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春風染塵紅葉翩 >

第三百章 緬懷親人

    讓大鵬先回去,自己二人一會就去的春風,跟娘打了聲招呼后,就喊上甜甜一起去大鵬家吃飯。甜甜卻說她不想去,她覺得和大鵬這樣的人還是沒有什么交情為好。

    “甜甜,都在一個莊子,就算我們看不慣大鵬他的為人,但對他爹娘的這份情不能不顧。人家來叫我們吃飯,說明人家心里還有我們,不能讓人覺得我們不知人情。大鵬他爹原來也常幫著我家,這份情我們不能因為大鵬的為人差就給忘了。大武家都去了,他家要是我倆不去,顯得我們明顯對他家有想法。”春風覺得做人也挺難,有時候不想和一個人去深交下去,可又不能不記著老一輩的恩情。

    “甜甜,人家叫你們去吃飯那是心里有俺們。叫了你們那就去,別讓人家說俺們家稍微混好了點,就看不起人了。”黃秀群也對甜甜說著。

    甜甜心里雖不想去大鵬家,可娘和春風哥都這樣說了,自己總不能真的讓人家說春風哥有錢了就不認人,嫌棄人家不如他們家了。

    “娘,我和春風哥一起去吃飯,這下您能放心了吧!”甜甜上去抱著黃秀群的胳膊說。

    看著甜甜和自己這樣親近,黃秀群笑了。“你這么好的孩子,俺能不放心嗎?快去吧!別讓人家又跑來喊一趟。”

    “嗯!那我和春風哥去了哦!”甜甜還調皮的對著黃秀群做了個鬼臉。

    黃秀群看著甜甜調皮的樣子,高興的笑著。

    “紅葉,你看甜甜這孩子真家常。以后春風有她在一起過日子,肯定能是天天都舒心。”看著春風和甜甜一起走后,黃秀群對著紅葉說到。

    紅葉微微一笑,心里居然還是有種刺痛的感覺。但她還是對娘說著“春風哥有甜甜在一起,肯定要比跟……其他人強。”紅葉想說甜甜能給春風哥帶去富足的生活,肯定比跟自己要快樂。可話到嘴邊,看著娘開心的模樣,她不忍讓娘再覺得愧對春風,于是又改成了其他人。

    “呵呵呵……是啊!當初俺還怪你對不起春風,想想你要跟了春風,只是會讓春風為了讓你往上求學繼續吃著苦,哪能有甜甜陪著他現在這樣的好日子。唉!是你倆沒有那個命吧!”雖說紅葉忍住了話,但娘的心里還是讀出了意思。這會她并沒有覺得怎樣難以接受,反而認為春風和紅葉沒有相愛的命運。

    眼看就剩一天的時間就要再次離開家,春風顯得有些舍不得離開。

    “娘,你明個和我們一起出去吧!”早上吃過飯的春風陪著娘,想勸著娘明天跟著自己一起出去。

    “家里的事什么都沒收拾好,俺哪能說走就走啊!俺就等過了十五,和紅葉一陣出去。到你們那住個幾天,好好看看你的店。春風,你這一走就是一大年,也去給你爹他們上個墳,告訴你爹和你親娘他們一聲,俺家兒媳婦都到家了,你也有出息可以掙大錢了!”黃秀群看著春風,覺得孩子得去他爹的墳頭告知一聲,讓他們在那邊世界也能放心現在的家。

    “娘,您不說,我還真的沒想到。我……我等會就喊上甜甜和紅葉,我們一起去給爹和奶奶他們上個墳。”春風覺得自己太不應該了,怎么就能忘了奶奶和爹他們呢!這會臉上是一臉的愧疚之意。

    “去吧!跟你奶和你爹他們好好說說,讓他們保佑你們平平安安的。屋里買的還有火紙,再拿一掛炮仗和兩個禮花去,讓你奶他們四個也高興高興。”黃秀群點著頭,眼里滿是對春風的疼愛神色。

    “嗯!我來喊甜甜他們兩個。”春風準備去喊正在屋里收拾行李的甜甜,還有幫著甜甜的紅葉。

    就在春風喊了甜甜,去屋里拿著給爹和奶奶他們上墳的香蠟紙炮時,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掏出手機一看,是菊花嫂打來的。

    “菊花嫂,今個沒走親戚嗎?明個就要走了,你這今個可得加緊把親戚家走玩完哦!”春風對著手機里說著玩笑。

    “我這都差不多走完了,剛才和奇哥說,就還有一家重要的人家沒去呢!我們這要不去,怕到時候我們上班都難了啊!”菊花明顯一種擔憂的語氣。

    “你說什么重要的人家,居然能威脅到你的工作?我都沒說不要你,誰敢說不讓你上班?”春風覺得這什么人也太霸道了,菊花嫂不就是沒去拜年嘛!居然讓菊花嫂工作都干不下去了,這還是什么親戚。

    “咯咯咯……不就你家嘛!你說我們不去給你這個老板拜年,你到時萬一不高興,不讓我去上班了咋辦?”菊花笑著問。

    春風沒想到,菊花嫂現在也會和自己開玩笑了。春風這會也笑著說“你這一說,我也覺得是哦!菊花嫂,你說我咋就沒想到呢?看來我得謝謝你提醒,看看是不是找一下你的錯誤。”

    “你看吧!幸虧我們想到了,這要不然可不知道怎么就被你炒魷魚了!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你們今天不去哪里拜年吧?等會我和奇大哥一起去你家,給嬸拜年呢!”菊花停止了玩笑,正經的說到。

    “菊花嫂,我們今個不去哪里,想著在家陪娘一天呢!你們過來,你不是不想讓……”春風說的是,菊花嫂原來嫁給的黃狗子娘可還在家。

    “呵呵!現在我是我,她是她,我有什么可怕她的。過年的時候,孩子他小爹叔打了電話過來,問了孩子的情況,說雖說我和他哥離婚了,可孩子還是黃家的血脈,有時間讓孩子能回老家看看。這兩天又是打電話,讓我帶孩子回去看看,所以今天帶著孩子回老家看下,畢竟那是他的老家所在。正好給給嬸和你這個老板拜個年啊!”菊花說著現在放下顧慮敢上來的原因。

    “哦!也是,畢竟這里是孩子出生的地方。你們什么時候過來?反正我們今天都在家。”……

    “春風哥,你喊我們去上墳,你這怎么又打起電話了啊!”紅葉和甜甜走過來,看到春風剛掛了手機笑著問道。

    “哦!是菊花嫂打電話說等會上來給娘拜年,順帶帶孩子回來讓他奶見見孫子。”春風回頭答著紅葉。

    “菊花嫂還要回去看她原來的老婆子婆婆?她就不怕那個老女人賴著她要錢?菊花嫂把小亮帶給那個老女人看什么看,讓小亮忘了這個壞女人才對。”紅葉一聽提到黃狗子的娘就來了氣,說話也變得有些難聽起來。

    “紅葉,你怎么這樣說?不管怎樣小亮那都是他們黃家孫子,狗子他娘這樣能想著自己的孫子,說明她還有點人性。”春風說著紅葉不該這樣說話,畢竟小亮身上流著的是黃家的血。

    人性不滅,總知惜子。或許方式不同,但都對自己的子女有著疼愛。再壞的一個人,能知道疼惜自己的后輩,說明他還能有一點人的情感。反之,自己養的孩子都不知憐惜,那還有何人性的存在!尊老愛幼這時為人的最基礎本性,如果連這點都無法做到,還能算是一個真正的人嗎?羔羊跪乳、烏鴉反哺,動物尚知如此,人若連動物都不如,又何以配做一個人!

    春風與黃狗子家是有矛盾,但對于菊花嫂能大義的讓孩子認祖歸宗,黃狗子娘尚知想念自己的孫子,春風認為這是人之常情,應該不帶偏見的去認同這件事菊花嫂做的對。

    春風找好上墳的物品,跟娘說了菊花嫂二人要來拜年的事后,說他這先帶甜甜他們去上墳,到時回來了他來燒飯。

    “快去給你爹娘上墳,燒飯還早,等回來了再說。”黃秀群催著春風三人。

    帶著祭拜的物品,春風三人來到老屋后面,偏向熊叔家方向的爹娘合墓墳前。右上角的位置是奶奶的墳,與自己爹娘墳同一水平的右邊兩丈遠是紅葉她爹的墳。

    “奶奶,爹,娘,干爹,今個我和紅葉帶著我未過門的媳婦甜甜,來給你們上墳了。現在我們家日子好了,因為有了甜甜幫著我,家里房子也蓋了起來,我在外面也有了幾個飯店的生意,你們在那邊應該早就知道了吧?娘,在我出生下來您就走了,是現在的娘把我養大,在我心里,她就和您一樣,都是我的親娘,您不生氣吧……”春風對著墳里自己腦子里根本沒有印象的親娘說著,如同娘就在自己面前。

    甜甜聽著春風的話,顯得有些感傷,靜靜的和紅葉一起跪在墳前,聽著春風對娘的訴說。

    春風接著又是對爹,對著奶奶和紅葉的爹說著話。就如這些人都在他的面前一樣。一個個的墳前燒著紙倒著酒,春風帶著甜甜和紅葉一起,在每個墳前磕著頭。

    磕完頭,春風起身點起鞭炮和煙花,然后大聲說道“奶奶,娘,爹,干爹,以后我們不常在家,就娘一個人在家,你們可要保佑著秀群娘,讓她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享些福。這些年她為了我和紅葉受盡了苦,被別人欺負了也不告訴我們,你們可不能再看著她受苦了……”春風說著話的時候,眼里流著淚。一旁的紅葉和甜甜,都同樣眼含淚水。

    三人在幾個墳前佇立了良久,等淚痕干涸,春風揉了揉眼睛說道“好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家里菊花嫂他們還要來拜年,我們得回去幫著娘一起燒飯了。奶奶,您和爹他們一起,你們四個能一起聊聊天,也不會寂寞吧!我們明個就走了,等下次回來,我再來看你們,你們在那邊可也要開心哦!沒錢花了托夢對我說聲,我給你們燒些過去。我現在能混來錢了,不用讓你們在那邊還過著苦日子了!”

    紅葉二人跟著一路無語的春風,一起往回家的路上走去。春風沒有再說話,紅葉和甜甜也都沒說話,只聽到他們的腳下,踩著的枯枝敗葉發出的聲響。

    子欲孝而親不在,或許就是這時春風心中所想。親娘為了生下自己命喪黃泉,奶奶和爹他們為了給自己和紅葉更好的生活,吃過那么多苦卻最終沒能等到這一天,在春風的心里都是自己對幾位親人的虧欠。如果自己早點長大,如果自己能那時有能力,怎么會讓幾個親人都如此沒有享到福就離開。世上哪有如果,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發生著。沒有那多的如果,讓我們可以去完成自己的心愿,也沒有如果可以讓我們不留遺憾。生命如河,一直不停的流淌著,我們無法倒回。5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