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不二朝 >

第二百五十四章:搜府

    秦紹在看到容宿笑出的那六顆白牙后,恨不得給他掰掉!

    她當然不會當眾毀諾,更不會說容宿分她心神,勝之不武,只不過容宿這個人的品性在她心中更要下降千百階。

    不,狗賊的無恥根本就沒有底線!

    想到今晚還要教他彈琴,秦紹就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爪子,狗賊狗賊狗賊!

    “殿下不會失信吧?”容宿搖了搖手中玉佩,笑瞇瞇道。

    秦紹保持笑意:“容卿想要什么?”

    容宿不知想到什么,眉眼竟然分外柔和,只將玉佩揣入懷中:“臣暫時沒想好,不知殿下可否容我幾日?”

    秦紹臉皮直抽,果然自己隨身玉佩被塞到容宿懷里的感覺,就像被瑞雪鉆了被窩一樣,長毛與皮膚摩擦而過的感覺從尾椎沖上后腦。

    算了算了,不是我的東西了,不是我的東西了。

    “那容卿可要好好想想,”秦紹保持微笑,驅馬慢慢往前走去。

    陸續有人抵達終點,日頭也隨之西斜,一道快馬加鞭的身影長驅直入沖入馬場,直奔容宿身前跪倒:“大人!褚英越獄,請大人速回刑部!”

    一聲之下,似乎整個馬場都安靜下來。

    有人驚訝地望向秦紹,也有去看容宿表情的。

    果然,容宿一臉惱羞成怒地瞪向秦紹,太子殿下則一臉無辜:“容賢卿不會以為是孤做的吧?這一日孤的人可都在馬場。”

    “是非曲直,自有陛下決斷,臣先告辭了!”容宿甩袖便走。

    秦紹也一臉惱火:“刑部那般窩囊廢,連個人都看不住嗎?!”

    可她眼下不論說什么做什么,都像是欲蓋彌彰。

    有實力救走褚英的人,在長安城不少,但有動機救人的卻寥寥可數,不巧的是秦紹就在其中。

    還有今日馬場之事,了解情況的人都能看到,左右護衛的是五城兵馬司的將士,那原本負責城中畿衛的空缺就會由各個衙門補上,刑部,自然是個軟柿子了。

    不過只要劫囚的事情辦得好,不留下證據,想也不會出什么問題。

    就看殿下的手下事情辦得漂亮不漂亮了。

    沒錯,事情太巧地發生在秦紹舉辦賽馬這一日,任誰都會懷疑秦紹與此有關,皇帝也不例外。

    但秦紹真的救人了嗎?

    “現場的確沒留下任何罪證,雖然有打斗痕跡,但看起來都是劫囚賊人與守衛的沖突,牢房中并沒有什么異動,可見褚英是自愿跟著出獄的。”容宿做出推論時,已經站在了煊赫的大殿上。

    他居右,秦紹在左也開口辯解:“父皇明鑒,褚英此時下落不明,自然都是容大人動動嘴皮子就能說明。”

    容宿不服挑眉:“那也得殿下愿意放人出來對峙才是。”

    “放肆!”秦紹怒喝:“容宿,你這是在說孤指使人闖入大牢,窩藏褚英嗎?”

    容宿不語,一臉“你不是知道嗎”的表情。

    “信口雌黃!”秦紹攥拳,竟撩袍跪倒:“請父皇為兒臣做主,逐此獠出朝!”

    皇帝臉色陰沉,竟然久久不語。

    秦紹不敢置信地抬頭看向皇帝,難道陛下要為了一個小小容宿,當中駁她的面子?

    容宿也跪倒在地:“陛下,證據確鑿,臣請旨搜查太子府捉拿褚英!”

    “放肆!”秦紹第二次當庭呵斥。

    “太子,”皇帝扯出疲累的長聲,擺擺手道:“既然太子清白,又何懼一查呢?”

    秦紹跌坐在腿上,近乎失神:“父皇……”

    那可是她的太子府啊!

    試問整個大秦有哪個太子的府邸被人搜查過?雖然大秦從未有過太子府的先例,但也有東宮可以比啊。

    但凡是被搜查過東宮的太子,有幾個不是失了圣心,或貶或死。

    眾臣低下頭,有惋惜也有僥幸冷笑。

    秦紹,這個從渝州城含著金鑰匙而來的少年,注定如流星一現消失在大秦的史冊中。不,說不定下場更慘,因為流星的結果……不都是灰飛煙滅嗎。

    容宿起身出殿,點兵沖向太子府。

    皇帝還好心命人攙太子起身,賜坐等候,不過大臣們就沒有這么好的待遇了。

    很多人從早朝等到下午時分,站得腰都要斷了,還必須低頭不語,有些人肚子咕嚕咕嚕地叫起來,趕忙縮腹收聲,只怕惹了圣怒。更慘的就是用了早飯或早茶的,此時腹中翻云覆雨,個個忍出一頭冷汗。

    宮外。

    “什么?!容宿點兵搜查太子府了?什么時候的事!”容王妃騰地站起來,臉上滿是喜色:“若是此刻能從太子府搜出褚英來,秦紹可就是百口莫辯了!”

    徐嬤嬤上前:“誰說不是呢,可太子爺也不傻啊,怎么可能把人藏在太子府。”

    “對,你說的對容宿這個小賤種撲了個空,這次必定死無葬身之地!”容王妃萬分解恨地拍著桌子,就差擊鼓唱戲了,可喜色不過須臾,她很快又皺起眉頭意識到事情不對:“容宿要是什么都查不出來固然要粉身碎骨,可這件事只怕也就不了了之了!”

    可不是嗎!

    張院正的遺言是容宿說的,褚英是容宿審的,先太子乳母的線索是容宿查的,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容宿成了那個扛大旗和秦紹作對的人。

    一旦容宿死無葬身之地,那秦紹……就清白了!

    一切都是容宿從中作梗,或是嫉妒秦紹偏寵容閎,或是隨便什么理由,總之,所有的鍋都是容宿背了,秦紹就干干凈凈清清白白了,裕王也清白了!

    逾時多年的布局,頃刻間毀于一旦。

    “不……不會吧?四爺那么奸的人,怎么可能為了太子讓自己送命?”徐嬤嬤也算是看著容宿一步步長大的,哪里會不知道他的性格。

    容宿怎么可能為了洗清太子,豁出自己的命去?不可能的。

    “不不是,你沒聽說容宿奪了太子的玉嗎?那一諾,那一諾!”容王妃好像想明白了什么:“是那小賤種和太子設計的,他們設計我!”

    徐嬤嬤趕緊搖手:“娘娘可不能亂說話!”她慌慌張張捂住容王妃的嘴:“跟您有什么關系。”

    容王妃緩過神來,急忙按著她的手:“快!快想辦法!一定要讓他在太子府的地界搜出褚英!”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