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我在大唐當秀男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千金難買早知道

    “皇上,千真萬確!草民的朋友沉萍還被關押在相府的地牢。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你要是不信,可以帶兵去相府搜一搜,一定能搜到沉萍!如果我有半句妄言,皇上可以把草民斬首示眾,千刀萬剮五馬分尸也可以!”

    肖河言之鑿鑿,慷慨激揚,甚至有慫恿之意,這是他的小聰明在運作,目的自然是激發皇上馬上去相府搜查,從而達到他營救沉萍的最終目的。

    最初入上陽宮時,肖河如同深淵里的一只青蛙,對于高山上的武則天只有仰視,極其陡峻的仰視,可是隨著水位的升高,他所在的位置也跟著水漲而升高,雖然還是仰視,可仰視的角度逐漸變小,看到的真實的東西更多一點,對于皇上的敬畏之心也逐漸變淡。在現在的他看來,皇上也是人,不是三頭六臂千手千面,有什么好怕的。所以說話也就不再那么謹慎,不再那么顧忌。

    肖河本身就是一個沒有規矩,也不喜歡規矩的人,要那么多規矩干什么呢。

    “哼哼~”

    武則天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心里說,這是什么人,居然如此粗魯無禮,膽子大到竟然想主導朕的決策,要不是看在麟寶的面子,定然治他一個藐視君上之罪!

    要是因為聽了肖河的一句話,就派兵去搜查相府,那么武則天就成了張麟曾經說過秦二世漢獻帝之弱主庸主之流!他當然不是庸主弱主。

    哪怕得到東廠的密保,或者大理寺的奏章,說相府私拘平民,她也不會搜相府。像沉萍這類雞鳴狗盜之徒,就算被私拘,人家也有理由,說他入室偷盜被抓。

    還有,肖河隔著墻根所聽來的關于李昭德準備圍困神都的密議,這不能作為鐵證,也不能憑此給李昭德定個死罪!

    能給李昭德定死罪的是舉謀,可是這需要實實在在的物證和有一定分量的人……比如另外的閣老,大將軍,尚書,諫議大夫,諸如此類人……作證。

    像肖河這種人,哪怕聽得再真切,也不能作為李昭德舉謀的有效人證,他這樣的人證,就算有一千個,也不能成立!

    雖然肖河的話不能作為搜查相府或者抓捕李昭德的證據,但是他的話對于武則天也不是沒有一點用處,好處還是有一點的,那就是提前知道李昭德一伙人的動向,自己可以提前作打算,未雨綢繆。

    俗話說,千金難買早知道。

    “君寶,你說朕該怎么辦?”

    對方的動向是知道了,但是卻不知道怎么應對才好!真按照肖河所說的,直接派兵去搜查相府,那武則天就是庸主;可知道后卻什么都不做,那就是地道的昏君。

    遇事不決問張麟,這是武則天得到他的好處,也是她崇信他的原因。

    君寶?聽了皇上對張麟的稱呼,肖河一對小眼睛眨動了好幾下,大熊好像沒有這個名字,莫非他真的不是大熊。

    “皇上!李昭德之心,路人皆知,但是要抓他還缺乏顯要證據。臣想了想,可以分幾步進行!一,今天我們先給他再來一次敲山震虎,將地官尚書格輔元抓起來!二,將隨李昭德出征的將軍召集起來,商定一個應對之法,免得到時候著了他的道!三,李昭德不是要搞定四衛的將軍嗎,咱們在李昭德舉事之際,反而將他搞定!”

    “就按你說的辦!”現在武則天對張麟言聽計從。雖說李昭德的舉謀還沒有證據,但是種種事實表明,他肯定會舉謀!而且就在近期!這個時候,對于李昭德的想法也就沒有什么好顧忌的了!

    有洪少謙的供詞,格輔遠什么時候都好抓!而現在則正當其時!

    哇塞,大熊的權力也太大了一些吧,一句話,就可以抓地官尚書?肖河聽了心里掀起驚濤駭浪,吸氣連連。對他來說是,地官尚書簡直是山一樣大的大臣!

    ~~~

    “甘涼道六百里加急,玉門關失守了!突厥大軍圍困敦煌,其主力已經向我朝境內殺了進來!”

    一位斥候急速奔跑,踉踉蹌蹌進入上陽宮,上氣不接下氣地叫道。

    “什么?突厥大軍已經打破玉門關,這也太快了一些吧!”武則天聽了驚急的不得了,“傳旨,立即上朝議事!”

    按理說,皇上只需上早朝便可,其它時間不用上朝,但是遇到緊急事情,她可以隨時上朝,只需敲響景陽鐘,便可召喚在鳳閣鸞臺和文昌臺議事的大臣。

    像這樣的突然上朝,一般來說,人員不會到的很齊,難免有些大臣出外辦事去了,一時半會回不來,能有平時早朝的一半人,就很不錯了!

    不過今天來的人相當不少,雖然并非所有朝臣都全到了,但是也有四十幾位朝臣,這算是非常好的情況!

    這當然是李昭德事先安排好的!他就在等著這一幕呢,因為他需要提前出京,不能不作如此之安排。

    “眾位愛卿,突厥大軍已經打破玉門關,越過玉門關,向我朝境內馳進,此事極其嚴重!”武則天一臉嚴肅,目光掃視全場,聲音清冷而響亮。

    “皇上勿憂!從敦煌行軍至神都,至少還需要個三四天!臣本來定于后日出兵,考慮到敵情緊張,臣將提前到明日點兵出征,馳援敦煌,兵鋒所至,定然將越過我境的突厥蠻夷盡數消滅,廓清海宇!”

    李昭德邁步出班,聲音鏗鏘激昂,昂首挺腰,好像他身上有一股為國舍身的英雄氣概似的。

    實際上,李昭德所說的三四天,有些夸張,從敦煌到神都,哪怕全速行軍,也需要十天,他故意把突厥行軍的速度說快,目的自然要給武則天造成一種緊迫感。

    在場所有人,包括武則天在內,誰也沒有注意到李昭德所說的三四天有什么問題,就算有問題,誰也不會去深思!因為,敵人大軍犯境,這事本身就給人造成一種迫在眉睫的緊張感,哪怕敵人尚遠在天邊!

    要不是知道李昭德意圖趁此機會舉謀,武則天說不定會為他的這一番慷慨表態而感動落淚!但是,現在她已經知道其人所有的一切表現都是做作出來的,見到他如此一番惺惺作態,武則天心里冷笑連連。

    “李愛卿忠心可嘉,朕準你所奏!”武則天含笑答應。本來武則天對于大軍早一天出都,還是晚一天出都,并不太在意。但是突厥已然向境內迫近,那大軍早一點出都,還是有利的。哪怕李昭德在出都后反水,那正好可以早一點平定叛亂,然后一心一意對付突厥敵軍。

    見武則天答應的如此爽快,李昭德有些意外,但是卻欣喜更多。因為,他心里最重要的想法是,盡快領軍出城,留在城里,一旦肖河找到張麟,那么他的麻煩便來了!到時候,恐怕就走不了了!

    ~~~

    退朝之后,武則天將右龍武衛大將軍尉遲金、左豹韜衛大將軍虞躍和右豹韜衛大將軍殷周招至上陽宮,他們是隨同李昭德出征的四位大將軍之其中三位,同時也是忠于武則天的。武則天敢于放心讓李昭德領軍出征,就是因為有這三位將軍的存在。

    在獲悉李昭德策劃搞定四位大將軍的最新陰謀之后,武則天必須對這三位大將軍有所交待,有所安排,不然的話,若是這三位將軍被李昭德臨陣斬殺了,那對她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損失。至于另外一位,左龍武衛大將軍齊哲,雖然他本來也是忠于武則天的,可在圍攻太平府時,他成了武承嗣的馬前卒,置皇上的安危于不顧,忠誠度已經大打折扣,只能遺憾地放棄了,如此絕密的會議,不可能讓他參與。5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