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偽妹妖妃 >

第978章 幽幽夢境很漣漪

    “姨娘這是在擔心什么呢?難道是怕剛才說的話讓人聽了去嗎?”

    夏凌月語氣懇切,但臉上的笑容卻分明暗暗隱藏了一絲冷色。

    “呃…………沒、沒什么!就是在想既然你難得回來一趟,不妨去姨娘那里坐坐去吧!”

    柳妃柔和的眼神里充滿了一種波瀾不驚的內容,不過很快就換成了誠懇的樣子。

    “不啦!女兒還是想要先去自己的閨房里坐坐,等遲些再上姨娘那里去吧!”

    柳妃一聽她說要上自己的閨房里去坐坐,頓時又慌神了。

    “你離家那么久了,你那里什么都沒有準備,過去到處都荒廢不堪了,有什么好坐坐的,跟姨娘一起上我那邊去吧?聽話!”

    柳妃一把拽過她的手放在胸前,臉上一副不容抗拒的決然之色。

    “噢…………不啦!我想回去整理一下我自己的東西,以前被你派人騙出府走得太匆忙了,所以很多東西都沒來得及整理一下,我這趟回來怎么也要好好的收拾一下自己東西然后再帶進宮去。”

    她故意拉高了語調并且又暗暗地睨了一眼門外的夏王,心里自問了一句:“怎么他那么有耐心呢?一直站在門外腳不累嗎?”

    “呵呵…………先去我那里坐坐去吧!吃點兒點心,咱們娘倆兒好好的敘敘舊,等天熱暗一些我再送你過去可好?”

    柳妃滿面堆笑,硬拉住她的手就要往自己房院兒的方向拽。

    “噢…………既然如此,那好吧!”

    夏凌月見她熱情的表情連雞蛋都能煮熟了,也就不好再找什么借口拒絕她了。

    “噢…………對啦!姨娘呀!我還有一件事要問問你。”

    “還有什么事呀?等過去姨娘那邊再問吧!你這孩子真是事多呀!”

    柳妃故意欲蓋彌彰的碎碎念,不過是想對她施以緩兵之計拖住她,然后再施以緩兵之計打發她離開夏侯府。

    “噢…………我是想問你,我的父王他現在還健在嗎?”

    她試探了一句,豈料柳妃立刻橫眉倒立的罵她:“你這孩子怎么說話的呢?出府一趟就變傻啦?怎么問這樣的問題呢?”

    “姨娘莫怪!不瞞姨娘說,女兒被你派的人騙出府的時候,他就對我說的是我父王已經癲狂癥發作,叫我要是不趕緊走的話也會馬上就被人圍剿,所以我一時疏忽也沒有堅持去見父王,便匆匆忙忙跟著那人逃命去了!所以,我今天就是想問問您,我父王他究竟還健在嗎?”

    一聽夏凌月這番話,柳妃仿佛是瞬間就找到了一個見縫插針的機會。

    只見她緊蹙眉頭略略沉思了一下,突然面色一改,神情飄忽不定的回應道:“哎呀!你也真是的,現在才來問你父王還健在不健在這回事,難道你不知道你的父王臨終之前最想見的人就是你呀!哎呀我的老天爺喲!”

    柳妃說著便捂臉捧腹嚎哭,邊哭邊抱怨她如何大逆不道,如何數典忘祖之類的話。

    “啀…………姨娘,可分明是…………”

    她話到一半卻突然打住了,她其實是在你說分明是柳妃派人騙她出府的,怎么現在卻罵出了是她大逆不道的話。

    不過她略略一思忖,卻又沒將那話說出口。

    于是,她又暗暗地睨了外的夏王一眼,只見夏王已經早就氣的吹胡子瞪眼了,只不過卻被旁邊的銀寶緊緊地拽住了臂膀,并一再的央求他切莫輕舉妄動。

    “噢…………那姨娘啊!既然父王已經不在了,我就去他墳上祭拜祭拜吧!確實是我不孝,您罵的極好!我沒有半點兒怨言!”

    春香夸贊完了姜貴妃之后,緊接著又皺了皺眉頭。

    “不過這一切好是好,就是不知道太子妃那邊是否真與娘娘交心呀?要是情況有異的話…………”

    “這個倒是未必難得了人,這個太子妃畢竟手上無實權,想要真刀實qiāng有一番作為,除了聰明絕頂之外,還需經年累月的積淀,有道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姜貴妃微微一笑,表情顯出略略神秘的樣子。

    “哦……………”

    春香輕輕回應一聲之后,繼續為她揉肩拿背,雖然默不作聲,但是她臉上的神色卻暗暗地發生了轉變。

    經過剛才那一番閑聊之后,姜貴妃揉著額角默默地陷入了往事的片段里。

    想想那些苦水里熬過的日子,今天她姜如意雖然地位風光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但有幾人能懂她曾經在最艱難的年月里,獨自咬牙苦苦掙扎的日子呢?

    思緒走到這里時,她不禁沉沉嘆息了一聲。

    于是,一場往事的浮影掠影又在她的眼前仿若夢魘一般回放…………

    那一年她才只是個小婕妤,她卻差一點兒就死在了那個難產的滂沱雨夜里。

    然而多年之后再來回想,她發現真正讓她死去的其實是對姬皇那顆薄情冷漠,絕望透頂的心!

    柳妃這才抹了抹臉,繼而抬起頭來吸了吸鼻子。

    “既然你知道錯了,姨娘也就原諒你吧!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父王有你這樣的女兒,就算含笑九泉也值了,就算在天之靈也瞑目了…………”

    她說著又低頭嗚咽了幾聲,雖然看起來是在悲戚,其實是連自己都忍不住了。

    低頭抹淚的動作也就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表情,所以捂臉偷笑。

    “噢………………”

    夏凌月故意裝傻,故意呆若木雞的回應了她一句。

    “呵呵………………”

    她這個冷笑其實是早就醞釀了很久了,只不過這次她真的實在是無語了。

    接著,她又瞄了一眼門外的夏王,見銀寶仿佛快要拉不住他了。

    “怎么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本王的促織可是華陵城里獨一無二的佼佼者啊!怎么會屢戰屢敗?”

    瀛王一時下不來臺,但是又不好言而無信,于是他怒發沖冠的打翻了罐子,眼看斗敗的蟋蟀就這么活活慘死了。老太監也只好撅著嘴奉命將麟王從樹上放了下來。

    看到瀛王一干人等漸行漸遠之后,夏凌月皺著眉頭掃視了麟王幾眼,憐憫的搖了搖頭。

    “哎………………你看你好可憐吶!下次可注意了,千萬別再犯錯,要不然可沒人救得了你了。”

    她說著從手腕上脫下了兩只宮鈴鐲塞進麟王的手里,由于當時的麟王蓬頭垢面看不清楚真面目。

    “做奴才可真不易呀!哎…………其實呢,我這做大小姐的也不易,雖然是嫡出長女可惜娘死的早!我的日子也不好過呀!哎…………不提也罷!雖然這兩個鐲子不值幾個錢,就當是我送給你拿去吃頓飽飯吧!”

    “當時我并沒有想太多,只是單純的以為麟王是個可憐的奴才罷了!后來據他告訴我說,我那天沖著他投以一臉溫暖和煦的笑,眉眼之間的可愛瞬時暖住了他的心。

    “哦………………原來是御林軍里的統領又換人啦?那這樣一來魏將軍也該是告老還鄉去看了吧?也好,起碼也算是還好………………”

    春香聞言瞬時接話道:“魏將軍可不是吃素的角色,怎么就會如此輕而易舉善罷甘休呢?”

    她的話瞬時就點醒了姜貴妃。

    “既然如此,那就是說你知道丟玉佩的人是誰了嗎?”

    姜貴妃的話讓她瞬間來了精神………………

    …………………………………………………………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