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我為國家修文物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魔都人董其昌

    對于向南,馬師傅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向南用花椒、桂皮,還有蜂蜜等各種各樣調料,拿來熬紙漿。⑤∨八⑤∨八⑤∨讀⑤∨書,.●.●o

    哪怕時隔幾個月了,他也依然記得那個香飄古玩店的下午,向南躲在廚房里用大鍋熬紙漿,而他則傻乎乎地站在一旁,像個呆頭鵝似的地問:

    “向專家,你鹵鳳爪嗎?”

    直到幾個月后,向南在魔都體育館里,公開了向氏“珠聯璧合”修復技術之后,馬師傅才明白了一切。

    原來,早在向專家公布這項絕技之前,他就已經教給了自己啊。

    那一刻,馬師傅感激涕零,向南在他心里的地位,更是直線上升,甚至超過了錢小勇,直逼錢小勇父親的高度。

    當然,還差一點沒超過去。

    畢竟錢小勇的父親,那是他大老板,每個月的工資還得靠他發呢。

    但這一點點差距,并不影響馬師傅對向南的崇敬。

    如今,聽到店員說,向南已經到了店里,馬師傅連起床氣都沒有了,二話不說就往樓下跑。

    那中年店員看得眼睛都直了,這……這個叫向南的年輕人是誰?

    怎么馬經理一聽他的名字,就跟吃了貓薄荷的貓似的?

    這腿腳利索的,就跟年輕了二十歲一樣!

    心里想著,他也不敢怠慢,也趕緊跟著下了樓。

    馬師傅一到樓下,就看到了兩個年輕人,正背對著他在欣賞店里的古董。

    其中一人的背影那是眼熟無比,不是向南還能是誰?

    “向專家,您來了!”

    馬師傅二話不說,一路小跑著來到向南的面前,臉上堆滿了笑,招呼道,“這位是?”

    “嗯。 ”

    向南朝他點了點頭,抬手指了指康正勇,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學生,康正勇,以后他會負責店里的古書畫修復業務。”

    說著,他又對康正勇說道,“這位是店里的古董鑒定師,馬師傅。”

    向南介紹過后,康正勇連忙朝馬師傅伸出了手,客氣道:“馬師傅,以后還請您多多關照。”

    “哪里哪里,您是向專家的學生,還得您多關照關照我啊。”

    馬師傅握住康正勇的手,一邊說著,一邊心里暗自震驚。

    向專家這么年輕,大學都還沒畢業呢,都已經開始帶學生了?

    真是了不得啊!

    兩人客套了幾句之后,向南又問道:“馬師傅,這段時間,店里有沒有接古書畫修復的業務?”

    馬師傅腦子里飛快地轉了起來,過了一會兒才說道:“有一家,是一幅古畫,對方前兩天說要把畫送過來,可一直到現在都沒送來,估計是元旦快到了,家里面雜事比較多吧。”

    向南和康正勇對視一眼,隨即說道:“你打個電話問問,能不能現在送過來,剛好我這兩天沒什么事。”

    “好,我這就去。”

    馬師傅一聽,連忙打電話去了,心里暗道,這家人可真幸運,向專家師徒倆一起為你修復古畫,這可真是賺到了。

    馬師傅打電話去了,向南則跟康正勇一起來到里面的休息區里,坐下來等著。

    兩個人剛坐下,那中年店員就端來了茶水,一臉殷勤的模樣。

    他剛剛可是在一旁聽得清清楚楚的,這年輕人居然是古書畫修復的專家向南,而另外那個看起來稍大一些的,居然還是他的學生!

    這還真是應了那句話——不是我不明白,是這世界變化太快啊!

    以后還是老老實實的,說不定哪天隨便碰上一個不起眼的人物,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

    這中年店員還是沒搞明白,他要是知道,向南還是這家古玩店的股東,估計還會更殷勤一些。

    得罪了別人,頂多被罵一頓,大不了被打兩下。

    這要是一不小心得罪了股東,說不定連飯碗都沒了。

    當然,就算他得罪了向南,向南也不會隨便隨便就砸人飯碗。

    咱就不是那種霸道的人。

    坐了一小會兒,馬師傅就回來了,他說道:“剛剛打了電話,那家可能要稍晚一點才會送過來,向專家,您看?”

    “行,那你們忙你們的,我們上樓到修復室里去等一會兒。”

    向南說著,就站起來,對康正勇笑道,“你就先看一會兒,等人家把畫拿來了,你再上手吧。”

    從家里出發來“聚寶齋”之前,向南就做好了古玩店里沒有古書畫業務的準備,因此把魔都帶回來的兩幅古畫,隨身帶了一幅,以備不時之需。

    如今看來,自己的未雨綢繆,還是派上了用場,要不然還真得干坐在這兒等上好一會兒。

    “好,我就在邊上學習學習。”

    康正勇點了點頭,跟了向南這么久,他也早就摸清了老師的脾氣。

    別人是把修復文物當成工作來做的,誰要是愿意分擔一部分,大家都巴不得;

    可老師是把修復文物當成休閑娛樂的,誰敢搶他的事情做,說不定他真的會發飆。

    兩個人說說笑笑,就上了二樓的那間修復室。

    修復室里很干凈,雖然不常用,但看得出來,這里面應該是有人經常打掃的。

    向南伸出手指抹了抹大紅長案的桌面,沒有看到有灰塵,便滿意地點了點頭,將背包里的那幅古畫取了出來,去掉外面裹著的一層厚厚的舊報紙后,便小心將畫攤在了長案之上。

    這幅古畫破損得有些嚴重,也許是長時間處于陰暗潮濕的環境,畫面之上有著厚重的霉斑,邊角處零零落落,跟個破布似的。

    除此之外,蟲咬鼠噬的情況也是頗為嚴重。

    康正勇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幅古畫的真貌,見狀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略顯詫異地說了一句:

    “這是……青綠山水畫?”

    向南一邊仔細地觀察著這幅古畫,一邊回答道:“嗯,青綠山水畫,你看這上面的顏料就知道了,礦物顏料。”

    這幅古畫,畫面簡潔明白了,上半部高山聳立,越到近處,便山勢漸低,怪石嶙峋。

    在畫面的最下方,則是幾株大樹,綠意蔥蔥,紅葉滿目。

    這幅古畫之上,還題有簡單的詩句:寒山轉蒼翠,溪水日潺湲。

    落款則是——董玄宰畫。

    “董玄宰?”

    向南愣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這不就是董其昌嗎?魔都人啊!”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