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隱身侍衛 >

第75章 :丟人了-隱身侍衛

    “嚶~”清晨的陽光透過窗簾,照射在許嘉允臉上的時候,她輕輕的嚶了一聲,眉頭也是微微一簇,然后就睜開了眼睛。

    映處眼簾的是夢里夢到很多次的張易,他正坐在自已對面的沙發上微笑的看著她。

    “啊……”許嘉允嚇了一大跳,也立即低頭看自已的穿著。

    “咦?”低頭一看時,她赫然發現,衣服是穿著的,雖然有些凌亂,但還是穿在身上的。

    “這是哪?”她發現,這間屋子,并不是之前酒店的房間,同時她也捂住額頭努力的回想著昨天發生的一切……

    只是,她想了半晌,也僅僅能想到自已和農二少吃飯時的情景。

    “這里是另外一家酒店,你昨天喝多了,我就把你帶到這里了。”張易笑道。

    “我喝多了?”許嘉允大吃一驚,臉色也瞬間一變,她想起來了,昨天快吃完的時候,她頭暈來著。

    可是頭暈卻怎么能致使自已醉成這樣?連昨晚發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她突然間有一種后怕,難道昨天的酒里……被農二少下藥了?

    她不是傻瓜的,相反極度聰明,平時酒量也很好的,不可能醉成人事不知,不可能醉得睡了一夜什么都不知道的。

    肯定發生了什么,但具體的經過她卻一點也不知道。

    “吁~”她深深的吁了口氣,也看了張易一眼,道:“你先出去,我想先靜一靜。”

    “行,那我到二樓等你,這里的二樓是餐廳。”張易起身走了出去,依舊什么都沒說,實在是他不想告訴她昨夜她的狼狽。

    如果真的告訴了她,那她肯定會受不了的。

    而就在張易轉身出了房間時,許嘉允立即將自已的腰帶解下,將褲子褪下。

    只是……她的褲子褪到了一半的時候,她就傻眼了,整個人也劇烈的顫抖著。

    她看到了她的褲-頭,只是……只是……她的褲-頭反穿了,穿反了。

    她哆嗦著身體,褲-頭穿反,那就只能有一種解釋,是別人給她穿的褲-頭,而她之所以脫褲子,也是想檢驗一下自已……自已的下身,因為她感覺到黏黏的,很不舒服的感覺。所以才讓張易出去的。

    她的淚水瞬間滾落,但還是咬著牙將褲-頭脫下,也慌亂的檢查起自已,檢查床單,檢查一切可疑的東西。

    只是,她一個未經人事的女孩,對于這種事情,哪里有什么經驗可談?她檢查了半天,也沒查出個所以然來。

    她的淚水繼續不爭氣的滾落著,整個腦袋也一陣陣眩暈,她已經完全亂了,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她沖進了浴室,打開了噴頭,開始一遍又一遍的澆刷自已。

    “不……不,不會是張易的,一定是農學志,到底發生了什么,我要問他!”下意識的,她相信張易不會做那種事,而且下藥的又不是張易,所以一定是農學志對她做了什么,但到底做沒做,她真的檢驗不出來的。

    她光著身子跑了出去,雙手顫抖的拿出自已的包,拿出包里的手機,撥通了張易的電話道。

    “張易,你上來……”她的聲音透著沙啞,哭過之后的鼻音。

    而張易聽到她這個聲音,就嚇了一大跳,本來已經把早餐點好的他,直接向樓上沖去。

    “呼~”房卡在他身上,所以他刷了房卡就直接推門而入。

    而這時,許嘉允已經將自已裹在被子里,全身抖動著,她的頭發是濕的,床角是濕的,地面上也有很多濕腳印。

    “許總,你怎么了?”張易被許嘉允的狼狽給驚到了。

    許嘉允眼睛無視的看了張易一眼:“你會對我說實話嗎?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不要欺騙我,就當我求你……”

    張易就楞了一下,隨即就想到,許嘉允應該是……應該是感覺到了什么,發現了身體的不妥之處。

    張易站在原地沉默片刻,后,才緩緩道:“農學志應該給你下了藥。”

    “嗯,然后呢。”果然和她猜測的一樣,否則她不可能這么醉。

    “然后……我把他的腿打斷了,再然后就把你帶到了這里。”

    “那他有沒有……有沒有對我……對我……”許嘉允緊張的看著張易,眼睛一眨不眨的。

    “沒有,你被他扶著從餐廳出來時,我就把他揍了,然后你……嗯,你什么事都沒發生,所以不要擔心!”

    “你騙我!”突然間,許嘉允尖叫起來:“你沒說實話!”

    “我說的就是實話,你真沒被他怎么樣,我也不允許你會被別人怎么樣,有我在,誰都別想動你半根汗毛!”張易大聲道。

    “嗚嗚嗚……”聽到張易的話,許嘉允突然大哭起來:“你騙我,你騙我,如果他沒對我做什么,我的內-褲怎么能被穿反……”

    “啊……”張易頓時就蒙了,昨天晚上是他幫著她穿的衣服,而當時由于時間緊,所以他也是胡亂給她穿上而已,所以哪里知道內褲穿沒穿反啊。

    “這個……許總,你別哭,別哭。”張易一臉尷尬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更不敢走到她前面。

    “那你和我說實話。”許嘉允抽噎著,哭聲果然變小了,但淚水卻還在滾落著。

    張易一屁股就坐在了沙發上,也打開一瓶水一口氣就把水喝光,并怔怔的看著許嘉允道:“你的內-褲是我給你穿反的。”

    “然后,我要聽然后。”許嘉允這時候已經不在意這些小細節了,她能穿著衣服,那肯定是張易給她穿的,她要聽的是自已到底有沒有被怎么怎么樣!

    “好吧,我要整個事情的經過說一遍,說完你別急啊。”張易也知道,如果不把一些經過說出來的話,這女人恐怕會跳樓的。

    許嘉允就點頭,也繼續緊張的看著他。

    “昨天晚上,我在停車場等你的時候,你被農學志那王八蛋扶著下樓,當時你就醉得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感覺不對勁,所以就沖過去打斷了他兩條腿,然后帶著你離開那個停車場,來到了這個賓館,嗯,最開始的時候是在隔壁開了一個房間,但是你的藥勁上來了……”

    張易說到這里的時候就看了她一眼,然后小聲道:“你應該被下的是春-藥,你喊熱,然后把自已衣服都脫了,然后……我怕你出事,我就給你扎了三針,是銀針啊,你別誤會其他的。”

    “再然后吧,三針下去,你就……咳咳,可以不說嗎?”張易突然抬起頭道。

    “說。”許嘉允咬著牙道。

    “然后你尿失禁了,不信你到隔壁房間去看看,床都被你尿濕了,我給你灌了四瓶水,你整個人都脫水了。”

    “后來你安全之后,我就把你扛到這個房間,然后我害怕你早上醒來沒面子,所以就把你衣服穿上了,誰知還穿反了……”

    “啊啊啊……”許嘉允聽完張易的話,徹底抓狂了,她沒有被怎么怎么樣,但卻……卻……丟人丟大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