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網游小說 > 車神代言人 >

262 勝券在握

    科塞爾心中的疑惑,目前沒人能夠解答,哪怕張一飛現在表現的再厲害,跟真正的f1車手還是有著一個較大層次的差距。

    說真的,此刻科塞爾心里面都隱隱期待,想要看看張一飛到底是基米·萊科寧第二,還是能做張一飛第一!

    一個小時的試跑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這一個小時里面車隊語音通話系統,除了山本右京偶爾通報一下賽車數據之外,張一飛就沒有聽到過科塞爾發出任何的聲音。

    這一點讓他很疑惑,難道德國老頭今天這是轉性了,居然不在賽道上面給自己施加壓力了。

    如果不是正在賽道上面試跑,需要注意力高強度的集中,張一飛還真打算跟山本右京閑聊兩句,問問科塞爾這個德國老頭在維修站里面干什么。

    “一飛君,時間差不多,你可以把賽車開回來了。”

    耳麥里面傳來山本右京的聲音,試跑的一個小時已經差不多了,如果超時的話,將要支付高昂的違約金。

    雖然山本右京對于目前張一飛的財政狀況并不是很清楚,但好歹他也從事賽車運動五六年,知道個人付費車手所承受的資金壓力。

    為了賽道上面多出來的幾分鐘,就支付高昂的違約金,這無疑是一種浪費,同時也超過了張一飛的承受范圍。

    另外一方面,就是雷諾賽車的輪胎,經過差不多30圈的試跑,已經達到了磨損的極限。

    要知道哪怕就是f1賽事,使用一停戰術首發換上硬胎,也大概是在第32圈到35圈之間,進入維修站換胎。

    張一飛這一次試跑,使用的就是常規軟胎,耐磨程度遠不如硬胎。現在他已經跑了30圈,輪胎已經出現了明顯的抓地力下降跡象。

    別說是現在試跑時間快要結束,哪怕就是時間沒到,張一飛也需要回到維修站換胎。

    此刻維修站里面,科塞爾沒有關注山本右京的指令,他的目光依然放在維修站的環形屏幕上,這里有著從賽車傳輸過來的各種傳感數據。

    其中最重要的一點當然就是圈速,就如同科塞爾之前預測的那樣,張一飛這次的最快圈速,比銀石初級方程式賽道記錄,要快了0。3秒出頭。

    對于一名第一次接觸銀石賽道的新人車手來說,這份打破賽道記錄的試跑數據,已經算得上是驚人的好成績。

    正式因為如此,科塞爾才沒在張一飛試跑過程中,發出什么賽道指令。畢竟張一飛已經跑的足夠快,達到了科塞爾的心理預期,沒必要過度的壓榨張一飛,畢竟很多事情都是過猶不及。

    張一飛把賽車開回維修站,除了科塞爾之外的所有團隊成員,這個時候都圍了過來,幫助張一飛從座艙里面出來。

    要知道哪怕英國的夏天,沒有之前意大利、法國那么炎熱,但下午時分溫度依然接近30c,賽車座艙更是高達60c左右。

    并且這一次試跑,張一飛打算模擬跟體驗一下f1賽事的時長。所以這一個小時的試跑時間,張一飛中途沒有任何的休息跟補水行為,完完整整的把一個小時給跑完。

    這種高強度的試跑,超越了之前張一飛所經歷過的三站賽事,對于身體的消耗是無比巨大的。就單純的身體脫水,就讓張一飛從座艙里面走出來,都感到無比吃力。

    摘下頭盔跟面罩,露出張一飛因為高溫而泛紅的臉。山本右京接過張一飛的頭盔,看著他這疲憊的樣子,佩服的朝他鞠躬慰問道:“一飛君,辛苦了。”

    “為比賽試跑訓練,哪有什么幸苦不幸苦的。右京,你別搞的這么正式跟夸張好吧。”

    張一飛無奈的回應一句,右京這家伙其他方面都不錯,就是身上那種日本刻板思想,總是改變不了。

    山本右京聽到后臉上流露出尷尬的笑容,但他絲毫沒覺得鞠躬是一件夸張的事情,自己不過就是對張一飛的努力表達一下敬意,這難道有什么不妥嗎?

    張一飛的關注點沒放在山本右京的舉動上面,他緩了口氣后就問道:“對了,我最快圈速多少,有沒有打破賽道記錄?”

    圈速才是張一飛所關心的問題,雖然這次沒有什么f1車手合同的協議,但是銀石站的冠軍頭銜,對于張一飛同樣是無比重要。

    畢竟雷諾歐洲杯的冠軍,是張一飛人生中第一個方程式冠軍,甚至已經到了唾手可得的地步。要是這么放棄了,就相當于張一飛之前的努力跟拼命,都變得沒有價值。

    “打破了,比賽道記錄快了0。3秒出頭,你的最快單圈是1分42秒625。”

    武田純子語氣興奮的回答了張一飛的問題,這一次張一飛打破賽道記錄的過程,可以用順利無比來形容。

    并且張一飛的圈速非常穩定,除了開始胎溫沒上來,跟最后輪胎抓地力下降,導致圈速放慢了之外。其他的單圈速度,基本上都是在賽道記錄徘徊,甚至大多數都超越了賽道記錄。

    要知道這僅僅是試跑階段,張一飛并不是很熟悉賽道跟走線。如果按照這個標準進入正賽,那么張一飛還會有一定的提升,到時候銀石賽道的分站冠軍,基本上就是勝券在握了。

    “才0。3秒?我還以為能超過0。5秒呢。”

    張一飛嘀咕了一句,他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動,相反他對于這個最快單圈,并不是很滿意。

    賽道試跑過程中,雖然科塞爾跟山本右京,就如同以往那樣不告訴自己圈速。但是張一飛能大概預測自己的速度,打破賽道記錄應該沒多大問題。

    因為這一次試跑,張一飛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流暢感,而不像是以往那三站試跑,是一種逐漸熟悉的過程。

    有了這個基礎在,張一飛速度的提升自然就加快了,他有預感自己能打破賽道記錄,并且領先不少。

    結果現在來看,比自己的預期還是差了那么一點。

    “0。3秒還不滿足,你以為超越賽道記錄0。5秒,是那么好達到的嗎?”

    科塞爾板著臉過來說了一句,張一飛有些時候必須得壓制一下,否則這小子容易飄。

    聽到科塞爾發話了,張一飛只能選擇閉嘴,這德國老頭的暴脾氣可不好惹。

    萬一要是讓他較真了,那可能就不是超越賽道記錄0。5秒,他會按照超越賽道記錄1秒的要求,讓自己去玩命。

    張一飛現在是有點信心膨脹,但絕對沒認為自己能達到超越賽道記錄1秒的地步,所以該認慫的時候,還是得低調一點。

    看到張一飛沒有回答,科塞爾開始布置安排。

    “右京,你帶著阿虎跟陳志檢修賽車,試跑的強度比較高,對于賽車的損耗很大。而且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沒有試跑機會,等下次來到賽道就是比賽時間,所以今天檢修徹底一點。”

    “我明白,導師。”

    山本右京點了點頭,能預約到這一個小時的試跑時間,已經是非常難得。接下來今天隨著雷諾賽前準備,基本上銀石賽道是不會開放,等下次再來到銀石賽道,估計得排位賽開始時間。

    所以他們只有今天的時間完成賽車檢修,否則排位賽是來不及的。

    “飛,去后面換衣服,你先回去休息一下。”

    科塞爾雖然嚴厲,但其實他都是站在張一飛的立場上考慮。

    這一次長達一個小時的連續試跑,對于體能的消耗是非常巨大的,脫水至少高達1公斤。所以現在張一飛所需要的,是回到酒店好好休息。

    “嗯。”

    張一飛應了一聲,然后前往維修站后面的休息室,把賽車服給換下來。

    說實話,這個時候他確實有一種疲憊感,這種疲憊不單單是身體脫水引發的,還有就是精神上面的疲憊。畢竟掌控著時速高達200公里左右的賽車,用著各種極限的方式過彎,神經無時無刻不是緊繃著的。

    雙重影響下來,加上這次試跑的成績相對滿意,張一飛確實想好好休息一下。

    換好衣服后,除了賽車檢修的幾個人留下,其他人都是回到了車上,準備返回酒店。

    因為疲憊狀態的關系,回去的司機不是張一飛,而是換成了科塞爾。此刻張一飛跟何紫菱坐在了第二排,他仰頭依靠在座位上,閉上眼睛緩解一下專注跟脫水帶來的神經疲勞。

    就在這個時候,張一飛感覺自己肩膀被人給按住了,他下意識的睜開眼睛一看,何紫菱雙手正搭在自己肩膀上。

    “你干什么?”

    對于何紫菱這突然的動作,張一飛反倒是有點不知所措。

    可能是張一飛過激的反應,也是有點嚇到何紫菱了,她停了一下手上的動作,然后低著頭小聲說道:“我看你好像很累的樣子,所以想幫你放松一下肌肉。”

    何紫菱好歹也是在團地里面兩個多月,她知道車手一場賽事下來,身體承受壓力最大的地方就是脖子跟肩膀。她看到張一飛疲憊的樣子,打算幫他按摩放松一下肌肉。

    聽到何紫菱這句話,張一飛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回道:“好啊,讓我感受一下你的手藝。”

    看到張一飛這種擺明占便宜的笑容,何紫菱臉上出現一抹殷紅,但是她并沒有手中動作,而是繼續幫張一飛按壓著肩膀跟頸部肌肉。

    感受著何紫菱手指的力道,以及身上那種淡淡的香味,突然張一飛都陷入了一種迷茫狀態,內心里面有著一種異樣的情愫出現。

    何紫菱好像已經不是印象中的那個高中小女生,已經逐漸有了種含苞待放的女人味。

    就在張一飛開始有些心猿意馬的時候,隨身攜帶的包里手機響了起來,打斷了他腦海的瞎想。

    隨手把手機拿了出來,還沒等張一飛看清楚是誰打過來的,就聽到何紫菱說道:“我哥怎么打電話過來了?”

    ,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