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萌寶來襲:早安,總裁爹地! >

第446章 測試

    其實今天,要不是他們**叫出了南少的名字,他們也不敢相信h市最風云的人物南少,竟然這么年輕呢,他看起來很隨意,和一般的中學生什么區別。不過,他的殺傷力和中學生絕對不一樣。

    就像現在,他坐在那里就沒有人敢靠近,敢跟他說一句話。

    此時天已經黑了,**們也大部分都下班了,只剩下這些跟葉文文執行任務的和值夜班的,他們都站在閔小南所做的那輛*車不遠處,低聲談論著。

    要是不出所料,他們正是在說著關于閔小南的那些傳奇事跡。這個天才神童在七歲的時候,就已經是著名黑客,運籌帷幄,能夠通過電腦遠程指揮行動。而十年后的今天,他已經成為了由多個跨過企業合并的南氏集團的總裁,享譽國內外。

    而暗組在國內的地位,更是黑道之中的首屈一指。哪里要是被冠上了暗組的名,據說黑白兩道就無人敢招惹。

    不過,今天絕對是一個意外。

    因為冠名暗組的ktV竟然被他們給闖了進去,還帶了他們的老大回來。這也行不僅僅是一個意外,而是一個奇跡。

    估計他們日后的下場都不會好了。

    小**們低聲的談論著,似乎都開始為了自己的*途而擔心了。

    閔小南任那些小**在打量著他,依舊翹著腿,佯閉著眼睛休息。

    其實不是他在這里耍酷,裝深沉,而是因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此刻應該如何做。難道說他還因為自己主動去審訊室等著挨審?或者是伸出手來要這些小**把他拷起來?似乎都不太明智。

    既然不知道要如何,那他還是等候葉文文的處理吧。而葉文文也沒有辜負他的厚望,大約十分鐘左右,葉文文一臉嚴肅的從辦公大樓里面走了出來,她的身后跟著之前閔小南就見過的一個三十多歲的**。

    閔小南認識她,他叫劉東,熟悉的人都叫他東子。

    十年前,他還是一個小**,剛剛從*校畢業沒有多久。不過,卻因為閔知行在步行街搶了一個小朋友的自行車,足足追了她幾條街,最后沖進了醫院,把正在醫院里面發火的閔知行給抓到了。

    還記得那他爸爸正打算給他換血呢。

    爸爸大概這輩子也就瞞了閔知行那一件事吧?由此可見閔知行當時是多么惱火。

    不過閔知行還是很友善的,沒有把氣都撒到這個小**身上,還在葉叔叔那里給他求情,所以這個小**才能一直升遷。

    聽說葉叔叔走的時候,他也一起跟了過去,相比這么多年,他一直都陪在葉文文身邊吧?

    這些他都是他前幾天在林風叔叔的結婚宴上聽李白叔叔說的。

    而閔知行和爸爸,也在參加過林風叔叔的結婚宴之后,又離開了。他們說,他們還有大半個地球沒有逛完呢。

    哎,又不知道下次什么時候才能看到閔知行。

    “東子哥,你帶人把閔小南給我押到審訊室。”遠遠的看了閔小南一眼,葉文文下了命令道。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要閔小南聽到。

    “是。”劉東領下了命令,不過他沒有叫人,而是自己親自走到了*車旁邊,對坐在里面的閔小南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閔小南暗自嗤笑了一下,然后直了直身子,邁著大步下了車。

    且不說以劉東和閔知行的淵源,他該賣個他這個面子。

    單就是憑借這時葉文文的命令,他就應該聽從了。

    他知道今天葉文文的鬧得很尷尬,要是他再稍微表現的有一些不妥協,估計這丫頭以后是難以服眾了。

    葉文文,都到了這份上我還為你著想,你就非得要那樣不屑于和我同伍嗎?

    閔小南緩緩的走下了車,所有人都不自覺的給他讓出來了一條路。

    **就是**啊,僅僅一句話就要堂堂南少從車里面走出來了,他們本來還以為南少是喜歡上他們的*車,打算在里面過夜了呢。

    看到閔小南下了車,劉東趕忙在前面帶路,事實上,似乎是連他都沒有想到閔小南這樣配合。

    其實,今天晚上,葉文文非得要帶人去行動,他就覺得不太好。

    香格里拉是什么地方,他十年前就生活在這里,早就知道了。可是,奈何葉文文想要早點在局里立威,到底是年紀小啊。攔不住他也就沒有攔,以為撞到了南墻之后這丫頭就該回頭了。誰知道她非但沒有回頭,而且還帶了閔小南回來。

    剛剛他聽說這個要求就嚇了一跳,自從那天從機場見過閔小南一家之后,他就暗自調查了。說起來閔家和葉家的淵源,倒也是不少,不然葉**當時也不會那么費心的幫閔知行的忙了。可是如今的閔小南,早已經不是當初的閔小南了。

    如今的他,是一個跨國集團總裁,是一個hēi shè huì老大,他實在是不敢想象,葉文文把他帶回來做什么。

    閔小南一直沒有說話,半低著頭,跟著劉東的后面一直進去了**局的辦公樓,然后到了審訊室。

    “閔先生請先坐一下。”劉東不卑不亢的對閔小南說完,見他沒有反應,自己便關上了門,先行離去了。

    看著劉東離開,閔小南掃視了一眼這個審訊室,早知道他還不如在外面車里坐著了,這里也太小了。

    這里只擺著一張桌子,三把椅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沒有了。哦,不,閔小南緩緩抬頭看了一眼頭上的攝像頭,他實在是不喜歡一舉一動都被人監視,于是,閔小南從自己的褲兜里面翻出了一個硬幣,對著攝像頭的方向輕輕一彈,就只聽一個輕微的響聲之后,攝像頭的鏡頭上就破了一個小洞。

    可惜浪費了他一塊錢,早知道剛剛應該用一角的。

    閔小南掃視了一下四周,發現在沒有其他的可供他玩了,便無奈的坐在了椅子上,等著接受審訊。

    而葉文文也沒有要她久等,三分鐘之后,葉文文踩著一個高跟鞋,手里捧著幾個本子走了進來,她看了閔小南一眼,然后關上了門,坐到了他的對面。

    “姓名。”葉文文翻開了其中的一個本子,拿著一支筆低頭準備記錄。

    “閔小南。”閔小南見葉文文都沒有打算看他一眼,心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好嘛,她還真的拿他當犯人審問了。

    “年齡。”葉文文繼續問道。

    “和你同年。”閔小南回答。

    “職業。”葉文文問。

    “hēi shè huì老大算嗎?”閔小南挑了一下眉,想了想開口反問。

    “你……你知不知道組建hēi shè huì是犯法的?”葉文文被弄的一愣,然后硬著頭皮開口厲聲問道。

    “hēi shè huì是俗稱,其實它也可以叫做社團,我記得你手里的那些文件并沒有說過國家不容許組建社團吧?”閔小南壞笑了一下,然后開口解釋道。

    “哼。”葉文文冷哼了一下,什么社團,就是他們hēi shè huì內部的美化稱謂,可是,她手里沒有證據,也奈何不了這個閔小南,便耐著性子繼續問道:“職務。”

    關于職務的問題,可是要閔小南犯難了。他剛剛已經說過了是hēi shè huì老大了,可是葉文文說不行,那就是社團的團長了?可是,這團長不是軍官嗎?他這個封號是不是太大了?想著,閔小南試探著問道:“這我也不知道我算是團長還是連長?不然就叫班長好了。”

    “你當你是還在上學嗎?”葉文文深吸了一口氣,用力的拍著桌子反問道。怎么這個閔小南有的時候說話這么幼稚呢?

    “不滿意啊,哦,對了,我還有一個職務是南氏集團董事長,這個注冊過,受法律保護,你寫這個好了。”閔小南看著葉文文真的惱了,便故作認真的想了想,然后開口回答道。

    聽到了這個還算滿意的答案,葉文文拿起筆記錄了下來,同時抬起頭,認真的看著閔小南,嚴肅的說道:“請你慎重回答我的問題,這都是要記錄在案的。”

    “哦,原來從明天開始,我就有案底了啊?”閔小南一聽,猶豫了一下,隨即笑著說道。

    聽著閔小南的態度,顯然是什么都不在乎的,葉文文拉下了臉,冷聲繼續的問道:“你今天為什么去香格里拉ktV?”

    “……”閔小南只是垂著頭,半天沒有說話。

    “說話啊?”葉文文盯著閔小南好一會,見他沒有回答的意圖,這才又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不想這次拍的太過用力,擱到了骨頭,所以疼的她不由得“啊”了一聲。

    “哈。”閔小南強憋住了笑意,然后故作無奈的開口說道:“你不是要我慎重回答?我總得思考吧?不思考怎么慎重?”

    其實,有的時間和這個小丫頭過一下招,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吧?

    “你……”葉文文努起了嘴,一邊把手背了過去暗自揉著,一邊怒氣沖沖的等著閔小南,厲聲說道:“那麻煩你快點思考。”

    閔小南背過去了手,支起了腿,愜意的靠在了椅子上,然后緩緩開口說道:“五分鐘差不多。”

    葉文文頓時被閔小南的話給氣到了,她就問閔小南為什么去ktV他也回答不出來嗎?這不是故意的敷衍她嗎?葉文文真的是氣急了,無奈她手疼的厲害,又不敢再拍桌子,便瞪著閔小南吼道:“想個問題也要五分鐘?你得了失憶癥嗎?”

    看著葉文文的表情,閔小南強忍住了笑意,不緊不慢的用手指輕敲著桌子,緩緩開口問道:“你這、算不算誹謗?”

    “什么?”葉文文一愣,似乎沒有明白閔小南話中的意思。

    “葉*官請注意一點,*務人員在執法過程中的言語侮辱,足以構成fěi bàng zuì了。你也知道,我有朋友就是做律師的。”閔小南悠閑的笑著說道,同時掃視著審訊室的四周,開口說道:“這里也有監控吧?”

    葉文文被閔小南的說辭給憋得臉通紅,她根本沒有誹謗。

    這個閔小南也太胡攪蠻纏了?葉文文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怒聲看著閔小南說道:“你也知道這里有監控,那你就乖乖配合一點?”

    “我還不夠配合嗎?”閔小南含笑反問。

    “不夠!”葉文文冷哼了一聲,怒聲說道。

    “好吧,那你繼續問,我保證下面回答的都是真話。”閔小南嗤笑了一下,然后開口保證道。

    “我憑什么相信你說的是真話?”葉文文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剛剛閔小南還處處刁難她,現在現在竟然說什么保證都是真話。

    閔小南抬起了頭,注視著葉文文的眼睛,冷聲開口說道:“因為我想給文婧阿姨一個面子,不過,就只有今天而已。請你記住了我說的話。”

    “……”葉文文一愣,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沒錯,閔小南既然提起了媽媽,就不會騙他了。

    可是,閔小南是不是在提醒著她什么呢?

    他因為他們兩個母親的交情,愿意真誠的回答她的問題。

    而她呢,卻枉顧他們兩個母親的友情,把閔小南抓來了**局。

    可是,她是**啊?抓一個hēi shè huì的老大來審問,并沒有錯啊?葉文文不斷的提醒自己,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秉公執法。

    于是,葉文文清了一下嗓子,然后開口問道:“你為什么去ktV?”

    “因為我們社團有喜事,所以想要慶祝一下。”閔小南回答。

    “什么喜事?”葉文文追問。

    “白心蕊,就是你今天看到的那個女孩,我想帶她和其他兄弟見一面。”閔小南回答,這是真的。因為白皓叔叔把她托付給了他,他自然要正視的帶給其他兄弟認識一下。何況,只有憑借白皓叔叔在暗組的地位,白心蕊才不會受欺負。不過,為了擔心葉文文繼續追問白心蕊的事情,閔小南刻意先發制人的開口問道:“不問我白心蕊和我什么關系?”

    其實他這樣做,也只是為了轉移葉文文的視線,不要她去調查白心蕊。

    因為少年時候的那段時期,白心蕊一直都很怕也很恨**,所以,閔小南真的擔心葉文文會刺激到她。

    白心蕊是白皓叔叔托付給他的,任何人都不能傷害她,包括葉文文。

    每個人都是有底線的,他現在就是在給葉文文提個醒。

    “我不想知道。”聽到閔小南這樣說,葉文文心里就徑自的理解為白心蕊是閔小南的女朋友了,于是她冷哼了一聲,接著問道:“我問你,我今天接到線報,說你們那里私藏*品,你怎么說?”

    “你有見過hēi shè huì老大自己身上帶著*品?我不吸*。不信可以做個測試。”閔小南笑了一下,隨即反問道。

    “那他們呢?”葉文文繼續問道。

    “在我開的聚會上,他們不敢帶*品。”閔小南篤定的說道。也許在任何的場合抓到黑道的人,在他的身上都可能搜到*品。可是,參加他的聚會,他們卻是不敢。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