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大數據修仙 >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釣盲蛟(一更賀萌主壞牛)

    這一窩雷鰩一共八只,兩只成年的,四只亞成年的,還有兩只半大不小的。

    除了最先沖出去的三名上人,后面沖出去的幾個,都是加持了防雷符,然后接應別人組成戰陣,加持雷法免疫。

    被雷電劈得最狠的,還是最早的三人,其中那滿臉橫肉的家伙,頭上的束發帶都被打得焦糊了,一件防雷護具基本上就廢掉了,人也被打得僵直,向海面跌落。

    關鍵時候,常真人出手了,一只幻化出的大手,直接將人拖回了戰舟。

    不過有他們三人吸引仇恨,其他各個狩獵小隊向著雷鰩攻了過去,分工極其明確張弛有道,一看就知道訓練有素,戰法對路。

    馮君也沖了出來,不過他心里有數,不會跟那些人搶雷鰩,而是在周邊百里之內,尋找其他的靈獸和荒獸。

    這一場大戰,把附近海域的荒獸和靈獸都嚇壞了,起碼跑出去了七八十里——這是正常操作,一群出塵上人身子隨便閃一閃,也是十來八里,七八十里算個啥?

    跟馮君一樣思路的,還有那些買票的散修——沒法跟主力混,也得找倆小怪不是?

    海里的小怪還真的不難找,有人找到了一窩鐵皮蟹——這個物種跑路速度不行,十七八只的族群,都是中高階的靈獸,味道極其鮮美,帶回去換靈石也行,自己吃也行。

    五個人在圍攻這群鐵皮蟹,兩個出塵上人——早先就想殺水咕嚕的那倆,還有三個煉氣期,看配合的嫻熟程度,這五個人應該是一伙兒的。

    馮君有點好奇,遠遠地看了兩眼,一名出塵上人警惕地看他一眼,非常明確地表示,“是我們發現的,時道友請止步。”

    他們這一群人,并不把馮君看在眼里,出塵六層就怎么了,扛得住我們五個一起上?

    他們只是有點拿不準,此人跟狩獵隊的主力到底是什么關系——推演的時候,船老大和狩獵隊都聽他的,但是現在開始打怪,卻是一個人跑到wài wéi溜達。

    馮君也不跟他們計較,點點頭轉身就走,走不多遠,又看到三名煉氣期修者在圍攻什么。

    湊近了一看,原來是一窩五彩斑斕的貝殼——這東西移動的速度更慢,學名叫做幻影貝,有劇毒,但是外殼可以煉器,關鍵是里面如果有幻影珠的話,是布陣的好材料。

    三名煉氣修者見他過來,臉色極為難看,其中一人沖他拱一拱手,“見過上人,我們的登船費用還沒有著落。”

    “我就是看一看,”馮君哭笑不得地搖搖頭,轉身離開,“如果出了幻影珠,可以考慮賣給我。”

    他又奔出去二十余里,正用神識四下查探,猛地一股危機感襲來,然后就覺得識海猛地一震,“我勒個去的,遇到神識攻擊了?”

    一開始,他還以為被修者偷襲了,然后才反應過來,這股神識強橫無比,卻是缺少運用的技巧,就是直接地碾壓,他終于能確定,原來是碰上了擅長神識攻擊的荒獸。

    肯定是荒獸,不是靈獸——他的神識強橫到可以對撼金丹真人,靈獸怎么可能偷襲得了他?

    這一下他吃虧不小,身子晃了一晃,好懸沒從空中掉到海里。

    他穩住了身子,取出一頂高冠戴在頭上,這是可以防范神識攻擊的法寶。

    此物他誅殺了一名出塵期修者之后得到的,不過高冠的樣式古怪,容易被人認出,而且能防范的不過是出塵中階程度的神識攻擊,對他來說沒啥意義,所以一直沒有佩戴。

    現在他就必須戴上這東西了,因為他不確定對手是什么荒獸,是一只還是一群。

    然而接下來,神識攻擊再沒有出現,海面也極其平靜,仿佛剛才那一下只是一種錯覺。

    馮君卻是不敢怠慢,別的不說,只說剛才雷鰩的攻擊,一開始也只有一下,然后就集火了,狩獵隊如果沒有什么經驗的話,絕對要吃大虧。

    殷鑒不遠,他又怎么敢托大?

    馮君等了五六分鐘,發現對方不現身,于是掣出了鎮魂鐘,咚地敲了一聲,緊接著神識再度掃出去。

    鎮魂鐘是音波攻擊,但是可以作用神魂,對方神魂一旦波動,馮君就可以發現對手。

    事實證明他的邏輯沒毛病,神魂的波動出現在海底,然后緊接著,又是一道神識攻擊重重地擊向了他,比剛才還凌厲了幾分,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卻有點后繼乏力的感覺。

    馮君這次應對得更加輕松,晃了晃腦袋之后,他繼續催動鎮魂鐘,然后繼續神識查探。

    這里的海水不算太深,但也有兩千多米,他雖然神識強悍,感知海底也有點吃力。

    順著那股波動,他找到了地方,然后就是一愣——沒有荒獸?

    遠處的大戰沒有波及到這里,但是海水已經被攪得相當渾濁了,馮君沒有新的發現,于是再次催動了鎮魂鐘。

    找到了!下一刻,他發現一片砂礫上,出現了輕微的神識擾動——原來是寬背蟒!

    這玩意兒其實長得一點都不像蟒蛇,倒是有點像比目魚,身子是扁平的,身下一張大嘴,背上疙里疙瘩,看上去就像一片砂礫。

    跟比目魚不同的是——不同的地方其實很多,關鍵是它有四只帶蹼的爪子。

    它的眼睛也長在背上,但是視力非常低,所以又有人稱其為盲蛟。

    這個東西有蛟龍血統,不過長相難看靠偷襲覓食,上限又很低,不可能化蛟,有真仙認為,把這玩意兒稱之為蛟的話,太拉低蛟的檔次了,說就叫寬背蟒好了。

    寬背蟒覓食,主要就是靠神識攻擊,將獵物擊昏之后躥出來吃掉。

    這種荒獸非常罕見,也不怎么主動攻擊人類,大多時候它選擇的是攻擊海獸,之所以對馮君發起攻擊,主要是他主動用神識掃描看,它感覺到了對方有獵殺的意圖,才主動出擊。

    馮君對寬背蟒有一定了解——在荒獸圖譜里,這種荒獸的危險程度很高,主要是指它很善于偽裝,攻擊的時候隱蔽性很高,而且皮糙肉厚,出塵上人一擊,未必能破防。

    再加上它身在海底,想捕殺它就更難了。

    馮君對這兩千多米的深海,也有點頭大,他肯定不可能入海。

    一旦入海,他有六成可能不是這畜生的對手——跑肯定跑得掉,但是打不贏已經沒意思了。

    他想了想,決定釣魚——哦不,是釣蟒。

    他拿出一根鋼絲,又取了一大塊青背牛的肉,這肉非常鮮美,蘊含的靈氣不高,但卻是出塵上人甚至是金丹真人的珍饈。

    他拿出一個磨得很鋒利的大鐵錨,將肉塊穿上去,又用鋼絲綁住鐵錨,丟進了水里。

    兩千多米長的鋼絲放下去,哪怕是在水里,也很有一些重量的。

    肉塊到了寬背蟒頭頂,距離它也就一百多米,這時,肉塊里的血腥氣和靈氣開始散發。

    寬背蟒一動不動,兩只眼睛微微地瞇著,雖然它的視力基本上為零,但是馮君還是感受到了這廝的內心戲——你特么是在逗我?

    不吃死物嗎?馮君對此還真不太確定,據說寬背蟒的智商不一,大部分都處于及格線——畢竟是玩神識的,但是也有蠢笨的,居然能被人釣魚不說,還能被毒肉塊……毒死!

    你不吃,那我就拿肉塊砸你,馮君手一松,那鐵錨帶著厚重的肉塊,砸向了寬背蟒。

    不過,雖然寬背蟒面積超過了一百平米,但是海水足有兩千多米深,馮君砸一下沒砸著,砸兩下還是沒砸著——這微弱的洋流很搗亂呀。

    其實他可以用神識輔助控制鐵錨的,但是他不想表現得太厲害,所以就隨緣了。

    砸到第五次的時候,終于砸到寬背蟒了,不過海水的浮力很大,寬背蟒又是皮糙肉厚,這么砸一下,估計不會比撓癢癢更重。

    第六和第七次又沒砸中,不過第八次……又砸中了。

    當馮君收起鐵錨,打算砸下第九次的時候,寬背蟒怒了,張嘴怒吼一聲,一個巨大的聲波彈從它的嘴里噴出,打向了馮君,“吼~”

    這一刻,它的內心是崩潰的,特么我都不理你了,你還沒完了?

    這一只寬背蟒的智商,其實是在族群的水平之上的,那一窩雷鰩可以證明這一點。

    這兩家是相鄰海域各自的霸主,雷鰩一家子人多勢眾……獸多勢眾,還會雷電法術,但是寬背蟒只憑自己就能擋住這些雷鰩。

    它對雷法有很高的免疫力,而它自己的神識攻擊,能給對手造成很大的困擾,再加上擅長隱蔽和偷襲,它能守護住自己的地盤。

    但是以寡敵眾,終究是太不方便了,它從不懷疑自己的單挑能力,但是對方動不動就是一家子齊上陣……真是湊不要臉!

    這一次,雷鰩攻擊人族修者的戰舟,寬背蟒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于是火速趕過來觀戰——這是很正常的行為,是動物的本能。

    待到雙方大戰一起,它果斷地選擇深潛——那也是它最熟悉的姿勢。

    它希望能找到偷襲雷鰩的機會——不管它們贏了還是輸了。

    憑良心說,作為一只智商及格的寬背蟒,它是不愿意跟人類發生沖突的。

    但是,蟒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你非要來神識搜索什么呢?

    {第一更,賀萌主把地耕壞的牛,大聲召喚月票。}。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