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瑤花傳 >

第149章 苦盡

    一彎明月愁,愁的是誰家的愁。

    凜凜風中的淚痕,卻化成最涼薄的一滴淚,變成了心底最深處的傷痕。

    蕭素對著鏡子,看向銅鏡中的自己。

    雪竹給蕭素侍弄著起居,蕭素從東宮喪事上回來,累著了一天,見著了人前瘋癲癡語的商瑁,蕭素也只是說說場面話而已。

    翠荷對著雪竹說道“行了,等會你先歇著去,我來伺候就行。”

    蕭素轉過身來,見著她們兩個說道“行了,一會把香爐里的熏香點上,你們都且下去吧。不必擔心我,只是今日跪在那里,有些直不起腰來。”

    翠荷說道“主子,您明日還得去那邊呢,一會奴婢給您好好捏捏腿,叫您舒坦些。”

    蕭素握著翠荷的手道“好了,我知道你們心疼我,可我也不是經不起折騰的廢人。我只是看不得那些場面了,也不知道齊州那邊的人,知道了這件事,會怎么想呢?”

    翠荷瞧著蕭素說道“她還能怎么想?也不過就是暗地里偷著樂唄。畢竟她姐姐死了,又沒人與她搶太子了,她能不樂的自在嗎?”

    蕭素笑著搖了搖頭,翠荷見狀,不解的問道“主子,奴婢說錯什么了嗎?您這樣笑奴婢。”

    雪竹在一邊說道“你還說我傻,你這不更傻,咱們送信告訴的可不光告訴了她姐姐死了的事,太子新納良娣的事情也一并送去了。”

    蕭素說道“太子妃死了,她絕不會高興的起來的。”

    翠荷疑惑的說道“她不是平日里與林家關系不怎么樣嗎?”

    蕭素說道“都是林家人,一旦林家不好了,她也跑不了。何況之前在殿下身邊做了多少不該做的?不過說到底,她也不過是這世上一個可憐人罷了。”

    蕭素嘆了口氣說道“你們下去吧,明日早起,我還得就那邊瞧著。你們都早些休息吧。”

    打發了翠荷與雪竹,蕭素將門關緊。

    周身的冰冷讓自己戰栗著,盡管已經是過了寒食的春天。她依舊覺得沾在身上的寒氣依舊。

    蕭素知道太子妃的死與太子有密不可分的關系,盡管她不清楚這其中的緣故,但心里的那陣寒意仍舊讓她覺得顫抖。

    宮里面的人心都是冷的。商瑁穿著淡青色的喪服,在靈堂前流露的悲傷讓蕭素也一陣恍惚。一份利用的愛情到了最后,竟是如此下場。

    都是人間的可憐人。

    而商瑂收到了那封加急的書信后,他如同往常一般的打開了那封書信。看過之后,商瑂對身邊的晚香說道“去將這封信帶給林側妃,多余的話不要講,把信送到了就好了。”

    晚香接過信,照著商瑂的吩咐去了敬顏齋。

    敬顏齋處,林婉珍正吩咐著下人侍弄著下一季的花。

    林婉珍見著晚香過來,便也笑著從丫頭里面上走了出來。

    晚香將那裝著信箋的信筒拿了出來,遞給了林婉珍道“京城那邊送來的消息,側妃拿好了。”

    林婉珍接過信筒,也沒顧上看,便又拉著晚香說道“今晚殿下可有什么事,我做了些奶糕,還有煮好的梅子茶,殿下若是無事,我也可以帶著去書房給殿下送去做晚上夜讀點心。”

    晚香說道“今日王妃去了商戶那邊理賬,估計很晚才能回來。不過殿下今日已經與萍姨娘說好了的,今晚萍姨娘去覓音堂侍奉殿下。”

    林婉珍點點頭說道“沒事,我也只是做了些點心而已,本覺著這兩日殿下身體不好。就給了殿下做了些從前愛吃的東西,既然殿下有約,那我明日再去吧。”

    晚香行禮道“好,側妃沒事的話,奴婢就先告退了。”

    說著晚香也沒等著林婉珍回她,轉身便離開了院子。

    回到覓音堂,商瑂見著晚香回來了,便說道“信送到了?”

    晚香點頭說道“殿下,奴婢已經交信送到了側妃的手中。”

    商瑂說道“那她就沒再說什么?”

    晚香想了想說道“她還沒來得及看。她還像奴婢打聽殿下今晚有沒有時間,說想要給殿下送點心來呢。我便實話與她說了,說殿下要去找萍姨娘,她也打消了念頭。”

    商瑂淡淡的笑著,起身活動了筋骨道“這兩日裝病裝的也實在是累了,也該是好了的時候了。”

    林婉珍回到了屋子里,打開了信筒,舒展信箋后,林婉珍仔細的看完了信上面的字,不敢相信一般的又將信箋撫平,又從頭到尾的讀了一遍。

    雅蘭見著林婉珍有些不對,趕緊關了門,林婉珍的手顫抖著,眼淚卻直直的往下淌著。

    林婉珍小聲的問雅蘭道“雅蘭,你知道京城那邊有多久沒有給咱們來信了?”

    雅蘭說道“打從兩江水災那事染上太子之后,太子殿下只告訴我們不要輕舉妄動。咱們也一直就按著原來的計劃行事著。”

    林婉珍仰著頭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雅蘭連忙扶著林婉珍說道“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這樣了。”

    林婉珍木然著說道“姐姐死了,姐姐死了,她怎么會突然的死了?”

    雅蘭聽著林婉珍的自言自語,不可置信的說道“小姐,您說什么呢?這怎么可能?小姐,您可別騙我。”

    林婉珍將手中的信箋遞給了雅蘭道“這上面寫的清清楚楚,太子妃難產薨了,一尸兩命。”

    雅蘭見著林婉珍手中的信箋,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林婉時已經薨逝。

    雅蘭有些膽怯的問道“小姐,怎么會這樣。會不會咱們也會。”

    林婉珍搖了搖頭。

    風起,窗外已是天陰,黃昏已不再是黃昏,被風雨即將籠罩的天氣,林婉珍擦干了眼淚,坐在妝鏡前,對一邊的雅蘭說道“雅蘭,我的妝花了,替我補妝更衣。”

    林婉珍拿著食盒,食盒里面裝著的是商瑂從前喜歡吃的奶糕與梅子茶。一身青綠羅衫,面色依舊是往常的模樣。

    外面的雨已經開始下了。雅蘭撐著傘護送著林婉珍走向了覓音堂。

    走到覓音堂的院子中,院子里早就沒了人。雨打在鋪著光滑石磚的地面上。

    風雨里的人走向了正殿深處。1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