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天命相師 >

第2372章 意味深長

    唐丁再次被抓。

    一日之間逃跑了兩次,又被抓了兩次,這事足夠唐丁郁悶好一陣子了。

    不過最郁悶的人,并不是唐丁,而是楊鳳宓。

    唐丁被抓這件事,剛好發生在楊鳳宓聽了曲折的話,第二次進宮跟城主“坦誠”自己的手下過失,讓手下替自己頂罪的當口。

    換言之,楊鳳宓剛剛出賣了自己的兩個手下,換來了自己的官位平安,保住了自己的大將軍之位,就緊接著發生了唐丁自投羅網,妄圖刺殺城主,被虎賁軍給生擒的事。

    楊鳳宓懊惱不已。如果自己剛剛沒來“領罪”,而且先讓唐丁來“刺殺”,那么楊鳳宓應該能找到替自己脫罪的方法,因為抓住了唐丁,什么事都好說,楊鳳宓可以說這一切都是自己布的局,她在虎賁軍中也有熟人,畢竟她之前是內庫總管,經常出入王城。一旦解釋的好,就可以稍稍減輕自己的一點“罪責”,根本不用丟車保帥,讓自己白白損失兩名得力手下,還在軍中失去了人心。

    就因為這事,還沒出王城的楊鳳宓本準備回去一趟,重新面見城主請罪,可是城主卻把楊鳳宓拒之門外,根本不見她。

    楊鳳宓心知這是城主發了怒,不待見自己。

    楊鳳宓只能垂頭喪氣的回去。

    其實,楊鳳宓太高看自己了,她此刻根本就沒被城主放在心里,城主此時此刻滿腦子想的都是她的所羅門。

    對,楊鳳楠早就想得到所羅門王了,自從上次的酒席開始就一直想。

    楊鳳楠讓曲折去給她辦這事。

    曲折這兩天一直在“辦這件事”。當然了,曲折是不是真辦,那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不過在楊鳳宓的眼中,曲折確實是盡心盡力。因為這幾天曲折一直在外面,為自己鞍前馬后。

    曲折這兩天一直跟在所羅門王的屁股后面,盡管這是所羅門王讓她不許遠離的,但是楊鳳楠并不知道。

    說實話,曲折本意是不打算讓所羅門王親近楊鳳楠的,因為所羅門王身上又太多自己看不透的秘密,而且所羅門王這人亦正亦邪,又聰明絕頂,曲折不想讓這么一個危險的人物,靠近楊鳳楠。

    但是曲折這次又沒有辦法。因為今天上午唐丁被所羅門王抓住,已經讓曲折感覺到了危機。所羅門王這人非常危險,而且又智計百出,雖然曲折把自己的那把削鐵如泥的短劍交給唐丁的時候是避開所有人的,曲折也是這么認為的,但是之后曲折的一轉頭,卻看到了所羅門王正對著自己有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個笑容,讓曲折寢食難安。她摸不透所羅門王的意思,也不知道所羅門王之前跟自己說的跟唐丁之間的故事是真是假,但是卻可以基本肯定所羅門王跟唐丁的關系。絕對不是那種一見面就必須分出生死的那種,兩人之間的糾葛,曲折并不知道,但是曲折卻能感覺到所羅門王并不想讓唐丁馬上就死。

    從第一次唐丁幾乎被困死,所羅門王前來相救。到這次曲折給唐丁劍,所羅門王并沒有聲張。

    所羅門王是個讓曲折摸不透的人,這種人物對于曲折這種聰明人都摸不透,就更別說其他人了。但是這種越是摸不透的人,對曲折來說越危險。因為一個不受自己掌控的人,是非常危險的。

    曲折不知道那有著意味深長笑容的所羅門王接下來要做什么,這種人一定不要按照他們的原定計劃走,一定要打亂他們的計劃。所以曲折就將計就計,將所羅門王給推薦到楊鳳楠這里,正好遂了楊鳳楠的心愿。

    當然了,曲折并不想遂了楊鳳楠的心愿,她只是想打亂所羅門王的計劃。

    曲折就不怕所羅門王向楊鳳楠告發自己嗎?曲折確實不怕,因為不管曲折做過什么,但是結果卻是好的,比如曲折跟所羅門王一起,抓住了唐丁,盡管事實上唐丁只是被所羅門王一人抓住的,但是誰也不能抹殺曲折的功勞,誰都知道所羅門王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外人,想抓住地頭蛇唐丁,根本不可能,這樣一來,曲折的功勞就必不可少了。

    如果所羅門王是個聰明人,他不會向楊鳳楠說曲折的壞話,至少在他沒有完全掌控楊鳳楠的心意之前,肯定不會這么做。那么所羅門王有可能掌控楊鳳楠心意嗎?曲折并不這么認為。楊鳳楠能從最不可能的繼承人到繼承王位,很明顯,她不是一個簡單的人,而且又當了這么多年的城主,心思更是難以捉摸,她會向一個區區“男寵”吐露自己的真實想法?

    這樣一來,曲折并不擔心所羅門王向楊鳳楠告密,而且還能徹底打亂所羅門王的部署,還能全了城主楊鳳楠的心意。讓所羅門王陷于跟楊鳳楠的情感糾葛里,分散兩人的精力。而唐丁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充分的自救,有所羅門王的存在,畢竟是個極大的不安定因素。

    這簡直是一箭五雕的好主意。

    大概也只有曲折敢做出這樣的冒險策略。

    不過,曲折還是失算了。

    在派出去尋找所羅門王的虎賁軍后,找到了所羅門王,但是誰也沒想到,所羅門王竟然還把唐丁給帶了過來。

    曲折沒想到唐丁竟然出來的這么快,也沒想到所羅門王這么快就找到了唐丁。

    這次唐丁冒充是所羅門王的助手,脅迫了所羅門王,一起來刺殺楊鳳楠。這是所羅門王的說法,可是曲折知道這種說法簡直是胡說八道。

    唐丁如果有本事脅迫所羅門王,怎么還可能被所羅門王所擒?

    眾虎賁軍官兵都認為是唐丁脅迫所羅門王,最后被所羅門王將計就計,引入了圈套。

    曲折也不這么認為,先不說唐丁有沒有脅迫的能力,就說唐丁脅迫了絕不會如此大意,被所羅門王隨意逃脫,曲折了解唐丁的能力。

    雖然曲折不知道唐丁和所羅門王之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曲折卻感覺到唐丁和所羅門王都似有苦衷。

    只是現在曲折并沒有詢問所羅門王的機會,因為現在的所羅門王正在參加城主的私人晚宴。

    如果沒抓住唐丁,楊鳳楠就是要感謝所羅門王參與三清派反賊的抓捕事業,現在正好抓住了唐丁,楊鳳楠則是感謝所羅門王對于抓捕事業做出的突出貢獻和重大成果。

    總之,要找理由請客,總是很容易就找到的。

    所羅門王欣然接受。

    宴席的地點,在王宮的天臺,也就是當初唐丁來參加晚宴,破了東城楊家老家主謀反的那次的天臺。

    冬日的夜晚,王宮天臺,賞月,飲酒,居高臨下,可以俯瞰小半個蓬城。

    不過這次的宴席,并沒有其他人的參與,只有楊鳳楠和所羅門王兩人,本來還有曲折作陪的,但是后來曲折也瞅了個機會退了出去,把空間留給了兩人。

    曲折出去后,并沒有在門外侍奉,因為她知道這個時候,楊鳳楠不喜歡別人打擾。

    楊鳳楠今天打定主意要“上了”所羅門王,而且她還授意曲折去給兩人準備了催情藥,以作兩人關系迅速融合的催化劑。

    楊鳳楠把倒有催情藥的酒,先給所羅門王倒上,然后給自己倒上,楊鳳楠舉起杯,“來,所先生,讓我們來干一杯,感謝你不遠千里而來,幫助我蓬城剿滅亂黨。”

    “城主不用客氣,我也是君命在身。”

    所羅門王跟楊鳳楠一起干了這第一杯酒。

    楊鳳楠看到所羅門王爽快的干了這一杯,心里樂開了花,因為這杯酒里的催情藥是加了雙份的。

    這倒不是楊鳳楠猴急,而是兩人都是高手,而高手的定力很強,等閑的藥量,根本不足以起效。

    第二杯酒,楊鳳楠謝謝這幾天所羅門王不辭辛苦的奔走,身先士卒,三擒唐丁。

    這并不是楊鳳楠高看所羅門王,而是她必須高看所羅門王一眼,因為能夠在短短的幾天之內,三次擒住唐丁,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至少蓬城沒人能做到。

    楊鳳楠手底下的大將不可謂不少,可是又能怎么樣?三位虛神境的高手,接二連三的失敗,白甘露和燕飛雪,自己兩大得力干將,被唐丁雙雙捉了去。楊鳳宓雖然不堪大用,但是好歹沒被捉。

    自己手底下的這些人,真給楊鳳楠丟不夠的人。

    所羅門王一來,情況馬上改觀,幾天之內,連續捉住了三次唐丁,盡管被唐丁逃脫了兩次,可是所羅門王捉的輕松,而且逃脫也并非是所羅門王之過錯,反倒是是自己的下屬不爭氣。

    對于所羅門王的能力,楊鳳楠非常佩服,這更增加了她將所羅門王納于自己石榴裙下的決心,甚至不惜用藥。

    第三杯酒,楊鳳楠祝所羅門王前程似錦。雖然這聽起來是套話,但是其實楊鳳楠意有所指:只要你跟了我,那才是真正的前程似錦。

    三杯酒喝完,由于藥混在酒里,不光所羅門王喝了,楊鳳楠自己也喝了。盡管這藥對男性作用更大,但是對女性也不是沒有作用。會讓人燥熱難耐。

    楊鳳楠所用的藥,自然是藥效極好的,而且這催情藥是加了雙份的。楊鳳楠只感覺藥效已經充分在自己體內運行,她只感覺自己身體炙熱難耐,雙腿間似乎也有一股熱流,楊鳳楠雙頰緋紅。

    但是楊鳳楠畢竟是高手,對自己身體和精神力的操控非常強,所以盡管她已經燥熱難耐,但是靈臺卻保持了一絲清明。

    此刻的楊鳳楠有些佩服所羅門王了,現在的所羅門王雖然也是燥熱難耐,因為他不住的擦汗,口干舌燥,不停的補充水,但是卻兀自堅持著。

    這讓楊鳳楠對所羅門王的定力又重新估計,而且更加佩服所羅門王的為人。不是每個人都能對美色在前毫不動心的?更何況是這美色還是整個蓬城最有權勢的女人。

    不過楊鳳楠并不急著霸王硬上弓,她要等到水到渠成。尤其是兀自強忍的男人,楊鳳楠最喜歡看的就是他們堅持不住,跪在地上跪舔的模樣。

    可是又是三杯酒過后,所羅門王已經汗如雨下,但是卻絲毫不為所動,反倒是楊鳳楠自己有些堅持不住了。

    此刻的楊鳳楠就想馬上撲到所羅門王身上,將他的偽裝撕碎,但是她最后的神智,卻讓她不能這么做,因為她是城主,有城主的尊嚴。

    不過尊嚴也是有忍耐力的,在又是三杯酒過后,楊鳳楠根本不管什么尊嚴不尊嚴,她的眼中只剩下了欲望。

    楊鳳楠直撲所羅門王面前,她的神智已經完全模糊,根本分不清手中的棒槌是所羅門王還是酒瓶。

    放任了屋內楊鳳楠的精彩嚎叫,所羅門王此刻卻脫身出來,其實不是所羅門王的定力強,而是他有功能障礙。

    情急之下,所羅門王把手中的酒瓶塞給了楊鳳楠,然后從楊鳳楠的腰上順道取下了一枚令牌。

    楊鳳楠的令牌,只有一枚,見者如見君。

    所羅門王用這枚令牌,直接下到了地下天牢,見到了唐丁。

    “你這么快就來了?”唐丁見到所羅門王并不吃驚。是因為唐丁在被關入天牢的這段時間,已經想明白了一些事。

    唐丁感覺所羅門王跟自己說的話,不應該是騙自己,盡管當時,唐丁就是這么認為。

    唐丁真的感覺自己跟所羅門王惺惺相惜,而他相信所羅門王也有同感。

    雖然所羅門王想出賣自己,到王宮似乎是最佳地點,但是唐丁卻認為如果所羅門王真的想這么做,他會有無數個地點選擇,根本沒必要選擇王宮。

    那所羅門王為什么出賣自己呢?如果是所羅門王在帶自己入內的時候,就注意到虎賁軍中有人認出了自己,但是虎賁軍還是放所羅門王和自己入內,她們就是準備甕中捉鱉,而所羅門王也只能將計就計,用出賣唐丁來洗清他的嫌疑。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唐丁也得承認,這是所羅門王當時的最佳選擇,而且對于兩人來說,也是最佳選擇,因為這樣至少可以保全一人。

    最后讓唐丁堅持這么認為的還有自己在被捕后,所羅門王給自己的那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