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天降奇緣:打折男神,請簽收! >

第334章 你真的是個壞女人

    臧威把他們吵架,把阮佑誠qiáng bào了云瑤到最后的催眠全盤的告訴了郭勝男,她的表情凝重的緊皺眉頭,聽到最后她不知道要怎么開口:“所以說,現在的米是被催眠后的米,她潛意識把那些痛苦都藏了起來。”

    “這~~簡直就是太荒謬了。那么阮佑誠呢?他做出了這種禽獸般的事情,為什么他可以了然的生活在國外?”郭勝男的表情轉為氣憤。

    “宇杰已經給過他教訓了。”臧威就知道她的性子直,而且會拘泥寫法律上的事情。

    “這樣不夠,知不知道?他是qiáng jiān犯,他應該去坐牢。”簡直就是藐視法律。

    “現在這個局面沒有人可以幫得了他們。”臧威搖了搖頭,也讓她不要攙和在里面。

    “我有事情要問他。”郭勝男指著里面說道。

    “勝男,現在不是時候知道嗎?”她為什么就這么沖動呢,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律師的。

    “這事很重要,你放開我的手。”郭勝男怒目瞪著他。

    臧威識趣的放開手,郭勝男像火箭一般沖進了屋內:“阮宇杰,我問你,米后頸的那個印記是什么來的?”

    “車禍的時候弄傷的。”他淡淡的說。

    “那個印記為什么看起來不像傷口?我印象當中米后頸是沒有什么東西的。”她真的沒有見過她的后頸有什么。即使是車禍也不會有如此漂亮的印記。

    “你想要表達什么?想說現在那個不是艾米嗎?當初血液鑒定的時候你也在吧,她與艾父的血液對比是99%,你要怎么解釋??”他現在一點都不想去管那些事情了。

    “難道感覺沒有嗎?即使什么都相同,對人的感覺會有不同啊?”郭勝男急切的問道。

    “那又怎么樣?”阮宇杰冷冷的反問。

    “怎么樣?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一個男人。我會自己查清楚的。”問她怎么樣?真的是太可笑了,郭勝男氣憤的甩門而出。

    臧威沒有拉住她,看著阮宇杰:“你們兩個人的磁場真的是很不合。”

    “我不知道。隨便她吧。”他現在只想要安靜一會。

    臧威看出他的疲憊:“我先走了,好好照顧自己,你先休息幾天,公司的事我來處理。”

    “辛苦你了。”阮宇杰點了點頭。

    臧威笑而不語的給了他一個兄弟的笑容,轉身離開了別墅。

    郭勝男一邊開著車子,一邊想著要從何查起,最初發現她的地方是云南,看來她要從新再去云南一躺,她一定要查個清楚。

    回到艾家的云瑤,隨便編造了一個理由,讓艾父艾母不起疑。

    晚上,她洗完澡坐到自己的床上,細看著這里的擺設,她完全沒有印象。她看到一張書桌上,擺上了一些厚厚的本子,她翻開是相冊。

    從小開始,里面都記錄著她的成長。但為什么她覺得她根本沒有這樣的記憶呢?照片中的一瞥一笑都是她陌生的,她覺得自己沒有如此的幸福。

    她合上相冊,躺在床上看著墻壁上掛著的她的放大照,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她突然來到一個漆黑的地方,她應該是已經睡了為什么她還醒著?難道自己在夢中?

    “你來了?好久不見!!”一個聽似熟悉的聲音傳來。

    她開始尋找著,看到在不遠處的一個亮點她慢慢的朝著亮點走去,亮點越來越大,最后整個亮點是一扇門,她推開了那扇門,她一腳垮了進去,全本黑色的世界,一下就變成了雪白。

    她看到一個穿著黑衣晚禮裙的女子,當女孩轉頭笑著看著她的時候她著實的嚇了一跳她們長的一樣:“你是誰??”

    “不認識我了嗎?沒關系,我只是來跟你聊天,帶你看看一些東西。”黑衣女子笑著:“跟我來。”

    云瑤忍不住的跟著她走,走進了一個酷似囚室的地方,黑衣女子笑著說:“來看看這個吧。”

    云瑤狐疑的看了看她,然后從一個小窗口里面可以看到里面的全部的狀況。她看到里面的一張單人床上躺著一個人,她問道:“她是誰?”

    “是你。”黑衣女子告訴她。

    “我?不可能,我在這里,為什么里面躺著的會是我?”她不相信。

    “她就是你,被你分離的那一部分。”黑衣女孩從小窗口看著里面的那個人。

    “被我分離?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做這樣的一個夢?

    “那個是被催眠前的你,催眠之后你把她鎖在了這里,你想殺死她。”

    “你在胡說什么?”她怎么可能那么做。

    “你看她的手腕。”她示意她看著她的手腕。

    里面的那個人的手腕有一道口子,里面不停的流出血,她驚恐的說:“怎么會這樣啊,快叫救護車啊。”

    “沒有的,她是囚犯。她慢慢就會全身潰爛,到最后她不能呼吸,那時候就會脫離這個囚室,自由了。”黑衣女子留下了晶瑩的眼淚。

    “怎么會這樣?”云瑤不敢相信。

    “因為你拒絕了她,她是你內心陰暗的一部分,也是你的一部分,可是你覺得不需要她了,所以她只能等待被抹殺的那一刻。”

    “不可能,我很健康。”她顯得有點激動。

    “是啊,因為你把她囚禁了起來,所以你健康了。看,她的手開始潰爛了。”黑衣女子瞄了一眼說道。

    “啊~~”她看到了,她受傷開始爛的地方滲出血水,她看不出她的臉,但是她的內心無比的恐懼。

    里面傳出了痛苦的shēn yín聲:“救救我,救救我”她慢慢的轉過臉。這個臉就是她,她的臉上也開始潰爛,整個畫面就像是一部恐怖片。

    “不要,不要。”云瑤搖著頭,手捂住心口,那一聲聲的‘救救我’在耳邊不停的回蕩,她看著黑衣女子臉上冰冷的笑容,內心的恐懼不斷擴散,她大聲呼救

    “米,米”艾母輕搖著云瑤。

    云瑤猛的睜開眼睛,額頭上全是豆大的汗珠。她看到一個慈祥的面容,她抱住她,大聲哭訴道:“媽,我做了個夢,好可怕,好恐怖。”

    “別怕,媽在這呢。”艾母輕撫她的背,安撫著她。

    “嗯。”她窩在艾母溫暖的懷抱中,尋求著安全。

    在艾母的安撫下,她的情緒漸漸平穩,她離開艾母的懷抱:“謝謝你,媽。我沒事了,現在幾點了?”

    “8點了,我去煮點東西你吃,你先洗個澡,你出了很多汗。”艾母和煦的笑著說。

    “嗯,謝謝媽。”云瑤也算是露出了笑臉。

    艾母離開后,她背靠在床上,閉上眼睛,回想著剛才的夢。想到那個在潰爛的身體,她就覺得胃里的胃酸在翻騰。她甩開那些恐怖的畫面,起身走進浴室,開始沖洗。

    她換好衣服下樓,看到自己的母親正在忙碌端著早餐,看到她下樓,溫暖的笑著說:“餓了吧,我都準備好了,快來吃。”

    “嗯嗯,謝謝你,媽。”云瑤覺得自己kuài gǎn動的哭了。

    “傻孩子,我們是母女啊,母女之間還需要這么客氣的嗎?”艾母溫柔的輕敲了她的頭。

    “是,我真的餓了,媽,我一會要出門。”她邊吃邊說。

    “嗯,知道了,要幫你準備午飯嗎?”艾母說道。

    “不用了,我會自己解決的。”云瑤調皮的笑說道。

    在其樂融融的環境中結束了早餐,她拿起自己的包出了門。走在路上,她深思了很久,昨晚的夢讓她很不舒服,她想到了米森,是腦海中第一個出現了就是他。

    她看到一輛計程車,馬上攔下乘坐上去趕往醫院。

    米森看到云瑤的時候有些吃驚,沒想到第二天她就來找他了。

    他帶著別樣的笑看著她:“今天怎么會來找我?”他端詳她的面容,她好像有心事。

    “我有話想要對你說,因為我現在只想到了你。”她可憐的說道。

    “嗯,我聽著。你說吧。”米森用溫柔的眼神看著她。

    云瑤把昨天的夢境一五一十的全數告訴他:“我好害怕。我感覺只要一照鏡子我就會看到那個全身在潰爛的人。”

    米森握住她冰冷的手,想要給她溫暖:“不要怕,那只是一個夢而已。”難道催眠出了什么問題?

    “可是那個夢太真實了,特別是那個穿著華麗黑色晚禮服的女子,仿佛真人一樣。”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米,看著我,不用緊張,夢里面發生的只是詮釋以前的那些發生過的事情。沒事的。知道嗎?”他努力制止她的緊張,他怕她沖破了催眠的力量而失控。

    “真的?”她有點茫然的說道。

    “嗯,相信我的話就好,一切都不會有事的。”米森將她輕輕地擁入懷中。她沒有掙扎,他貪婪的呼吸著她身上的味道。

    許久,他感覺她的情緒穩定了,他放開懷抱看著她:“沒事了嗎?”

    “嗯,謝謝你,米森。”她有點害羞的別過臉,剛才她在他的懷里,她明顯感受到了一股屬于他的氣息。為什么她會莫名的感到心悸!!!!

    “我們去喝杯茶吧?”米森建議到。

    “是去上次的茶館嗎?”她記得那個茶館,溫馨、優雅的地方。

    “對的。”米森很高興她記得這些,說明他不在她的記憶排除之內。

    “那你的工作?這樣真的可以嗎??”她想到他現在正在工作,應該不放心去做那些他說的事。

    “別擔心,我今天上午已經沒有病人了。”他笑著說道,她開始為他著想了,看來他的催眠還真的挺厲害。

    “哦,那么我們走吧?!”她漾起笑容說道。

    米森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兩人笑著走出了醫院。

    遠在韓國的古堡內,夏勝捷看著安靜躺在古木床上炫娜,他擦去了她眼角的淚水,他知道她還在她的夢中游蕩。

    “你要到什么時候才會結束你的旅程?”勝捷看著靜靜的她。

    “難道你真的要在這里睡上一輩子?睡到自己老死嗎?你真的很沒出息。”他想到自己把鬼醫逼到墻角的情形。

    “她的一切都正常。”手術后,鬼醫都會來定期檢查她的身體。

    “她都睡了那么久,你說她正常?是不是你在她腦子里動了什么手腳?”他射出冷光,冰冷的說道。

    “我可不敢再你的眼皮子底下犯錯,我很愛惜我這條命。”鬼醫不以為然的說。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了結了你?”他看著睡著的她,他的心很焦躁。

    “這也是她自己讓自己睡著不起來,她在她的世界里游蕩。跟你說你也不會明白。”鬼醫繞過他,收拾自己的吃飯工具。

    “對了,她這么一直睡著也不行喲,你可以帶她去森林里浪漫散步,有益身心健康,順便呼吸新鮮空氣。再有,不要忘記給她做運動,這個你在行。我看她的肌肉沒怎么萎縮,你還挺賣力的。”鬼醫用他獨有的風趣說道。

    “你那張臉我真想割下來當作我的收藏品。”夏勝捷一點都沒有開玩笑的心情。

    “我是不介意啊,我可以做一張人皮可你,價格算你便宜一點。”鬼醫聳了聳了肩。

    “別跟我耍嘴皮子,你最好保佑她快點醒來,不然我很難保證太平洋上會多一具魚食料。”他的眼神沒有離開過床上的伊人。

    “那我估計你辦不到,真的是很遺憾。我先走了。”鬼醫收拾好后離開,駕著他的新型跑車離開了古堡。

    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進來。”

    “少主,這是今天的資料。”下屬遞了一份資料給他。

    “嗯。”勝捷接過資料,下屬行了禮后離開房間并關上門。

    “炫娜,這是他們最新的資料。”勝捷在她身邊躺下,在她身邊翻開資料為她閱讀:“阮宇杰接受了催眠這個方案,看來情況不是很好,云瑤接受催眠后好像忘記了愛他的感覺了。”

    他頓了頓看著她,查看她是否有動靜,然后繼續說道:“云瑤提出離婚了,阮宇杰真的是個可憐的男人,你說是不是?”

    “他出了車禍,不過傷勢不重,你不用擔心。”他收起資料,往旁邊一甩,他躺了下來,看著她的側臉。

    “知道了這么多,你為什么還是決定睡著不起來呢?是覺得這些都不值得你醒來嗎?”夏勝捷的手指滑過她的肌膚。

    “你真的是個壞女人。”他聞著只屬于她的味道。“等你醒來,我一定會好好的教訓你的。”

    只有在她身邊的時候,他才覺得屬于他的一份安靜在這里,讓他忘記那些他所做過的一切。他閉上眼,在她身邊慢慢地睡去。

    郭勝男帶著行李下了飛機,來到她預先定好的飯店,放下行李后開始她的調查,她通過在律師界認識的一些朋友那得到方便,她找到了當地的一家征信社。天降奇緣:打折男神,請簽收!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