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萌妃在上:太子,放肆寵 >

第48章 兩個男人?公主抱?

    眼看著虛影在前,林子語突然一陣酒意上涌,身體一軟,就倒了下去。

    撲到桌面上,酒碗嘩啦啦碎了一地。

    冷長決眸色一變,幾乎是條件反射性地想去扶她。

    可看到她只是摔了一跤,并沒有受傷后,又慢慢坐回了凳子。

    淡漠的目光掃向摔了一地的酒碗,全是碎片,他又是眸色一變,站了起來。

    林子語掙扎著,又踉踉蹌蹌爬了起來。

    冷長決緊張的看著她腳下,生怕她踩到了碎片。

    他就這樣一直跟在她身后,看著她。

    林子語找了半天的小哥哥一直找不到,一個委屈,哭了。

    “嗚嗚,為什么?為什么你們都不要我?”林子語痛哭流涕,為什么?

    她那么渴望活著,卻這么年輕早死。

    她只是想要一個可以避風的港灣,卻一直流浪。

    冷長決目光微沉,為什么不要她?誰不要她?

    林子語還在哭,她在桌上摸不到酒碗,直接端起酒壇子就往嘴里灌。

    “冷酒傷身,不準再喝了。”冷長決直接搶了她手里的酒壇子。

    搶完后他才發現自己的不正常,他這是在關心她?

    昏暗的燭光,掩飾了他不自然的神色。

    林子語抬起頭,兩頰泛著酒醉后的酡紅,雙眼迷離如染上一層水霧。

    “小哥哥。”

    雙腿一陣乏力,她直接朝著冷長決的身體倒去。

    冷長決瞳孔驟然一縮,下意識想推開她,可是手卻不做主了。

    少年的身體如一團柔軟的棉花撞進懷里,似乎連心底冷硬的角落也撞軟了幾分。

    一股幽幽的體香伴著酒香味入鼻,擾人心魄。

    冷長決神色有些不自然。

    此處是菜館,雖然客人早已經離開了。

    但是也難免被店老板和小二看到。

    冷長決很想推開她,可是卻看見她自己掙扎著從他懷里起來。

    也好。

    這樣就不用他推開她了。

    只是她似乎是醉得太厲害了,掙扎了幾下不斷沒有起來,反而又在他懷里撞了幾下。

    柔軟的頭發,正好撞在他的脖子處,如羽毛般,不斷撩撥著他的心臟。

    一如初見,腦子失去了反應力。

    他本是最討厭和別人接觸,和她第一次相見,正是他被風云組織的人追殺時。

    怡紅樓不便動手,只能隨便找個女人演戲,那種場景也實屬無奈,利用了她。

    只是沒能想到,他竟會親了一個男人。

    更沒有想到的是,他竟會對那個吻念念不忘。

    涼薄的眸染上了一絲熱度,掃了眼懷里醉糊涂了的人。

    唇最終還是難以抑制的上揚。

    夾帶著不自知的寵溺與縱容。

    “我帶你回酒樓。”

    他攔腰抱起她,完全不顧店老板和小二的驚訝的臉色,往外走去。

    當云澤看見冷長決抱著林子語回到云夢酒樓時,徹底驚呆了。

    尊主抱林子語?

    兩個男人?公主抱?

    天,是他瞎了嗎?

    當看到冷長決將林子語放在自己床上時,云澤再一次驚呆了。

    尊主潔癖很重,從來不喜歡別人碰他的東西,他穿的衣服,每日必須一換,有時候還是幾換。

    而這被子,都是下人們帶著手套每日更換的,是從來不許別人肌膚接觸的,更何況躺在上面了。

    可是現在居然讓林子語躺在了上面?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