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無限升級之穿越諸天 >

第1687章 靈犀一指

    這一劍,卻已非是任何人能夠躲避的。

    曉夢預計的不錯,即便是楊宇,在面對這般距離的秋儷,那也是避無可避。

    可是秋儷的劍尖出卻多了兩根指頭。

    這指頭自然是楊宇的指頭——食指和中指。

    陸小鳳的靈犀一指,豈非一直就是防不可能防御之武學?

    這是一招指法,卻主旨不在攻勢,而是追求萬無一失的防御,在任何不可能防御的情況下,都能夠以兩根手指,防住對方的攻擊。

    這本是沈浪沈大俠之父的乾坤一指,加上香帥楚留香的指點,而形成的一種極為精妙的武學。

    但是曉夢是難以理解這種武學的玄奧之處的。

    她只知曉,自己這萬無一失的一劍,竟然被對方以兩根手指頭,便破解開去。

    這對于任何一個天才來說,都是奇恥大辱,極致的打擊。

    如果是逍遙子或者是其他的道門高手,在此時便已經知曉,自己應當絕非是楊宇的對手,最該做的,是放下劍來好好的談談。

    但是曉夢畢竟是曉夢,當今道門天宗,除了不出世的北冥子之外的道門第一人。

    她不允許自己十足把握的一劍,竟就這般被人輕易破去。

    秋儷劍的劍柄后方是拂塵,這就讓這柄利刃多了許多的變化。

    劍尖被楊宇以靈犀一指牢牢的鎖住,就好像是插入了一塊鋼鐵,任憑曉夢拔了好幾下,都未曾有分毫的松動。

    看著楊宇輕笑的嘴角,曉夢的心中沒有來的一陣慌亂,那劍柄處的拂塵竟是瞬間對著楊宇的脖子一抽一卷,若是被卷了個嚴實,那定是要直接將楊宇的頭顱給卷了下來的。

    楊宇自不會讓這拂塵輕易的卷到自己。

    他的食指微微一曲一彈,直接打在了曉夢的劍身之上。

    “嗡”的一聲,秋儷顫動,卻是直接震散了劍身之上的力量,震得曉夢手臂發麻,秋儷竟忽的脫手而去!

    曉夢高高躍起,抓住了秋儷的劍柄。

    但劍客被人繳了劍,這已是敗得徹底。

    “蘭花拂穴手!”

    曉夢之感覺有一陣莫名的清風拂過自己的身體,然后她便動不了了。

    手中拿著長劍,站在原地,如同一個雕塑,眼神中罕見的有了些慌亂的神色,隨即隱藏。

    但這如何能夠瞞得過楊宇的眼睛。

    “你怕死?”

    楊宇走到曉夢的面前,笑呵呵的問道。

    二人離得極近,楊宇搖著扇子,那扇子吹出的風,甚至能夠吹起曉夢的頭發。

    “生死,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曉夢冷靜下來,淡淡的說道。

    “哦?一個無所謂生死的人,不知是否也無所謂其他的一切……”

    楊宇直接伸出了手,拖住了曉夢的下巴,臉幾乎是已經要與曉夢的臉貼在了一起。

    二人的呼吸幾乎都已經糾纏在了一起,楊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股空谷幽蘭般的幽香。

    曉夢的連紅到了耳朵根子,熱滾滾的,那股熱氣,幾乎灼的楊宇的臉皮疼。

    好在楊宇的臉皮不算太薄。

    “不用妄想沖開我的封穴,這世上應該是沒有人能做得到的,即便是自斷經脈也不行,況且,如你這般漂亮的美人,就算的經脈盡碎,我也是不嫌棄的。”

    楊宇的直接從曉夢的臉上滑落了下來,到了玉頸,然后順勢慢慢的滑向后背,再向后腰。

    腰部從來都是女人最為敏感的地方之一,楊宇自然是知道。

    曉夢的身體雖被制住,但是卻依舊有顫抖的權利。

    此時的她,身體已經顫抖的不像話,卻是死死的咬著嘴唇,極力的讓自己平息下來。

    “你連生死都不曾在意過,又何必在乎這一區區皮囊?要我看,倒不如算了我的戰利品,從此以后便歸我了。”

    楊宇微微笑道,如同一個十足的登徒浪子。

    那手如果再往下,便是要到了曉夢那挺翹的臀部了。

    然而楊宇的手卻是我那個旁邊挪了挪,伸出拇指頂在曉夢的左腰中間,然后手掌順著拇指為圓心那么輕輕的轉了一圈,接著往下面這么輕輕一摁。

    “嗯……”

    頓時曉夢便是一聲“嚶嚀”,只感覺從左側腰間傳來一陣極癢。

    極少有人知道,天宗的曉夢大師,竟然是怕癢癢的,這一點,許是連北冥子大師,都不曾知曉。

    “噌”的一聲,秋儷一劍斬在了楊宇的身上。

    然而楊宇的身影卻是淡淡的消失了,不遠處的小石橋上,卻是出現了楊宇的身影。

    曉夢斬的,不過就是個殘影罷了。

    楊宇自是不會替她解了穴道之后,還留在原地等她砍的。

    “你是否試過,追隨某個人的步伐?”

    楊宇邪笑著回頭瞥了一眼曉夢,隨后便搖著頭,慢慢的走上了山去。

    曉夢的眼神晃動了一下,隨后眼中露出堅定的神色,盯著楊宇的背影,一步步的跟了上去。

    曉夢今生不過才十余年,由于太過強大,這一生的確還未曾找到一個能夠讓她全力去做的事情。

    如今,卻是已經找到了。

    道門天宗。

    已經許久未曾有人來拜山。

    當那些小道士看見一個搖著折扇的年輕公子,慢悠悠的走上山來的時候,眼神當中不免多出了一些好奇。

    不過現今的宗主曉夢就跟在年輕公子的身后,所以倒也未曾有人前來阻攔,而是一一行了個道門之力,隨后又好奇的,偷偷摸摸的打量起了這年輕的公子來。

    等這公子走到了山腰間,那天宗的大門之時,卻是未曾跨入大門,而是左轉往旁邊的一條小路去了。

    曉夢的眼中露出一絲疑惑,卻是也跟了上去。

    左側是一個盤旋而上的小路,臺階上有些青苔,顯得有些濕滑,但中間倒是被人踩出了一條十分干爽的腳印。

    這些是山下打柴人來往時留下的。

    這天宗雖然在山上,但也總不至于不讓山下的村民上山打柴。

    一只翩翩的蝴蝶落在了楊宇的肩上。

    楊宇未曾去理會,曉夢卻是停了下來,不再往上,而是微微頷首,打了個稽首,站立在原地不動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