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無敵高手在人海間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極限挑戰

    京城,鐵拳武館。

    因為知道翟家年今兒個不會在旌旗武館,又放了大家鴿子。

    所以冉若壓根沒去那邊,就呆家里,對著正在錘煉的峰子等人發呆。

    全無平日里的滿滿元氣可言,猶如泄氣的皮球一般。

    冉輝瞥了一臉陰影的她一眼,火氣一下子就冒了出來。

    他正要過去口頭教訓她一頓,告誡她就算沒有翟家年在旁予以魔鬼訓練,也得靠自己不斷進步,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虛度光陰浪費時間。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

    已經醞釀完畢的冉輝登時語氣一滯。

    一人去把已經修好的院門打開,然后就有幾個英氣逼人的青年大步而入,環顧全場。

    “請問,誰是冉若?”

    “我是,你們找我?”冉若回過神來,奇怪地盯著他們,都不認識呀。

    “是這樣的……”這幾人中的代表,立刻傳達了翟家年的意思。

    他們正是來接冉若以及另外九個人去參加魔鬼訓練的。

    “啥,翟家年那個混蛋,原來是專門去幫我們尋找合適的訓練基地嗎?”

    本對翟家年有著十二分抱怨的冉若,登時就被感動給填滿了。

    她卻不知,翟家年不過是被宗仁學纏著比武切磋,為了牟取好處,忽然靈機一動,臨時想的這茬。

    才不是專門去找的呢!

    “等一下,我怎么知道你們是真的,還是騙我?”才經歷一場刺殺的冉若忽然質疑。

    下一刻,她的手機鈴聲便已響起。

    一看,不就是翟家年打來的么?

    冉若的眼眶,隨之一熱,立刻就把電話接了。

    “喂,翟家年——”

    無可遏制的喜悅聲音,清脆好聽地在院子里傳開。

    冉輝看著她眉開眼笑,那充滿治愈性的笑容猶如發光,卻是絲毫沒有被感染到,反而一張臉都變黑了。

    他決定,在接下來的日子,要時刻緊盯著冉若。

    因此,在冉若表示愿意跟這些人走時——

    “我不許你去!”

    “誒?”冉若十分意外,“為啥啊?”

    冉輝當然不好當著眾人的面直接說出他的原因,只是抬頭望天:“總之就是不準你去!”

    “……爸,你今天沒事吧?我是要去訓練啊,訓練完了好參加龍虎大賽,爭取拿到更好的名次。

    “我又沒聾,早就聽到了,但你還是個小孩子,一個人去那些不知道在哪兒的地方,我不放心。”

    “又不是我一個人去,旌旗武館那邊還有整整九個呢。”

    “那些人我又不認識,而且他們都成年了,你,沒有!”

    “只是訓練而已,年齡又有什么問題?”

    “反正就是不許你去!”

    “……”

    冉若要被她爸突如其來的孩子氣給弄暈了。

    好在她畢竟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女,又沒多笨,略一琢磨,就終于大致把握住了冉輝的心態。

    她的思維一下子被拉回之前被翟家年按摩差點被老爸撞破的那一刻。

    感覺,就好像是偷一情被抓的一種強烈的心虛感。

    然而她卻打死不敢承認,心虛使她反而更加的堅定——

    這樣才會更加顯得心里沒鬼對吧?

    “我為了參賽,已經付出太多太多,也期待太深太深,絕對不可能就這么輕易的放棄!”

    冉若這樣告訴自己,然后深吸一口氣,大聲說道:“你不讓我去我就舉報你非一法經營,再把事情鬧大,讓你也參加不了龍虎大賽!我參加不了的比賽,誰也別想參加!”

    “……”

    “我去……”

    “我們都是無辜的啊!”

    峰子等人表示特別無語。

    他們也都特別期待這一場比武盛會的啊!

    只要是真心想在武學一途走得更遠的,都不想錯過這種機會吧。

    故而——

    “師父,你就讓小師妹去嘛!”

    “誰說小若是小孩子了?她只是看起來小,實際上已經是大姑娘啦!”

    “囧!”冉若差點噴血。

    “看上去小”或者“看起來小”這樣的句子,就像利箭一樣,戳得她胸口好疼啊!

    “師父,你就放心吧!就算不對小若放心,也得對顧少放心啊!顧少是什么人,還保護不了小若嘛!”

    “通通給我閉嘴!”冉輝咆哮。

    特么的你們懂個屁啊!

    老子擔心的就是翟家年那王八蛋好嗎?

    冉若這死丫頭,現在都敢這么頂撞威脅自己了,讓事態繼續放任下去,以后那還得了?

    他激憤之下,也沒多想,大聲說道:“只是比武大賽,練武就好了,什么狗屁魔鬼訓練,非得找個軍一事基一地?以為武功高就可以隨便折騰嗎?小若一個女孩子家家,一個人跑過去,這將來要是出了事,誰負責?你?還是你?”

    這話,說得來接冉若的這幾人都有些不悅了。

    這算是在貶低他們那里嗎?

    去他們那里,能怎么啦?

    什么叫一個女孩子家家出了事誰負責?

    你這六十歲的腐朽腦袋里,到底在想些啥啊!

    冉若見冉輝“口不擇言”,都直接把擔心自己去了那邊會被占便宜出事這種話都說出口,那可真叫一個又羞又怒。

    中二少女的叛逆火焰,簡直要燒破蒼穹啊!

    “爸,你簡直瘋了!我再也不想理你了,我要離家出走!”

    說完,她轉身就跑,捂住了臉。

    峰子等人面面相覷,自然不會阻攔。

    冉輝一瘸一拐,想要沖上去,卻被來接冉若的人一把攔住。

    “冉先生,你放心,我們絕對會將你女兒完完整整送回來,也請你不要對我們的基地有什么誤解……”

    “誤解你大爺,我特么從沒對你們的基地有啥誤解好不好,我是對翟家年有誤解……啊呸,那根本就不是誤解!翟家年,你不是人,我真的好后悔!”

    冉輝眼睜睜看著冉若被帶走,呆滯一番后,沖回房間,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他立刻撥打翟家年的號碼——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已將你拉入黑名單,請掛機。”

    “臥槽你麻一痹,這系統是啥時候升的級,以前被拉黑不都是提示你撥打的用戶正在通話中嗎?這升級后也說得太直白了吧!”

    “不對,我應該關注的根本不是這點,而是翟家年他為什么要把我拉黑?他憑什么把我拉黑?他拉黑我是不是就坐實了他對小若做了什么不該做的事情?他真的是要帶她去魔鬼訓練?還是只是繼續做不該做的事?”

    冉輝已經快要被玩壞了。

    事實證明,他真的想多了。

    翟家年確實是要給冉若以及另外九人來一場真正的魔鬼訓練。

    乃至于本就每天接受超強度訓練的那些戰士都看不下去——

    確切的說,像趙飛榮等九個男人,被翟家年怎么折騰,他們都沒啥感覺。

    唯獨那個叫冉若的可愛小女孩,也對她這么狠,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她還只是個十三四歲的孩子啊!”

    “我真的看不下去了。”

    “快住手,你這個惡魔!”

    對于他們的仗義執言,生不如死的冉若更是白眼一翻。

    神他媽十三四歲!

    我不想活了啊!

    她其實早就后悔了,不應該義無反顧地跑到這鬼地方來,就應該留在家里,虛度光陰,做自己愛做的事情。

    不聽爸爸的話,就是這個下場么?

    嗚嗚嗚,太慘了有木有!

    虧得自己一開始到這兒來,看到翟家年這變一態的時候還那么開心。

    他就是這么對自己的?

    那么,翟家年針對他們的魔鬼訓練,其內容,到底是什么呢?

    其實看上去也并不血腥啦,斷手斷腳的事兒,在他們已經堅持兩天時間里,都還沒真的發生過一起。

    因為一旦失誤,根本沒有斷手斷腳的機會啊有木有!

    一旦失誤出錯,直接就是死啊有木有!

    連個適應期緩沖期都不給,上來都玩得這么絕,只給一條命,就要你通關,哪有這樣的?

    歸結起來,翟家年要他們做的就是——

    極限挑戰。

    真?極限挑戰!

    在訓練過程中,時刻體驗死亡的滋味,在生與死之間掙扎,以便爆發出最大的潛力。

    不信他真敢弄死自己所以拒不配合?

    呵,誰特么敢去試?

    小命只有一條,試完了沒有了就沒有了。

    就說嘛,大家還是太天真了。

    明知道翟家年手上背過人命,居然會妄想他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

    居然會錯誤到認為只要不去得罪他他就不會傷害自己!

    我們真傻,真的。

    冉若他們來的第一天,這都還沒喝口水呢,翟家年就在一番取景后,選了一塊戰士用來鍛煉攀巖用的懸巖。

    唔,就算是戰士,在日常訓練中,哪怕是經驗豐富的老手,也還是會用上威亞,金屬繩,安全帶,缺一不可。

    可翟家年呢?

    直接叫他們在完全沒有安全工具的情況下,兩手空空往上爬!

    不肯爬?

    沒關系!

    翟家年表示他非常熱心,愿意幫忙。

    第一個遭罪的,就是體態嬌小的冉若。

    被翟家年一把夾在腋下,噌噌噌就躥上去了,好家伙,快得跟逃命的壁虎似的。

    冉若都還沒看清楚呢,人就已經到了離地至少十五米的半空中。

    她下意識抓住了巖石上兩塊凸起,貼在上面,下一刻,翟家年就毫無顧忌地松開她,然后嗖嗖嗖就下去了。

    “下一個,該輪到誰了?”

    “救命啊!”

    “呵,這時候才想逃,還逃得了嗎?”

    “哇哇哇——”

    最終,他們都被逼盡潛力,通通成功爬上去,沒有一個被摔死。

    翟家年也只讓他們體驗了一次空手攀巖,一旦掉下就會摔死的經歷。

    接著翟家年在他們驚魂未定間,猶如囫圇吞棗一般,教他們一套復雜的打法。

    等到他們還正云里霧里呢,翟家年見他們體力已經恢復,就又好像趕豬一樣,將他們帶到另一處,高空索道,逼迫他們戴上手套后,就往索道上向前爬。

    索道長度百米,高度怕也不下百米,其實就是一根高懸高空的鋼索。

    徒手從這一端,抓著鋼索移動到另一端,難度可想而知。

    一旦手沒抓住,就是高空墜下,然后見閻王。

    幸不辱命,他們又一次成功度過這一劫難。

    然后……是下一項。

    再下一項。

    再下一。

    再下。

    再。

    藥丸。

    不對,是乙烷。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