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快穿之女配復仇攻略 >

第一一八章 天才小毒妃13

    等到鳳盡歡聲音落下,舞也跳完了。臺下掌聲如雷鳴,唐纓在二樓包廂都覺得耳朵疼。

    “合歡謝謝諸位捧場。”鳳盡歡微一欠身,嘴角的笑容恰到好處。

    鳳盡歡沒打算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女人要有驕傲才會被追捧,過于諂媚反倒是落了下乘,她對人心的掌握還算不錯。

    眾人凝神望向臺上,鳳盡歡學著男主帶了面具,只露出潔白的下巴,在強光下還泛著盈潤的光芒。一張櫻桃嘴嫣紅的簡直刺眼,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經意的落在上面。

    鳳盡歡嘴角輕勾,露出一個略帶邪氣的笑容,不同于唐纓的魅惑,更加英氣也更容易贏得人們的好感。加上她那一身淺淡的服飾,遠遠看去倒像是個巾幗不讓須眉的女英雄了。

    今天夜北冥也過來了,上次想要買下醉月樓的就是怡紅樓的老板,所以聽說怡紅樓有大動靜,夜北冥也有了好奇心。但更多可能是天道想讓男女主多接觸,總之,夜北冥百忙之中還是抽空來了。

    來這一趟倒真是不虛此行,雖然沒看見怡紅樓的老板,但這個新人倒是令人驚艷。夜北冥沒認出鳳盡歡,但還是被吸引住了。

    不知什么時候芍藥媽媽也來到了臺上,“合歡是我們怡紅樓的新人,還望諸位好好關照。”

    大家都應和著,“那是一定的!”

    芍藥媽媽揚了揚手,示意大家安靜一下。“合歡姑娘雖然是新人,但已經是我們內定的花魁了,今日表演也是為了取個好彩頭。”

    臺下眾人都是混跡此地多年的老人了,怎么會聽不懂芍藥媽媽的暗示。這個合歡八成就是怡紅樓和醉月樓打擂臺的資本了,肯定也和幽夢姑娘一樣是清倌人了。

    不過讓這樣的人陪一夜說出去才倍有面子啊,哪怕什么也不做呢。眾人都是不差錢的,開始叫起價來。

    “五百兩!”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張口說道。

    “五百兩你寒摻誰呢,”中間有人笑罵,“一千兩!”

    “一千五百兩!”

    唐纓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荷包,里面有一千兩的銀票,已經是自己的全部身家了。原主身為第一名妓賺的不少,但她自認為身為細作不需要這么多錢,又出于忠心,就把錢全給男主了。

    唐纓肉疼的不行,原主怎么也不會想到,夜北冥拿了她的錢還殺了她。這比渣男還要渣,已經渣出了天際!

    這時外面叫價已經白熱化了,銀子已經飆升到一萬兩,眾人開始僵持不下,出一萬兩的冤大頭笑瞇瞇的看著眾人傻樂,仿佛已經勝劵在握。

    就在這人已經沐浴著眾人的目光緩緩走向臺上的時候,唐纓隔壁包廂突然傳出聲音。

    “兩萬兩。”聲音不悲不喜,仿佛兩萬兩對他而言只是唾手可得的小數目。

    鳳盡歡也把目光轉向了那個方向,隔著簾子看不見里面的人,但鳳盡歡覺得這個聲音莫名熟悉。

    芍藥媽媽臉上已經樂開了花,“兩萬兩,還有人要出價嗎?”

    臺下鴉雀無聲,隨手兩萬兩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到的,剛剛那個一萬兩就被他們認為是傻子白送錢了,真沒想到還有個更傻的。

    兩萬兩什么概念啊,別說讓一個姑娘啥也不干陪你一夜,就是在京城好地方買幢三進宅子也夠了啊。

    唐纓也嚇住了,她倒是對這些錢能做什么不清楚,原主這些年賺的錢比兩萬兩多。

    主要是當初原主有夜北冥私底下造勢這重要的開場秀也只是一萬兩千兩罷了,就這還創造了前無古人的紀錄,沒想到后人勢頭更猛啊。還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死在沙灘上。

    鳳盡歡回了早就準備好的屋子,這間屋子是芍藥裝飾的。家具擺件無一不精美,各種雕花栩栩如生,墻上也掛了附庸風雅的名人字畫,但卻也不是那種暴發戶的裝修風格。想必干這一行,審美還是很過關的。

    屋里點了不少蠟燭,燭臺造型別致,還點了香廬,鳳盡歡仔細嗅了嗅,很清淡,還挺好聞的。

    花了兩萬兩的傻子也很快進來了,當他推開門鳳盡歡還嚇了一跳,因為以她的耳力和警惕程度居然沒有第一時間發現這個人。

    隔著輕紗,鳳盡歡只能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影,也是意外的眼熟,更眼熟的是他臉上帶著的面具。戴面具的人鳳盡歡只見過夜北冥,可她卻也不能十分肯定。

    那人進來也不說話,也沒有拂開紗簾,就在簾外的桌子上坐下了,隨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爺想讓我干什么?”鳳盡歡問道。

    夜北冥聞聲放下茶杯,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時沖動花了兩萬兩來讓這個女人陪自己一夜,兩萬兩雖然對他來說不算什么,可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不過既然來了,他也不能后悔。真要是去退銀子,他的臉也別想要了。夜北冥隔著簾子望過去,看見對面放著一架古琴。“那就彈首曲子吧。”

    鳳盡歡這次近距離聽到他的聲音,倒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測。雖然聲音像的人不少,但身影也像打扮也像,那就只能真是一個人了。不過她也沒有暴露自己的想法。

    鳳盡歡坐到琴案前,整了整衣袖。芊芊十指落到弦上,素手撥弦,是一首《春風》。鳳盡歡其實琴藝不算高超,畢竟身為一個現代人會古琴就很了不起了。

    不過鳳盡歡也有她的出色之處,那就是她極其擅于感染情緒,盡管琴藝不高,但用了些特殊的技巧,倒也令人驚奇。

    夜北冥隨著音律的起伏輕輕叩著手指,他是個懂音樂的,聽出了鳳盡歡的琴藝不精。但是聽多了大家的名曲,《春風》這樣略微歡快的曲子倒是少見。

    曲罷夜已闌珊,樓外燈火正明,燭火跳躍著將人影照的模糊扭曲。夜北冥聞著香氣,人也微醺。

    鳳盡歡沒打算在這里過一夜,正在思考怎么才能不惹怒他的讓他離開,那人就自己起身告辭了。

    鳳盡歡微松了口氣,摘下臉上的面具,帶久了臉都有些僵硬,也不知道那人這么多年怎么熬過來的。不由又想起傳聞,據說那人是在戰場上傷了臉才帶上面具的。

    夜北冥出了怡紅樓,正準備回王府,腳下一轉,又邁進了醉月樓。當然不是走門,即使他是主人,也還是偷偷摸摸用輕功進去的。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