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先婚后愛,總裁寵入骨 >

第304章 他還是我的弟弟

    除了對方的身份實在特殊以致于不能露面或者不屑出面,葉津實在找不到其他的理由。

    不過就算宋玥珂真是他們宋家的人,那又怎樣?就這偌大的a城里面,光葉津知道的一些明星其中就有不少是當地豪門世家的后代。甚至于他們當初可都是抱著大把的錢進來這個圈子,為的就是享受被眾人追逐、迷戀、崇拜的感覺

    他們可不缺錢,但是這個圈子的吸引力從來也不止是錢。

    “你不需要知道他是誰,反正這事絕對不可能,沒得商量的。”宋衣楚態度很堅決,因為這件事不可能有第二種答案。老爺子一直很不放心宋玥珂跟著他跑,具體是為什么宋衣楚隱約也有一些猜測。

    “宋總你相信我。如果他愿意的話,我可以讓他一夜成名。你知道多少人想要這樣的機會嘛,讓我和他談談。”葉津有預感,這次他絕對沒有看錯宋玥珂和林曉白。

    這個時代很好,上一代慢慢退下來,新的格局還未建立,所以應該有巨星順應而生才對。

    “那就把這機會讓給別人,他不需要。”宋衣楚轉過頭十分堅定地回答道。不料被她看見葉津此時的眼神,認真的仿佛換了一個人。

    宋衣楚有些動容,看葉津的樣子,宋衣楚猜測他是真的很喜歡宋玥珂。

    “你沒猜錯,他的確是宋家的人。而且他還是我的弟弟。”這些話本來沒必要和葉津解釋,但是宋衣楚還是決定說清楚:“甚至他可能會是我們宋家,未來的繼承人。”

    宋衣楚知道這話聽起來并不那么靠譜,畢竟幾乎認識宋玥珂的人都會把他當弟弟寵。這樣瘦弱年幼的一個孩子,怎么能夠有能力去扛起一個守護家族的重擔。

    繼承人么?那確實很厲害。葉津聽到宋衣楚的話,便垂頭喪氣的坐了下來。宋衣楚也是第一次看到這么消沉的葉津,難道自己說了什么傷害他的話?宋衣楚有些不安。

    “那真是可惜了。明明我這劇本很好的。”葉津小聲喃喃道。不知這話是在對宋衣楚說,還是想要說給他自己。長久的沉默后,葉津開了口,“那就照你說的吧,三天之后我會召開記者發布會,到時候宋總記得穿得好看一點吶。”此時的葉津又即刻恢復成先前那副有些無賴的語氣,對著宋衣楚輕佻地眨了眨眼。

    不過這樣的葉津,反倒讓宋衣楚覺得奇怪。

    “其實林曉白真的很好。”

    宋衣楚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說這句話,或許是覺得有點對不起葉津吧。不過林曉白條件真是很不錯,縱然宋衣楚見過的好看的人數不勝數,可她也必須承認,林曉白好看得很特別。

    “廢話!不好的話我能選上他嘛。”林曉白還是唯一一個敢和自己吵起來的新人,從這件事葉津就能看出這個林曉白到底有多蠢。

    “我先走了,忙著呢。不過宋總記得自己的話,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什么”葉津現在非常不想再在這里待下去了。

    什么玩意嘛!不行,葉津決定這次一定要好好拍。特別是要把林曉白拍好看,到時候就讓宋衣楚后悔去吧。合著他弟弟當大老板就真比當大明星爽?不就是宋家嘛,不就是繼承人嘛,這有什么了不起的,葉津自顧自的嘟囔道。

    都說葉津脾氣不好,說他一不高興就翹班甚至架子端得比大明星都要高。不過也有人說其實葉津為人隨和,除了有點小脾氣以外也沒什么缺點,是個好人,也是個好導演。

    可把這個問題拋給嘉藝娛樂的保潔工人,他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相信前者。至于為什么,當然是這位‘名聲在外’的大導演,已經在一個月內連續兩次踢壞了會議室門口的垃圾桶。

    上次垃圾桶碎了一半,這次葉津直接給它來了個回爐重造,只留下一片狼藉的案發現場。至此葉津已經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得罪了嘉藝娛樂的保潔工,對此很久之后,葉津也對這兩次的行為感到萬分后悔。

    再說于此同時,趙繁對著宋衣楚光速交接了手頭的工作之后,便一直十分緊張的在會議室門口來回張望。倘若有人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此時趙繁的動作和之前小文的動作異常相似,甚至連猥瑣的角度都一樣。

    隨著屋內高亢的爭執聲塵埃落定,趙繁又隱約聽到有人擺弄著桌椅的而聲音,于是便急忙悄悄走到走廊拐角小心地藏了起來。

    趙繁數著拍子蹲在角落倒計時,心情越發緊張的注視著會議室的門口。趙繁此時的心愿只有一個,那就是希望率走先出來的一定不要是宋衣楚。

    兩分鐘后,直到看到會議室的門從里面被打開,趙繁見到葉津帶著凝重的那面色氣急敗壞從會議室出來時,她心里的懸掛著的巨石才暫時穩定了。

    因為此時的葉津和剛剛在她面前盛氣凌人的葉津完全就是兩個人,趙繁相信如果再給葉津一次機會的話,肯定不會讓自己打電話給宋衣楚。所以嘛,趙繁覺得做人還是留一線的好,要知道她可是心里流著淚和血給宋衣楚發的簡訊救場。然而就只葉津一句話,也就把她半個月來累死累活努力想要在宋衣楚面前塑造的形象摧毀了一干二凈,此時看著會議室里獨自jìng zuò的宋衣楚,趙繁覺得自己或許很久之后都不能和她平視了。宋衣楚帶她進的這行,所以趙繁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能夠超越宋衣楚,沒人知道,這才是她拼命工作的根本動力。

    趙繁站在門口不免覺得有些沮喪,不過現在的她還是沒有勇氣走進去。宋衣楚滅了葉津這場大火,這是宋衣楚的勝利,卻也是她的失敗。

    推測出宋衣楚沒有讓葉津的挾持得逞,趙繁內心還是覺得十分解氣的。只因葉津一回a城就以各種理由來控訴嘉藝,趙繁深知自己難辭其咎,甚至連阿路都比自己做得好,不過趙繁卻也在同時理所當然的對著葉津窩了一肚子火。

    說起阿路,趙繁也正想要和他談談關于這次和葉津合作的案子,隨即趙繁站在門口最后看了一眼宋衣楚,便自行離開了。

    至于要怎么和宋衣楚解釋這件事的細節脈絡。趙繁覺得她得回去好好打一下腹稿才行,不然還真是說不清楚。不得不說,趙繁的執行力確實強大到可怕。因此她在去找阿路的時間里也一邊卻在為應該怎樣向宋衣楚解釋事情的起因結果而苦惱。

    此時的趙繁并未留意前方到底什么狀況,這要是換做平時倒也沒什么,反正基本整個嘉藝上下幾乎全部的人,看到這趙繁第一反應就是先躲一下。

    趙繁是他們心里的獅子,誰敢和獅子交鋒正面交鋒呢不是嗎?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大概趙繁的例外總是逃不開林曉白這三個字。

    林曉白始終覺得今天是屬于他的重要的日子,盡管方佟此時已經在他旁邊念叨了大約超過3個小時,但是林曉白依舊很開心。上午見到了齊玟,下午翟路告訴他以后會讓他比齊玟還要紅,對此林曉白今天都不想去便利店打工了。

    林曉白也是個奇人,照理說現在全世界都告訴他,從今天起你就要學會做一個明星了,不再是那個在便利店里打工到通宵的學生了,但是林曉白現在最苦惱還是怎么平衡自己兼職和做明星的時間。

    當然這話也就林曉白自己一個人自在心里悄悄想好了,反正不管是從今天起,以他的經紀人自居的阿路或者是以他的助理自居的方佟聽到了,估計都要好好教育林曉白的。

    林曉白還記得季筱陌說要來找他玩呢,結果自從上次見識到在女生中的人氣之后,林曉白發現季筱陌就再也沒出現過。

    這該死的人氣,林曉白對此也很苦惱。可他一定要當大明星,一定要比齊玟還要紅,他把這件事稱之為夢想。

    于是一邊是為宋衣楚苦惱的趙繁,一邊是為夢想苦惱的林曉白,兩個都走路都不喜歡看路的人,一瞬間就如同磁鐵的兩極一般直接撞了上去。

    砰的一聲,方佟嚇得還以為是地震了,于此同時趙繁和林曉白鬧出來的巨大動靜也使得嘉藝的員工紛紛側目觀望。果然,事故發生的下一秒,嘉藝那一整層樓的員工都聽到了他們對此無比熟悉的屬于趙繁的暴怒。

    “是誰”趙繁捂著自己腦袋就要開罵。要不是她身板強壯,趙繁真覺得自己今天估計能當眾表演一個原地暈倒,那她真可謂是丟臉丟大發了。

    趙繁一貫對待除了宋衣楚之外的人時,主要是宋衣楚她惹不起,其余的人趙繁都是不管誰的錯,反正肯定不是她的錯。以這個標準來看此時的情況的話,趙繁覺得這個和自己撞上的人基本可以對她構成謀殺未遂直接抓進牢房了。

    趙繁心里這樣想的,行為上也確實是這樣做的,況且她不是沒有看到眾人朝著這邊打量的視線,想看笑話?門都沒有

    于是趙繁決定這次不管對方是誰,嬌滴滴的空降兵也好,萌萌噠的實習生也罷,反正在她眼里就是一只待宰的猴。

    不過等到趙繁擺好刀俎,抬頭準備好好研究怎么欺負自己的獵物時,卻只看到林曉白正以一副痛苦的表情外加震驚的眼神看著自己,另外林曉白旁邊還帶了個穿著像個暴發戶的家伙。

    趙繁此時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被林曉白認出來了,想到阿路特地囑咐過自己暫時要繞著林曉白走的事,趙繁突然感覺有點良心發現過后的自責。

    然而趙繁猜想中的林曉白的反應并沒有出現,于是趙繁的膽子也瞬間大了起來。說來也對,林曉白要是反應真的這么敏銳的話。那她之前也不會被對方氣得發狂,于是趙繁想到林曉白估計是被自己此刻的樣子單純嚇到而已。

    因為趙繁今天的頭發因為蝸居辦公室所以沒來得及梳起來,再加上此時趙繁的臉一半被自己捂腦袋的手給擋著,一半又被頭發給擋住,于是這也可以解釋為什么林曉白看待她的眼神是那樣。

    上次的事趙繁還沒找到機會和林曉白算賬呢,阿路拜托她不要暴露自己的存在免得把林曉白也嚇跑了,不過現在這個情形就算自己故意為難一下對方,那也應該不算是暴露吧,趙繁如是想。

    秒速說服自己不是不講義氣之后,趙繁便故作氣憤的對著林曉白大聲吼道:“你走路沒長眼睛嗎!”

    趙繁剛一吼完,頓時就覺得心情舒暢不少,果然人在哪里跌倒了就要在哪里把其他人給絆倒,剛才葉津差不多就是這么為難自己的把,趙繁尋思著。、

    然而等到趙繁撞上林曉白的是視線,卻只看見林曉白的眼睛紅得跟個兔子似的。合著林曉白這是疼得哭了?趙繁不滿的撇撇嘴。

    “算了算了,你下次給我注意點。”也不知道是她嫌棄林曉白哭喪著臉實在太難看,還是她撞壞了腦子竟然覺得林曉白看著有些可憐,反正趙繁頓時也就沒了要欺負對方的心思。

    但是大家都還看著他們呢,趙繁這面子上的事又是個死腦筋,于是也就故作大方的朝著林曉白揮了揮手。

    此時趙繁又突然回想起來阿路讓他回避的事,于是趕緊伸出另外一只手來又把自己的頭捂了個嚴實。

    事情發生到了這里本來也就該落幕了,這很符合林曉白的性格,多一事不如少十件事。不過今天不是林曉白一個人的事,他和林曉白恰恰相反,方佟最喜歡的就是沒事找事。而且只要是關于林曉白的事,方佟肯定是第一個站出來的。

    “你這人怎么說話的,明明是你沒看路吧大姐。怎么現在還來反咬一口,你是真當他看著好欺負是不是!”所以就在林曉白還沒來得及說話的時候,方佟就先忍不住了。

    話說今天一整天方佟就沒覺得哪里shùn lì guò,和林曉白一起去看齊玟的時候差點沒被系上那幫女生給擠死,后來好不容易逃脫出來本想帶著林曉白吃點好吃的,就碰到不知道從哪里參加完馬拉松的翟路像個追債人似的直接跑到他們面前來拉著林曉白就要走。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