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魔者塵心 >

第446章 夜冥幽早存異心 塵心帶兵赴前線

    “有足夠的理由讓我們懷疑,只是我們找不到證據而已。”凌夜修本是以為理清了這件事的思路,可說起來時,卻仍是又迷惑了。

    如果夜冥幽與那血妖族真的一點聯系都沒有,那為什么他會幫助他凌夜修爭取拿到仙族的兵權,這件事又如何解釋呢?

    并非凌夜修沒有多番去查證,而是派出去的人無一生還,不僅如此,取得仙族至高無上的君王大權的凌夜修也仔細查證過,在魔族并沒有仙族的細作,所以除了夜冥幽,誰還能有那么大的本事來運作這件驚天動地之大事。

    更重要的,那個計劃中的女主角,還是即將成為夜冥幽妻子的夜秋楓。除了夜冥幽,誰敢拿夜秋楓的性命開玩笑?!

    “這件事讓我懷疑了很久,自然,從最開始我離開魔族的時候,就是因為我對夜冥幽起疑的時候。”

    落夜塵心抬頭看了看凌夜修,不明白他說這句話的意思。他離開,是為了重回仙族得到至高無上的權利也好,逃避她也好,什么都好。她已經不想再去追究了。

    凌夜修似乎并沒有想那么多,他繼續說道:“我有仔細問過唐渺,夜冥幽走火入魔當日究竟是什么情形,唐渺說,他只是被打暈,看的并不是十分清楚,但當時夜冥幽的行為舉止讓他判定這個人是走火入魔,塵心,如果是你,你會不會懷疑?”

    “單就行為舉止來說已經足夠,何況向來都敬重唐渺的他,竟然出手重傷了唐渺,我想我不會懷疑。”

    以落夜塵心的身份去看待這件事,又聯想到當時的情形,她不懷疑是在情理之中的,也并沒有懷疑的理由。

    “沒錯,但看事情的起因,所有人都不會有懷疑的理由,可是后來呢,當你們救出夜冥幽的時候,可曾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落夜塵心看著凌夜修,不明白他這句話究竟是要表達什么,當日是她、唐渺、喬遇又邪久王四人去的帝禺島,凌夜修怎會知道當時的情形?

    凌夜修低了眉,“當日我雖沒有登上帝禺島,但我也在附近徘徊著,這且不說了,邪久王親自闖入輪回陣,卻是在輪回陣里與夜冥幽打斗了幾個回合,兩人方才從陣中逃脫。”

    停頓了下,凌夜修似乎是擔心落夜塵心不相信,便趕忙接著說道,“我曾問過邪久王,他當時在陣中與夜冥幽對戰時,可有什么值得懷疑的地方,邪久王自然明白我問的是什么,他笑而不答,我便明白了其中的含義。夜冥幽絕對是可疑的!”

    落夜塵心仔細回想當日的情形,若說可疑,也真是有些值得可疑的地方,當日從那輪回陣中逃脫出來的邪久王都身受重傷,可夜冥幽卻仿佛什么事都沒有的樣子,一舉一動也完全不像是走火入魔后不可控制的樣子。

    想來那輪回陣不會有治病療傷的作用,可是已經走火入魔的夜冥幽緣何會毫發無損的從那陣中就走了出去。

    以邪久王的法術修為,他決然不會在那輪回陣中弄傷了自己,現在想起來,邪久王究竟是如何受傷,卻也值得懷疑。

    “就算這件事值得懷疑,可是我們要懷疑夜冥幽什么呢,他現在已經背叛了魔族——不,他一直都是魔族的公敵,我們根本就不需要去懷疑他了啊,他就是魔族的敵人!”

    “沒錯,現在的他已經無需去懷疑,可是我所說的這些,是因為我懷疑他的秘密軍隊,絕對不那么簡單!”

    落夜塵心閉上眼睛使勁的晃了晃自己的腦袋,然后忽然睜開眼睛,看著凌夜修,忽然問道:“你的意思,不會是那血妖族不過是夜冥幽實驗的對象吧?”

    “有這樣的懷疑,并且這實驗的對象讓他有點難以控制。如果這么分析,那他所謂的走火入魔而又讓你暫時代替他的位置,就有了說得過去的充分的理由!”

    “沒錯,我一直都是站在被他利用的位置,雖然從前我也想過這些事,但我覺得都不重要,我做好我自己的就好!”

    落夜塵心嘆了口氣,便是現在想起來,那時是被利用也無所謂了,只不過失去了的親人的痛,卻更加清晰了而已。

    “所以你是說,夜冥幽擁有更加可怕的巨獸軍隊?”

    落夜塵心不想陷入從前的那些悲傷的回憶里,夜冥幽說了這么多,圍繞的都是夜冥幽,自然最后也要回到他的身上。

    凌夜修點了點頭,說道:“其實,我們的探子再次去打探,已經再也打探不到什么了。并不是打探不到什么消息了,而是已經死了吧!”

    死這個詞,總是會讓落夜塵心不由得緊張。

    “如、如果是這樣,那花欲辭與雪芙豈不是很危險?”

    凌夜修皺了下眉,隨即答道:“聞聽在彘荒蠻地附近發現白丹屏與裴廣佑的十萬兵馬,我猜一時半刻你的人還不會受到致命的攻擊,但不排除夜冥幽想誘敵深入!”

    落夜塵心不由得攥了攥雙手,尋晚殿的雪芙殿主她不甚了解,梅莊殿花欲辭的性子向來沉穩,該是不會魯莽行事。可左不過他們會被仇恨蒙蔽了雙眼。

    來不及細想,落夜塵心忙吩咐了下去,魔族的一眾事宜交給夜敘初,想來這個時刻人族也好、定君山也好,不會卑劣到趁人之危,所以魔族本土除了夜冥幽這個勁敵,暫且還是安全的。落夜塵心也放心的離開。

    并不想多帶一兵一馬,但馬賢像是膏藥一樣貼身跟著自己,落夜塵心也不忍拒絕,便帶了馬賢又五萬兵馬趕去彘荒蠻地。

    凌夜修自仙族來時帶了五十萬兵馬,駐扎在孟賢的兵營附近,一旦有什么風吹草動,也好有個照應。他獨身一人陪著落夜塵心,她去哪,他便跟去哪。

    路上,落夜塵心悵悵的問:“你也知道如今的夜冥幽變成了什么樣的魔頭,你一兵一卒都不帶,若出了什么岔子,我日后如何向你仙族族眾交代?”

    “你放心就好,我會保護好自己,更會保護好你,若我真的有個三長兩短,仙族也將由你落夜塵心來統領,別忘了,你的母親云思顏可也是玄天郡的舊郡主!”

    這話說的倒是輕松,可落夜塵心卻垂了眉眼。1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