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曠世秦門 >

第三百零四章 龍宮

    卻說秦澤二人入了澤海,遇見尋海的海行夜叉,險些起了沖突。好在敖義及時現身,喝退了海行夜叉,這才免了一番爭斗。

    秦澤還是鎮妖塔內的那個秦澤,但敖義卻不是。那鎮妖塔內的靈識分身,修為平平。在秦澤跟前的,可是正兒八經的澤海龍王九太子,一身的本事,自是沒得說。

    紫眸見了敖義的真身,也是稍稍收斂了一些,畢竟在敖義的地盤上,憑她這元神之體,還不能吃定敖義。

    “九殿下,別來無恙?”紫眸率先開口,算是給足了敖義面子,畢竟按照輩分,這敖義還得喚她一聲姑奶奶。

    敖義當即拱手回敬“拖紫眸族長的福,一切安好。二位遠來,請到我水晶宮內說話。”

    話音剛落,敖義朝著紫眸二人做了個請的手勢,便率先朝著澤海深處潛行。

    二人對視一眼,趕忙跟上。這昏暗的澤海,一旦失了方向,可就麻煩大了。他二人不敢大意,便順著敖義離去產生的水紋,緊隨其后。

    也不知過了多久,秦澤漸漸感到這水中壓力越來越強,不過好在眼前終于出現了光亮。

    只見那光亮之下,憑空出現一座宮殿群,煞是雄偉壯觀。左手邊,瓊樓玉宇,右手邊,高臺明珠。正當中的是閣樓大殿,氣勢恢宏,比之鎮妖塔內的水晶龍宮,不知氣派了多少。

    龍宮前水道兩側,是一排通向主殿的翡翠夜明珠,將原本昏暗無光的海底照射的通亮。

    寬敞的水道上,排排站立著蝦兵蟹將,個個是精神抖擻。秦澤沒有想到,在這澤海深處,還能看到這般雄壯的軍隊。

    敖義走在水道上,秦澤二人便跟在他的身后。每經過一對蝦兵蟹將,后者便是恭恭敬敬地施禮,跪伏在地。不難看出,敖義在這水族當中的威望,是何等之高。

    三人又走了片刻,便有一只帶著長冠的老者從主殿內緩步走出,朝著敖義恭敬拜道“九殿下。”

    敖義點了點頭,便朝秦澤二人道“此乃我下轄水域丞相,本體乃是一只鼉龍,你們喚她鼉老即可。”

    秦澤二人聞言便與那鼉龍見禮,緊跟著,敖義率先朝著龍宮深處走去,秦澤與紫眸便跟在身后,一旁有鼉龍作伴。前番在鎮妖塔,并無多少感觸,想來這水府龍宮也不過如此。如今見了這真正的水晶宮,倒是讓秦澤有些慚愧,暗道自己見識淺薄,小看了水族。

    四人來到水晶宮主殿,敖義便到那白玉水晶龍椅上躺下,著鼉龍給二人安排座椅。

    不一會兒,手底下自有水族兵士搬來交椅給二人落座。

    待二人坐定,敖義瞥了一眼,發現秦澤卻是坐在紫眸上首位,心中有了計較,當即道“小子,我們又見面了。”

    秦澤愣了愣,便朝敖義道“九殿下,在下此次前來,卻是要感謝九殿下三件事。”

    敖義眉頭一挑,卻是坐起了身子,來了興趣“哦?說說看,那三件事是值得你道謝的。”

    秦澤朝著敖義拱了拱手,起身正色道“這第一樁,要謝九殿下在鎮妖塔內贈與在下的龍血,否則當年小子便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在短時間內突破桎梏,這,便是頭一樁要謝的。”

    敖義嘴角翹了翹,點了點頭“你說的倒是不假,那第二樁又是何事?”

    秦澤聞言,便朝敖義拱手接道“這第二樁事,要謝九殿下前些日沒有當著我宗門師尊師叔的面,道出在鎮妖塔內發生的事。”

    這件事敖義倒是沒有放在心上,只是微微點頭,并未多言。

    “這最后一樁事,要謝九殿下在鎮妖塔內對秦澤所言歷史舊事,不然秦澤在龍島上,也尋不見先祖元神。”秦澤說罷,真心實意的朝著敖義一拜。

    然而,后者卻是有些吃驚。雖然當年秦門與六大仙府血戰之事,他是知道的。不過秦月炎在龍島上留下元神分身一事,他是半點都不清楚。

    敖義坐直了身子,臉上再也沒有半分戲謔,他看著身前的秦澤,正色道“你當真見過武圣化身?”

    秦澤點了點頭“在九殿下面前,秦澤不敢有半句虛言。”

    敖義看著秦澤,認真道“那你還看到了什么。”

    “我還看到了一個叫做圓覺的和尚,不知九殿下可否知道此人?”秦澤抬起頭,臉上故意帶著疑惑,想要知道敖義聽到這個消息后的反應。

    果然不出秦澤所料,敖義臉上盡是震驚。他眉頭微皺,臉上的肌肉有些顫抖,喃喃道“這老禿驢居然還在人世”

    “怎么?九殿下識的此人?”

    敖義冷笑一聲,口中沉聲道“何止是認識,我父親敖昂便是死在他手上啊!!!”

    此言一出,莫說是秦澤,便是紫眸也是吃了一驚。

    澤海老龍王敖昂當年可是這一十三州少有的大能者,只是不知發生何事,千年前便銷聲匿跡,沒了蹤影。

    按照他的修為,應該早已飛升上四洲才是,不過卻從未聽聞此訊。

    沒想到,卻是死在了圓覺手中。

    秦澤開始有些后悔告訴敖義這件事,他所見到的圓覺,看上去不過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者。如今敖義知道了此事,恐怕圓覺命不久矣。

    “我們九兄弟當年都以為圓覺與玉璣子都死在了武圣手中,沒曾想,這人竟是活了下來。”敖義的臉色冰冷至極,他看著秦澤,金色的瞳孔中逐漸流露出滔天的殺意“此人現在何處?”

    敖義的問話,秦澤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雖說圓覺為龍島上的亡魂超度千年,但手上確實是染了血。就算秦月炎心軟放了他一馬,但秦澤卻并沒有打算就此結束。

    秦澤原本是想在島上動手將其擊殺,不過一來秦月炎有言在先,要解開他紫府的禁制,任他去留。而來這島上耳目眾多,仙府之人盡在,也不好動手,秦澤當時便選擇送了他一場人情。

    不過有了敖義這碼事,這事情便好辦多了。

    </br&gt;

    </br&gt;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