”

    “我現在在醫院……”

    “你生病了?”

    “不是我,是君子……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是約她出來聊天,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她流了好多血,好多好多血……醫生說她可能會流產……怎么辦?俊彥,我該怎么辦?”

    宋俊彥在聽到葉子君的名字的時候,呼吸一滯,他一邊安慰著趙若然,一邊趕緊按了電梯下樓。

    “你們現在在哪個醫院?”

    “仁智,你快點過來,我好害怕,萬一君子出事了,我該怎么辦?俊彥……你快點來……”趙若然的聲音里帶著濃濃的哭腔,甚至話已經說不清楚了。

    “恩,我現在就過去,你在那兒等著我……”

    “滴”電梯門一打開,宋俊彥就快步的往著停車場的方向走去,找到車子后,立馬發動,他一路飆車,最終在半個小時之內趕到了醫院。

    趙若然正坐在急救室門外的長椅上哭泣,她的身體一直在發抖,宋俊彥快步走過去,站在她的面前,趙若然感覺的一個人影,她抬起頭,就看見了宋俊彥有些焦急的臉。

    她一下子就抑制不住哭了出來,她抱著宋俊彥的腰,邊哭邊說:“如果君子流產了怎么辦?我不知道她懷孕了,我真的不知道……”

    宋俊彥抑制住內心焦躁的情緒,輕輕拍了拍她的頭,安慰著說:“沒關系的,她不會有事的,絕對不會有事的……”

    可是,這樣蒼白的安慰,連他自己都無法信服。

    等了不知道多久,急救室的紅燈終于暗了下來,門被緩緩推開,葉子君也被護士推了出來,她還在昏迷著,臉色慘白,毫無生機。

    “醫生,她怎么樣了?”

    醫生將帶著的口罩取下,有些惋惜的說:“病人的命沒有什么大礙,只是因為情緒太過激動,影響了胎兒,孩子沒有保住,現在大人的身體也很虛弱,要好好靜養……加上病人之前可能出過車禍,身子受到了一定的影響,恐怕日后要想再懷孕,就難了……”

    聽到醫生的診斷,趙若然終于支撐不住,一下子癱軟的坐在地上。

    這一切都是她的錯,要不是她今天任意妄為的找她,要不是自己責怪她,要不是自己說了宋俊彥的事情讓她內疚,她根本不會有所謂的情緒激動,也不會流產,而現在,最痛的是,也許她今后都不會再懷孕了,她實在不敢想象,葉子君醒來的時候,情緒會奔潰到什么地步……

    宋俊彥也呆愕著,無法消化突如其來的消息。

    沒有多久,趙彥峻也來了,趙若然打電話的時候,他正在和國外的合作伙伴洽談一個重要的合作計劃,因為趙若然只是用了她的手機撥打,他就沒有接,等到計劃談完,他回了電話的時候,才知道葉子君出了事。

    他趕到葉子君病房的時候,就看見趙若然正抱著宋俊彥,在他的懷里哭泣,他快步走上前去,他的聲音帶著些恐懼的顫抖:“君子呢?”

    聽到他的聲音,趙若然立即輕輕推開宋俊彥,她擦拭著眼角的淚痕,有些愧疚的說:“三哥……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刺激君子的,我不知道她懷孕了,也不知道她情緒不穩定會流產,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害她的……”

    聽到她說的話,趙彥峻怔了怔,過了一會兒之后,他的眼睛慢慢的有些發紅,仿佛是喝醉了,神智恍惚,只覺得周遭的一切都在搖動,而眼前的宋俊彥和趙若然更是模糊不清,他的喉嚨發緊,聲音很是發澀:“你剛剛說什么?君子流產了?”因為不確定,他又著重的重復了一遍。

    趙若然還是流著淚,點了點頭。

    呵呵!葉子君竟然流產了,而他卻像個傻瓜一樣,根本不知道她已經懷孕了,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何時才會知曉這件事。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說清楚,她到底為什么會流產?”

    趙若然好不容易止住了一會兒的眼淚,又掉了出來:“我今天本來只想約她出來說讓她放棄俊彥的,后來我知道俊彥的腿是因為她才殘廢的,我就說了一些會讓她內疚的話,然后,她就暈倒了,醫生說是因為情緒過度激動才會導致的……我真的不是故意刺激她的,我只是想讓她退出我和俊彥之間而已,如果我知道她懷孕的話,我絕對不會說出任何刺激她的話的……三哥,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你罵我也好,打我也罷,我都不會反抗的……”

    “現在打你罵你又有什么用呢?”趙彥峻冷笑一聲:“君子肚子里的孩子會再回來嗎?一切會變回從前嗎?”

    他從未如此嚴厲的聲音對著趙若然,在他的眼里,趙若然是他需要用心呵護的妹妹,所以,他從小就一直寵著她,而現在,那個他的妹妹,卻將他的親身骨肉扼殺了,讓他怎么能不恨,怎么能不怨。

    “對不起……三哥,對不起……”

    “我不想聽你的對不起,你們現在給我走,我不想看到你們!”

    “三哥!”知道是自己的錯,趙若然拉住趙若然的衣袂請求,這是她從小習慣的動作,每當她做錯事的時候,她只要這樣對著趙彥峻撒一撒嬌,他總是會想辦法幫她擺平,可是這一次,不一樣了,趙彥峻猛地將衣袖一拉,趙若然猝不及防,猛地摔在了地上,宋俊彥見狀,趕緊走上前去,扶住她,他回過頭,對著趙彥峻冷冷的說:“你怎么可以這樣對她,她已經知道錯了……何況,她也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才會這樣的……”

    “不知情,就可以害君子流產嗎?我現在什么話也不想說,你們給我走,否則,我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事來!”

    趙若然還想說些什么,卻最終被宋俊彥攙扶著離開了。

    趙彥峻站在門邊,久久沒有進去,他只是覺得現在橫亙在他和葉子君之間的,不是這扇門,不是趙若然,不是晏紫鳶,也不是宋俊彥,而是他們的心,不知何時,已經漸行漸遠了……

    在門外徘徊了很久,他才輕輕的推開門,葉子君還昏迷著,眼睛緊閉,臉色異常的蒼白,他恍然想起他們上次去吃飯的時候,她看到魚的時候的反應,那時候的她應該已經知道自己懷孕了吧,可是她卻沒有告訴自己,在以后那么多的機會里,她都選擇了隱瞞,他問的時候,她只是輕描淡寫的說胃口不好,她究竟為什么要一直瞞著他,這樣耍他,很有趣嗎?

    葉子君疼出了一生汗,她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就看見頭頂上有著一個巨大的燈,燈光刺的她睜不開眼睛,她感覺到有冷涼的儀器觸碰到她的肌膚,她只覺得疼,她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疼痛,仿佛有什么東西硬生生的從體內被撕扯掉。

    她徒勞的想要掙扎,想要哭喊,可是卻怎么也使不上勁,全身軟綿綿的,沒有半分力氣,她想,這一定是一場噩夢,醒過來就好了,醒過來,所有的事情都沒有發生,她還是躺在家里的床上,趙彥峻將她摟入懷里,兩個人靜靜的相互依偎著彼此……

    這樣一閉上眼睛,她又睡著了,一直到深夜她才又醒了過來,渾身的疼痛感讓她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身旁有人說:“我在這兒。”

    病房里沒有開燈,只能通過昏暗的月光隱約的看清楚那人的輪廓,只是他的聲音,她再熟悉不過,知道是趙彥峻,她覺得稍稍安心了一點。

    她松了一口氣,將手習慣性的搭在小腹上,忽然之間,明白了什么,她有些恐慌的看著趙彥峻,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卻可以清晰的聽到他的話:“孩子沒了……”

    聽到他確定的回答,她忽然感到有滾燙的東西落在她的手背上,她心里難受極了,體內似乎某個地方唄掏空了,讓她覺得心里罰金,然后還是疼,連五臟六腑似乎都碎掉般的疼。

    她那樣小心呵護,想要疼愛的孩子,最終,還會離開了……

    葉子君和趙彥峻都沒有再開口說話,葉子君一直在哭,她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可是她的身體還是在不停的顫抖,忽然有只手伸過來,擦拭掉她臉上的淚痕,那只手在她的臉頰上趙柔繾綣。

    “你為什么沒有告訴我?”趙彥峻的聲音輕輕的,柔柔的,卻帶著一絲的絕望。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