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權門婚寵 >

第1068章 預謀殺人

    會議室里坐著許多人,或許,這份新的驗尸報告將會顛覆大家之前的所有猜測。

    那是一個可以想象得到的畫面,當時潘可韻站在臺上,頂部的水晶燈掉下來將她砸倒在地,那必定是砸在她頭頂上的。

    而且現場的人也都說了,潘可韻被砸倒之后,滿頭滿臉都是鮮血,還有掙扎著想要爬起來的動作,說明她當時只是被砸傷,并沒有被砸死。

    初步驗尸結果顯示,潘可韻最終死于窒息死亡。

    而今詳細的驗尸報告顯示,她的后腦勺也曾經遭受過致命的撞擊。

    也就是說,就算沒有那場突發的火災,潘可韻也難逃一死,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殺人案。

    火災的后果影響甚大,外界對此的關注度極高,這對真正的兇手來說,只有壞處,沒有好處,所以,殺人是有預謀的,而火災卻是一場意外。

    那么,兇手是誰?兇器是什么?兇手是否在火災中受傷或者死亡?

    要想在那種情況下作案,必須是距離潘可韻很近的人才可以做到,而當時距離潘可韻最近的人,應該就是晚會的司儀。

    “司儀是誰擔任的?”

    “所有基金會的工作人員,不是死了就是重傷,重傷那幾個,除了林瀟和藍菊不是基金會的人員之外,還有3位,我們已經錄過口供,當時他們三位都在觀眾席幫嘉賓遞手牌。因為身處觀眾席,所以才能及時逃出,不過,這也被燒成了重傷。”

    “根據這樣推測,真正的兇手會不會已經……”

    討論到這里,所有人都沉默下來,如果真正的兇手已經在火災中去世,那么,這個案子又走進了死胡同。

    “隊長,我這里查到了一份法院的記錄,兩年前潘可韻狀告林淺買兇打砸了她的婚紗店,不過她馬上撤訴了,后來不了了之。”

    “什么情況?說具體一點。”

    “潘可韻和友人合開了一家婚紗店,兩年前被兩名男子打砸了,還潑了油漆,潘可韻懷疑是林淺找人干的。”

    “為什么呢?”

    “這就要追溯到楊柳兒、顧東君、林渝的那些陳年舊事了。”

    張隊長沉思一下,“不管怎么樣這也是一條線索,找當事人了解一下情況。”

    “是。”

    “目前嫌疑最大的人依然是林淺,但她的殺人動機太牽強,還需要查證。第一組,你們去查所有死者的資料,何時進的基金會,在基金會擔任什么職務,能查的都查清楚,還有一點最為重要,查他們誰和楊柳兒走得近,明白嗎?”

    “明白。”

    “第二組,查一查林渝這條線,越詳細越好。”

    “明白。”

    “好,散會。”

    大家都陸陸續續離開,忙著搜證去了,張隊長獨自坐在會議室里,繼續翻看著目前找到的所有資料。

    這個策劃案是花筱梔接的,外包給林淺,場地和布置都是林淺一手安排,王澤宇只是將場地出租而已,所以,這三個人當中,林淺的責任是最大的。

    再則,林淺和潘可韻之間曾有矛盾,兩年前潘可韻的婚紗店被打砸,潘可韻一紙狀書把林淺告到了法院,但后來不知道怎么她又撤訴了,這在法院都是有記錄的。

    “嘖……”張隊長眉頭緊鎖,現有的線索實在太少,一場大火幾乎燒毀了所有有可能知情的人,讓警方無從下手。

    張隊長又重新翻了一遍資料,火災的現場,兩扇安全門被惡意反鎖,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進不來,首先這場招募會本身就存在著很大的問題。

    想了許久,張隊長最后收拾了一下資料,決定出去一趟。

    城邸,顧城驍很意外張隊長會親自找上門,林淺還在保釋期,他也因為避嫌而暫停了偵查的工作,這就有點尷尬了。

    張隊長帶著小跟班來到城邸拜訪,林淺見了他們,心里好緊張,嚇得額頭都冒出了細汗,用力地回想著自己犯了哪一條保釋期間的規定。

    最近她也就是去了幾趟醫院,接送接送孩子,除了城邸,就是林公館,其他哪都沒去。

    這期間做得最多的事情,大概就是朋友聚餐吧,平時因為工作關系總是約不到一起去,現在她和顧城驍都空閑下來了,所以親朋好友們都來城邸相聚了。

    難道在家聚餐的時候,噪聲太大影響到了周圍鄰居,被投訴了?

    不對不對,就算被投訴擾民也不應該是張隊長過來啊。

    林淺壯著膽子上前迎客,“張隊長,您今天怎么有空過來?不是我……不是我犯了什么事兒吧?”

    小跟班的表情還是不夠放松,挺嚴肅的,面對這個有顧城驍當靠山的備受爭議的重點嫌疑人,年輕的新警員難免會帶著有色眼鏡看她。

    張隊長則是一臉的和氣,“顧太太別緊張,我們這次是來找顧帥的。”

    顧帥?這個稱呼挺新鮮的,林淺好奇地問道:“那我需要回避嗎?”

    小跟班略顯尷尬,張隊長作揖感謝,“那就麻煩顧太太了。”

    不是找她的,她就輕松了,林淺笑著朝他們招招手,“行,那我就去我爸媽家了,顧城驍在健身房,就在后面,直走就是。”

    “好。”

    張隊長和小跟班一路往前走,小跟班不停地往窗外看著,看看林淺是否真的離開了。

    “隊長,好像顧太太跟我想象中不一樣。”

    “你想象中她什么樣?”

    “看網上的評價,她是一個很厲害的女強人,也做過經紀人,褒貶不一。”

    “那實際呢?”

    “只剛才短短地見了一面,我也不好評價,但感覺她并沒有那么高高在上。”

    “她丈夫是顧城驍,父母都是成功的企業家,她自己也在創業,如果你是她,你會殺人嗎?”

    小跟班果斷地搖搖頭。

    “那不就是了,她殺人的代價太大了,不值當。”

    “所以她要毀滅一切證據啊。”

    “那為什么她會被我們列為重點嫌疑人?”

    “……”

    “就憑她的擔保人是顧城驍,我也信她。”

    “隊長,您不是說查案要靠證據么?”

    “是,但殺人總得有動機,她沒有動機,而且代價太大。”

    “隊長,您的意思是……顧太太是被人拉下水的?”

    “查了再說吧。”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