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八部武圣 >

第82章 何為正義

    所謂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就在這一刻,周青修行了這數十年,還是要面臨這樣的選擇。

    那么,究竟什么是魔,什么是佛。

    那一邊是魔,那一邊是佛。

    相信蘇聞,還是相信章伯樂。

    此時此刻,沒有人能幫他。

    但是,如果……

    轉瞬之間,他便想象了無數種可能。

    “老師您也知道,我紫天閣到底是以什么存在于這帝國之巔,沒錯,是昆侖弱水。天下共有十二道弱水,而我紫天閣就有四滴。其余八滴已經消失多年,但憑我們紫天閣的能量,加上我們以收集弱水為使命,集齊弱水或許還有一線希望。可若是其他人呢?你覺得誰能比得過紫天閣?“章伯樂繼續推波助瀾道。

    是啊,那蘇聞只是說他會幫自己,卻沒有說方法,從這一點來說,這章伯樂說得顯然更加實在些。

    ……

    萬藥齋地底。

    此時的現場就剩下五人。

    分別是孫行宇,薰兒、葉知秋,藥冥以及紫川。

    藥冥見得所有人都走了,那么這薰兒的事情,當然還是要繼續。

    他不懷好意的道:“薰兒,這幫人啊就是瞎搞,我們繼續吧。“

    薰兒剛剛失去了娘和哥哥,此刻她只能抱著孫行宇的手,可憐兮兮的問他。

    孫行宇上前一步道:“這位前輩不好意思,這里的事我看就這樣了,薰兒我今日得帶走。“

    藥冥聞言眉頭皺起,野小子,你說的話也算話嗎?

    “難道你忘了,破將軍是我舅舅。“孫行宇道。

    “既然如此,既然破將軍已經離開,你作為侄子應該留下來從旁協助才對。“藥冥很有道理的說道。藥冥雖然不知道這小子怎么把破將軍軍變成舅舅的,但看他和薰兒的關系,他們明顯只是同學。他可沒聽說以破將軍的身份,侄子還需要在那什么破爛的楓葉學院修行的。

    孫行宇聞言,看來對面老狐貍已經看出了什么。可對方畢竟也是天一境的強者,相對于破將軍他可以讓孫子大圣將其控制。可是這,藥冥沒有極火,卻是實實在在的天一境玄氣。他該如何面對。

    葉知秋此時已經醒來,他也是發現了聞行宇此時的境地。心中暗道:“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這次若是藥冥除了這聞行宇,那我的任務便也輕而易舉的完成了。“

    他對藥冥道:“藥前輩,此次有所叨擾,我便先告辭了。“

    藥冥見是個聰明人,但是他知道不能讓這家伙知道這些東西。他道:“慢著,作為前輩,來者是客,老夫送你件見面禮,此丹名為忘眼丹,把它服下再走吧。此后你會將在這里看到的一切全都忘掉。“

    葉知秋咬了咬牙,但心想忘掉這事情也沒什么關系。于是哈藥上前取了丹藥。

    轉身狼狽的離開,也不忘記回頭看了一眼,只見孫行宇一臉仇恨的看著他。

    孫行宇很清楚,這人是想讓他死。

    但現在還有什么辦法?他握緊薰兒的小手。

    “小宇哥哥,你怕嗎?“薰兒俏生生的看著他。

    “有薰兒在這,我怕什么?“孫行宇回頭一笑,對她道。

    “嗯嗯,小宇哥哥,薰兒會保護你。“薰兒生切的對他說。

    “傻薰兒,你所謂的保護,不會是要跟他走吧。“孫行宇刮了刮她的小瓊鼻,幽默道。

    “才不是呢,你相不相信,薰兒也可以很威風,也可以像一個蓋世英雄一樣,救你。“薰兒真心動人的說道。

    “薰兒為什么要救我啊。“孫行宇聽得心酸便道。

    薰兒讓他耳朵靠近些,她捂著手悄悄的對他說:“因為,小宇哥哥都能為了薰兒以身犯險,還把那兩個最厲害的大將軍支走了。現在只剩下我老師,當然也要薰兒來耍耍威風了。“

    孫行宇一聽。這丫頭居然知道,那兩個將軍是他支走的?

    “你還有什么不知道的?“孫行宇也悄悄的對她說。

    “嘻嘻,薰兒什么都知道。“薰兒害羞的低頭道。

    “那好,我說過的便是我說過的。“孫行宇看著她那動人的模樣,心中愛意也是入洪水決堤般泛濫起來。

    他站出來道:“沒錯,我今日就是要把薰兒帶走,無論如何。“他鐵定如山的對著一個比他高出兩三個境界的無敵強者說道。

    藥冥看著這愣頭青,突然起了一絲玩趣之意。他那滿是皺紋的老臉滿是玩弄之意。“噢?你憑什么啊?還憑著破將軍是你舅舅嗎?“

    僅僅是一句話,但是那其中已經蘊含了天一境的威壓,這股威壓足以將掌氣境的小孩壓迫到塵埃。

    面對這前所未見的威壓,孫行宇如同被一座大山直接壓垮,噗通直接被砸趴在地面。但他一臉正氣,正義凜然。在塵埃里,毫不要臉的堅決說道:“就憑我代表了正義。“

    “小宇哥哥!“薰兒嚇了一跳,趕緊趴下看他怎么樣。

    “哼!正義,正義是個什么東西。給我死!“藥冥才不管那么多,今天發生的事情真是太詭異了。亂七八糟的事情真煩,還有這么一個白癡小孩跟他扯什么正義。

    現在他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處死便是。至于那破將軍……

    不對,萬一若真是破將軍的侄子呢?

    “等……我舅舅……回來,滅你九族。“明明是假的,但孫行宇說得竟是沒有絲毫的懷疑,堅決如鐵。

    “老師,你說他這真是破將軍的侄子可就……“此刻就連紫川都有些懷疑了。以破將軍在朝廷的身份,到時如果誰動了他侄子,后果真是不堪設想啊。

    也就在這時,上空突然落下一尊身影。“宇兒,我竟險些忘了帶你回去了。“

    一身藍發老人,正是破將軍重新回來。

    “破將軍。“藥冥大汗,連忙撤了威壓,大駭行禮。

    空間殘骸中,方纖纖見周青陷入了遲疑。她道:“老師,您還記得當初師哥是怎么死的嗎?“

    周青聞言,想了想道:“為了救我們?“

    方纖纖道:“當日,我們師兄弟這么多人,即便放眼天下,天獸分身也是幾乎無人能壓制,是我和大師兄用極陰和極陽之身的結合鎮住它,最后,是小師弟和師兄一起為了保我們而犧牲的。您還記得嗎?“

    “記得。“周青點頭。

    “那您一定也知道,天獸乃無上兇獸,至古以來,無數圣者為了封印他而付出生命,我師兄和小師弟也是如此。更何況你我都應該知道,章伯樂你也要知道,你今日之所以還活著,都是因為師兄和師弟的犧牲。“方纖纖義正言辭的說。

    章伯樂聞言,眉頭微皺,話雖如此,可是。那不過是兩個傻子,還犧牲自己救別人,他們傻他可不傻。

    “那又如何,這世間總是要有人犧牲的,難道不是理所應當嗎?要怪,就只怪他們身來便擁有別人所不及的天賦。“章伯樂道。

    周青聞言,他便終于是忍耐不住了。“你這孽畜,師兄和師弟為你而死,你竟說他們是應該的!“

    “老師,你看見了,這畜生為了私利什么都做得出來。這樣的人,你能相信他嗎?“方纖纖順水推舟道。

    “既然如此,今日我便替天行道!“周青大喝,說著便是掄起巨槌翻滾砸去。

    “老東西,你當我真怕你。“章伯樂弱靈之水涌起,形成一片巨大的弱水護盾。

    巨槌轟然砸之,弱水護盾居然直接瓦解崩碎,周青的修為在帝國前十都屬前列,何況天一境的章伯樂。即便有弱水,也根本扛不住周青那兇名昭著的定心槌。

    不到三招,章伯樂便是再也支撐不住。

    然而,章伯樂順手就拉起了身旁蕭賜。一手掐著他脖子道:“別過來,過來我殺了他。“

    方纖纖雖然著急,但她此刻變得冷靜道:“你便只會這一個把戲了嗎?“

    章伯樂狼狽不堪:“老師,師妹,看在多年情分,你們便放我走吧。“

    “你這禍害,留不得!”周青突然從他身后出現,一股暗勁將蕭賜推開,旋即便是一道碩大的棒槌,在其天靈蓋之上狠狠的砸下去。

    方纖纖看著這一幕,老師蓋世神威真不是蓋的,居然想在他手上拿人威脅還想跑,真是幼稚。“師兄,我終于為你們報仇了。”

    “老師,求求你,饒了我吧。”章伯樂從頭到腳頓時感到一陣心涼,頓時跪下大哭。

    “不可能!定心槌——斬殺之極,神魂破!”碩大的棒槌大柱轟然落下,這一棒下去,眼看章伯樂便會灰飛煙滅。

    然而就在這時,空間殘骸遠處,突然有極光爆射而來。

    那是怎樣的一擊,也許只有此時的周青清楚。那極光化為一把玄光鐵劍,鐵劍就是突然如同雷霆一般,正中打在那落下的巨槌之上。

    那一擊之下,就連以周青的修為都直接被震退半步。雖然只是半步,但是那章伯樂顯然已經逃出生天。

    接著,便是在那極光之后,有一紫袍尊者緩緩浮現。

    “爹!”章伯樂見了來人,連忙下跪喊道。

    “紫天尊者!”周青認出來人,道。沒錯,此人便是帝國強者排行第二的紫天閣閣主,章紫天。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