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救駕有功,馭駕有方 >

第八十九章 夏蓉公主

    清晨的陽光,從窗戶中射了進來,連帶著照清了空氣中浮浮沉沉的塵埃。

    此刻來自21世紀的孫芽才真正明白那句話,人生在世,猶如蜉蝣,朝生暮死。

    在如此法制不健全的古代,你去講尊嚴,講人格,將正義,yào rén quán,你不是可笑是什么?!

    “小小姐,奴婢新買的油窗紙,這下下再大的雨,咱們都不怕了呢。”

    “小小姐,快梳洗,早點是買自東市,您最愛吃的桂花糯米糕,快點起來。”

    “小小姐什么時候可以及笄啊,奴婢拿手的流云髻,什么時候可以發揮啊……”

    那些碧煙糯糯的聲音。

    孫芽笑了,摸了摸散開來的頭發,結果竟是沒有機會了,自己也很想看看自己梳著流云髻的樣子,碧煙說這個發髻是最有難度的,當初她學了很久。

    可惜,最后她還是選擇了和柳絲一起走,是因為世間再無可戀之人么。

    “到時候少爺看到了,肯定喜歡。”

    少爺,阿志哥哥,方志?!

    孫芽突然清醒過來,該去問問的,不能再當鴕鳥了。

    墻就在后面,通道里仍舊黑漆漆的,一走出的時候,孫芽被陽光刺痛了雙眼,方志的書房里沒有人,一切擺設如常。

    突然孫芽自嘲的想起來,一直以來,自己就跟第三者一樣,偷偷摸摸的和方志見面。

    若不是上次為了救碧煙和柳絲,連方志當時最親的錢韞也不會知道她的存在,所有的活動范圍都在方志的書房中,從來沒有走出方志的書房過。

    隨后一想,今天不是方志的休沐日,阿志哥哥應該是上班去了。

    晚上再來問吧,孫芽轉身要走,可是突然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傳入了她的耳朵,隨后是一陣古曲之音,孫芽的腳不自覺的走出了書房。

    “要不要告知少爺,孫姑娘來了。”樹影上的暗人問道。

    其他人也搖搖頭,表示不知如何是好,孫姑娘以前從未在白天出現過,隨后看向走的飛快的孫芽。

    就算讓他們告知,他們也來不及了啊,孫姑娘那是什么腳速,是輕功么。

    方志的園林很大,至少比她的孫宅大,孫宅是一方不大不小的田地,而方志卻是假山林立,流水曲觴。

    那里有一處很顯眼的紅色亭子,亭子中坐著一男一女,男的自然是方志,而女子和孫芽一般年紀,梳著漂亮的雙髻,帶著漂亮的額飾,撲閃著漂亮的眼睛,穿著明黃色的衣裙,像一只黃色的蝴蝶,迎風翩翩起舞般。

    曲音停止了,那個女子笑著問坐在亭子中的方志:“阿志哥哥,蓉兒的這首鳳求凰怎么樣?”

    方志微笑的說道:“不錯。”

    女子受到了方志的表揚,開心的裙角飛揚:“那阿志哥哥,你就陪蓉兒嘛,陪蓉兒嘛,父皇生辰后的煙火大會和游龍燈會是這幾十年很難見的大場面,到時候肯定很好看。”

    方志仍舊微笑著說道:“蓉公主,方志屆時有要事在身,恕難奉陪。”

    女子賭氣說道:“阿志哥哥,永遠都是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害的蓉兒還和母妃說你有多么好,讓母妃跟父皇去說,尚書令的位子非你莫屬。”

    方志繼續微笑著說道:“方志不才,那個位子有更適合的人做。”

    “哼,蓉兒看未必,三哥的人盯著那個位子,太傅的人也盯著那個位子,如今最無所謂的就是太子大哥和阿志哥哥你了。父皇心里還是中意你的,蓉兒叫母妃去說,不過是順下父皇的心意。”女子凱凱而談:“因此,阿志哥哥不要拒絕,這是個好機會。”

    方志一直微笑著:“蓉公主,勿談國事,切忌猜測圣上的想法。”

    孫芽并沒有聽完全部的對話,便離開了,這就是阿志哥哥園子的秘密了,就跟她是方志書房的秘密一樣。

    “本王聽說這個新銳皓帝很喜歡,連帶著四公主景夏蓉也很喜歡,人人都說皓帝有意讓這個新銳成為公主駙馬呢。”

    那日阮逸辰的話語仍舊在耳邊,原來并不是空穴來風。

    那個明黃色的女子,應該就是阮逸辰口中的北朝四公主,景夏蓉了。

    自己還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北朝的局勢自己當真了解么,一直以為跟自己并不相關,一開始來到培元大陸,覺得不相關,不去了解;如今北朝自己也不去了解。

    孫芽回到自己的屋子后,環顧四周,發現屋子里冷冷清清,既熟悉又不熟悉,此刻,才是為自己的懶散買單,于是又縮回了墻角,蹲了下來。

    門突然吱呀一聲開了,灰鴿立在光影處,走了進來。

    他看著披頭散發、一臉郁郁的蹲在墻角的孫芽,突然不知為何鼓起勇氣走了過去,想去抱抱她,真的想去抱抱她,可是他不能,現在的他不配:“孫姑娘,蘭姑娘醒了。”

    孫芽這才想起了,對了,還有姐姐,剛一站起來,突然氣血不足,腳竟然麻了,一個腳步不穩,便向前倒去。

    灰鴿眼疾手快,很快扶住了孫芽,但是沒想到孫芽身子如此輕,一扶一拉,便將她整個人都拉到了自己胸前。

    如今的孫芽還是小小的,并不高,個子在灰鴿的下巴處,因此兩人一時都很尷尬。

    灰鴿一低頭便能聞到孫芽頭發上的皂角香,兩人從未像此刻那樣靠的如此近,灰鴿的心臟砰砰的跳著,原本可以快速放開,此刻倒是不想了。

    而此刻的孫芽沒有察覺出灰鴿的異樣,一手拉住他的手臂,支撐著自己的身子,一邊扭動腳踝,活絡血脈,隨后說道:“好了,我們去看姐姐。”

    好在,現在一切還有挽回的余地,要振作。

    孫蘭坐在自己的房間中,碧煙和柳絲的事情,灰鴿一早便告訴了她,而看到自己的妹妹,孫蘭也有很多疑問需要解答。

    灰鴿很識相的退了出去,留下姐妹倆在屋內。

    “如果不是我一時興起要去買絲線,柳絲就不會碰到這樣的事情。”孫蘭很是自責。

    “小芽,這個盒子里是我們的一些積蓄,你給柳絲和碧煙她們,讓她們好好找個別人不認識的地方住下。”孫蘭拿出了從瀾河城帶來的梳妝盒子,那是她一分一分攢起來的:“只是你的嫁妝,姐姐要重新攢了。”

    所以,灰鴿到底說了什么?

    孫芽這才發覺自己和孫蘭竟然不在一個頻道上,但是也先答應了再說,孫芽點點頭。

    “還有,小芽還打算瞞著姐姐么?”孫蘭看著自己的妹妹問道。

    孫芽將從瀾河城里的事情一一告訴了孫蘭,除卻自己的穿越、空間、異形和方志,其他的基本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說灰鴿不是真正的孫老板,自己只不過突然得到了一筆意外之財,所以假借灰鴿的名義開始做點生意,來到郢城而已。

    “所以,孫老板,不,灰鴿是……”孫蘭問道。

    “他只是一個仆人,只不過當初姐姐逼我嫁人,逼的急了些,只好叫他假裝是我未來的夫婿了。”孫芽如實回答。

    “胡鬧,女子的名聲何其重要,看爹爹回來怎么教訓你。”

    “沒事,他遲早還是能成為我們孫家的女婿的,就算不是我,那不還有姐姐嘛。”孫芽一如既往厚著臉皮。

    孫蘭羞紅了臉,一扭身子:“又胡鬧!”

    “姐姐,灰鴿人很好。”孫芽這次難得正經:“還有,如果我們需要另換一個地方住,姐姐愿意么?”

    孫蘭看了一眼孫芽,點點頭:“小芽,你的心思我越發無法理解,但是你要記住,無論你做什么,姐姐都支持你。”

    現代的孫芽獨生,沒有姐妹,因此很難體會到什么叫做姐妹情深,如今看來來此一朝,也并不全無收獲,至少還能體驗一下新的人生。

    出了房間的時候,孫芽看著灰鴿說道:“如果我要離開,你是否也愿意跟我走?”

    離開,離開少爺么?

    也是現在他的主人本來就是孫芽,何況,少爺把錢韞都趕離了身邊,他如今已沒有其他選擇,灰鴿看了一眼孫芽,跟著她,他是愿意的,是心里的那種愿意:“好。”

    孫芽笑了起來,是這一天難得的笑臉:“你對我姐姐說了什么?”

    “柳絲受到了侮辱,所以我們就送柳絲回去了,碧煙好在路上照顧柳絲。”

    孫芽點了點頭,這樣甚好,如此甚好,在姐姐那里這樣的結局是最好的,否則以姐姐的性格,大概這輩子她都無法放下了。

    如今她只需要一個求證。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