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大千劫主 >

第1980章 救贖?

    天道的變化就是這幾十年開始的,也就是辜雀隱居的時候,他是天道本身,卻隱隱感覺到天道的力量在升華,并漸漸不受自己控制了。

    世界是深邃的,目前為止辜雀還不敢說自己對世界了如指掌,當這片世界到達了天衍大圓滿之后,也就是萬道鴻蒙至尊之境后,到底會發生什么,他自己都說不清楚。

    但他唯一知道的是,他以混沌之道復活了世界之后,世界的天道便在于他剝離,因為他本身的境界,已經不足以支撐天道的力量。

    這個曾經只是圣雄巔峰級別的天道,現在竟然也隨著世界一起,在往天衍大圓滿而進化,而且這個速度非常快,快到令人難以置信。

    短短幾十年時間,天道便已經達到了九五至尊最巔峰的境界,甚至已經半步踏進了混元大羅至尊之境。

    如果在往上,真正達到了萬道鴻蒙之境,那就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了。

    而按照這樣的理論,當它達到這個境界之后,世界會怎樣呢?

    辜雀不知道,但他想試一試。

    他覺得自己是不是天道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些事情是根本躲不過的。

    他準備放開天道,在比武的頒獎之后。

    比武場中已經大戰了起來,這個世界經歷了長久的黑暗之后浴火重生,衰極而盛,故這些青年天才的確都各有本事,所用之武道大多都是原創,而非是修學古人武學。

    軒轅輕靈她們倒是看得開心,時而發出一陣陣驚呼,甚至開始打起賭來。

    辜雀站了起來,緩緩道:“你們先看著,我去見一個朋友。”

    韓秋眉頭一皺,又舒展開來。

    辜雀頓時知道她已經猜出了來人是誰了,這些年來,韓秋一直很聰明,死而復生的她甚至比在神魔大陸的時候更加妖孽。

    辜雀相信,韓秋需要的只是一個契機,只要這個氣息成熟,她便可以成就九五至尊。

    一步跨出光球,突然出現在觀眾席的一方,四周觀賽者根本沒發現。

    而他的旁邊,一個極為漂亮的女子已經低聲笑了起來:“辜雀大帝還真是敏感,我剛剛到幾個呼吸,你就已經發現了。”

    辜雀看著眼前這個女人,她生得極美,或許是經歷了許多磨難和年月,反而顯出一種成熟嫵媚的氣質,換句話說,可以看得出這是一個有內容的女人,她一舉一動都散發著魅力。

    辜雀記得很清楚,上一次見她時,她并非是這個氣質。

    想到這里,辜雀淡淡一笑,道:“這些年,天域如何?”

    姜萱搖了搖頭,嘆聲道:“說好不好,說壞不壞,依舊是那般清靜,換句話來說,叫做死氣沉沉。”

    辜雀道:“當初你們可并不是這么想的。”

    “時代變了。”

    姜萱的臉上也有點羞愧,低頭道:“當年大千寰宇被枯寂包圍,被永恒文明的陰影籠罩,對于我們來說,是死地。但現在,沒有什么地方比這里更美好。”

    “我明白,你們想回來。”

    辜雀雙眼微瞇,緩緩道:“當初的大千寰宇還沒有那么糟糕,你們怕死,離開了大千,去寰宇之外創造了天域,這應該是和永恒談判的結果吧?”

    姜萱點頭道:“任何人都想讓事情變得簡單好辦,對于永恒文明來說,少了我們這一群絆腳石的確要好一些,所以他們同意只要我們離開大千寰宇,他們就可以不來找我們麻煩。”

    “所以我們去了天域,只留下了一個傳送陣,在弱水河的盡頭,作為連通大千寰宇的一條路。”

    “就這么過了九十多億年,你誕生了。”

    辜雀看著場中的比試,沉默很久,才徐徐說道:“我的時代比你們當時更殘酷,更黑暗,更絕望。”

    姜萱道:“不錯,你的時代,是絕望最盡頭的時代,是枯寂紀元的最后一元之數。”

    辜雀道:“我沒有逃,甚至沒有妥協。”

    姜萱的臉上更羞愧,咬牙道:“不但沒有妥協,而且創造了奇跡,打退了永恒文明。不但打退了永恒文明,而且令世界重生,并把世界提升到了萬道鴻蒙至尊之境,徹底斷絕了永恒文明和其他寰宇文明的入侵之心。”

    她抬起頭來,眼中盈盈如水,溫柔的看著辜雀,顫聲道:“所以我們都很敬佩你,無論是圣雄還是九五至尊,甚至是耆老,都很尊敬你,我們敬佩你的偉大。”

    辜雀道:“但是你們卻依舊認為我會被美色蠱惑。”

    “對不起。”

    姜萱深深吸了口氣,臉色頓時恢復了正常,眼睛也恢復了清明。

    她笑著無奈道:“好吧,我不裝了,真不知道你是個怎樣的人,說自己不好色,但你看看你的后宮有多少人了,你的風評也從來不好。說你好色吧,我就擺在面前,你卻又無動于衷,把我看得清清楚楚。”

    辜雀伸了個懶腰,笑道:“如果是很久很久以前,在我幾十歲的時候,我或許會動心,畢竟你很漂亮,氣質也很好,算是無可挑剔的一個女人。”

    “只是經過了這么多事情,我已經不再年輕,沒有了當年那種意氣風發的沖動和少年的荷爾蒙,我希望的只是堅守我珍惜的一切而已。”

    他看向姜萱,淡淡道:“我明白你來的目的,當初大千很慘,所以你們逃了,現在大千成了廣義大寰宇之中最頂級的寰宇世界,沒有了安全問題,你們就想回來了。”

    “但你們清楚,這片世界現在還算歸我管,我辜雀還算有幾分本事,所以你們一直不敢回來,你們想等我點頭。”

    姜萱鄭重道:“我知道我們當初的決定很卑鄙,現在想回來也很無恥,但我們這些人總歸是有些用處的,這片世界只怕堅持不過去這個紀元了,我們想為戰勝枯寂盡一份力。”

    她捂著自己的胸口,道:“我發誓我說的這一切沒有任何虛偽,天域的所有人都很真誠,大千寰宇也是我們的母界,是我們的故鄉和家,我們深沉的愛著這片土地。當初我們無奈離開,內疚至今,現在我們想回來為這片土地做貢獻,我們想要救贖。”

    “辜雀,我們希望征得你的同意,不是因為我們畏懼你的實力,而是我們發自內心地尊敬你,希望你對我們寬容一些。”

    辜雀緩緩笑了起來,他年齡很大了,但他依舊是那一張年輕的臉,他的黑發長而直,眼睛清澈無比。

    他看著姜萱,輕聲道:“是啊,為了復活世界,鎮界靈柩棺、開天靈根和混沌蓮臺都犧牲了,甚至連蒙昧之火也沒了。我辜雀好像沒了所有的底蘊了,你們當然也不必怕我。”

    “只有尊敬,不敢當,這份壓力太重,我辜雀承受不起。”

    說到這里,他微微一頓,繼續道:“而是否讓你們回來,第一,這不是我可以決定的,因為很快這片世界就不再屬于我,我將釋放天道,讓天道回歸本真。這片世界,只屬于這世界的萬物生靈。”

    “第二,一個男人在你最脆弱最無助的時候,無情離開了你,許多年后,你渡過了難關,重新容光煥發,面對新的人生,而這個男人又回來了,你還會接受他嗎?”

    姜萱無奈搖頭。

    辜雀道:“如果這個男人說,他一直很愛你,當初拋棄你是迫于無奈,這些年他一直內疚,所以想回來補償你,這樣你會接受嗎?”

    姜萱嘆了口氣,搖頭道:“非但不能,而且覺得他更惡心了。”

    “這就是我現在的想法,大千寰宇的萬物生靈也同樣會這么想。”

    辜雀依舊笑著,但聲音卻越來越寒冷:“藍九霄等人,那些超級文明的圣雄,他們骨頭沒有我辜雀硬,但他們依舊為了這片世界而努力,甚至獻出自己的生命。你們呢?”

    “當星星之火繚繞宇宙,當世界崩塌毀滅的瞬間,誰又知道世界會復蘇呢?你們沒有過來幫一把,你們至始至終都是一個看客。”

    “其實我想說的是,當你們拋棄這個世界的那一瞬間,你們就永遠也回不來了。”

    姜萱聞言一震,頓時頹然,沉默了許久許久,才終于嘆了口氣。

    她搖頭道:“辜雀,看在我曾經救過你妻子溯雪的命的份上,給我們一個機會吧。”

    “是啊,你救過溯雪,我很感激。”

    辜雀回頭笑道:“所以你能見到我,并能和我這樣推心置腹的講話,如果是換了其他人,我會用刀跟他說話。”

    “辜雀!”

    姜萱也急了,她跺了跺腳,道:“你就答應吧,這樣大家和和睦睦的多好啊,而且大千寰宇的實力也會增強。你這樣強勢,會出問題的,耆老他們要回來,你擋不住的。”

    辜雀道:“所以他們為什么不動身?”

    “因為他們尊重你。”

    “可我辜雀不需要這些懦夫來尊重!”

    辜雀眼中涌出殺意,寒聲道:“九命蓮君,一個曾經要殺我妻子的人,我卻復活了他,他現在活得好好的,或許就在此地!為什么要復活他?因為他知大義,知道不是永恒文明的對手,但卻甘愿過來與我們并肩戰斗,慷慨而死!”

    “他若尊敬我,辜雀之榮幸也!邛禹、拜煞他們也為世界而死,他們若是尊敬我,也是我的榮幸。”

    “可你們!說句不客氣的話,在我辜雀心中,天域?算個屁!去你媽的!”

    姜萱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終于是咬住了牙沒還口,只是喘著粗氣道:“辜雀,你你還是這么孤傲,我來也不是為天域做說客,我是想我們雙方都好,我不想大千寰宇內戰你懂不懂?”

    “這是個美好的時代,這個時代是你帶給我們的,你知道它來的有多不容易,我不想讓雙方鬧得這么僵,到時候受苦的還是百姓啊!”

    辜雀冷笑道:“這個時候,你們開始在乎百姓了?那你可曾看到過那一個個星辰的枯寂和隕落?你可曾看到無數的生命凋零枯萎?你可曾看到一萬多年無數代人為了制造永恒方舟,獻出自己的生命?”

    “你們可曾看到,那黑暗的時代,我們的世界有凄慘,我們的百姓有多悲涼?”

    “那些人!那些奴隸!從五六歲到五六十歲,每一天都在透支生命服役,從來沒有休息,沒有看到過希望,直到死去。”

    “男人,代代為奴,女人,世世為娼,無數代無數世紀,沒有光明,沒有一切。”

    “那個時候,可曾有人在乎他們?”

    辜雀咧嘴笑道:“我辜雀沒那么高尚,也從不把自己搞的像個大圣人,但我討厭虛偽,更討厭故作深情的虛偽。”

    “你們說讓你們回來是為了世界更好,但我覺得,你們若是回來,便是在侮辱那些黑暗時代中死去的百姓,便是在侮辱為了世界而犧牲的浩浩英魂。”

    他指著姜萱的鼻子,一字一句道:“今天,我等你來,只是為了告訴你們一句話。”

    “你們!永遠回不來!”

    姜萱臉色霎時陰沉了下來,也冷冷道:“辜雀,我講道理講不過你,但我也明確告訴你,天域的所有人都會回來,你攔不住的,我們的強大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辜雀笑道:“比之永恒文明如何?”

    “你”

    姜萱氣得一噎,咬牙道:“我知道你現在還有一個底蘊,就是鴻蒙天道塔,但我坦白告訴你吧,耆老手中有兩把諸天鑰匙。”

    “諸天鑰匙總共有九把,現在只出現了諸天鑰匙之生開天靈根,諸天鑰匙之死鎮界靈柩棺,諸天鑰匙之尊鴻蒙天道塔,諸天鑰匙之怒蒙昧之火和諸天鑰匙之守玄黃天碑這五把。還有整整四把,你懂嗎?你拿什么跟耆老比?”

    辜雀還沒來得及說話,一個沉穩的聲音忽然傳來:“耆老是哪個縮頭烏龜?懼怕永恒文明至如此,被逼得拋棄自己的世界,也配和辜雀比?”

    一道黑影閃過,不知何時,帝釋天已經來到此地。

    姜萱是滿臉復雜,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如何回應。

    而天空青光彌漫,九命蓮君也忽然到來,沉聲道:“說得沒錯,一個在世界尚好的時候拋棄世界,一個在世界絕望的時候拯救世界,兩人怎可相提并論?耆老我見過,一個強大的縮頭烏龜。”

    “九命你你也是當初的叛逃者之一!”

    “但我以用生命來救贖我的罪過。”

    九命蓮君至尊一臉冷漠。

    “回去吧,姜萱,大千寰宇不歡迎天域之人。”

    “不錯,當初媧皇至尊來求救世,你們為什么不來?”

    三花聚頂至尊和五氣朝元至尊也大步走來。

    而接著,一道血光閃過,一個冷厲的聲音從遠方傳來:“天域之人若敢犯我大千寰宇,我白起,與之不死不休!”

    姜萱直接一震頭暈目眩,算上辜雀,現在大千寰宇已經是六位九五至尊了,這個數量,不少了。

    但是耆老是混元大羅至尊,耆老有兩件諸天鑰匙。

    想到這里,她好受了很多,但是還沒來得及說話,辜雀就笑了起來。

    他笑得很燦爛,但眼神卻很冰冷。

    他輕輕道:“如果你們敢來,辜雀等你們,試一試,就知道。”

    姜萱身影一顫,只覺心臟猛跳了幾下,背脊都在發寒,為什么同樣是九五至尊,辜雀給自己的壓力竟然這么大?

    她心中驚駭,卻是找不到原因。

    (兩章合計8600多字)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