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丑妃虐渣不從良 >

第五百五十六章 看上沈墨

    在回皇城的路上,沈芷幽他們又遇到了好幾撥暗殺。

    不過,有沈墨在,那些前來暗殺他們的人自然全部都被秒成了渣渣。

    回到宮門口,五皇子拿著身份令牌在守門的侍衛面前晃了晃,說道:“告訴父皇和母后,本皇子回來了。”

    侍衛像見了鬼一般地瞪大了眼睛,半晌后,才反應了過來,忙不迭地點頭道:“好好,奴才這就去!”

    侍衛一溜風似的跑回去報信了,而五皇子則帶領著沈芷幽和沈墨,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寢宮中,對兒子生死一無所知的華妃依然在悲戚戚地抹著眼淚。

    這時,一名宮人氣喘吁吁地跑了進來,上氣不接下氣地對華妃說道:“娘,娘娘……五皇子他回,回來了!”

    華妃一個激靈,連忙抬起了頭——

    “皇兒他回來了?!本宮沒有聽錯吧?!”

    “是哪,娘娘您沒聽錯呢,五皇子剛剛已經到宮門口了,現在正在往這邊走過來呢。”

    “天吶,淑月,你聽到沒有?皇兒他沒事,皇兒他真的回來了……”

    華妃激動萬分地朝身后的蕭淑月看了過去,聲音發顫地說道。

    她多么害怕這是一場夢,夢醒來的時候,她的孩子依舊生死不明。

    蕭淑月擠出了一抹僵硬無比的笑容,說道:“是哪,我早就和娘娘您說過了嘛,五皇子他吉人天相,肯定不會有事的。”

    “多虧了有淑月你哪,你真是本宮和皇兒的福星……”

    華妃拍著蕭淑月的手背,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欣慰地說道。

    她完全沒有發現,此時此刻,蕭淑月臉上的笑容有多么地勉強和生硬。

    她憤恨地咬了咬下唇,眼里閃過了一絲陰霾。

    真是陰魂不散!這個五皇子怎么那么命大!

    一想到五皇子沒死,她未來很有可能還是要嫁給對方,她的內心就覺得備受煎熬。

    她想嫁的,一直只有那個男人而已哪……

    蕭淑月的腦海里浮現出了那個睥睨天下的男人的身影,視線不經意間飄向了宮門口。

    這一看,她的視線就被牢牢地地鎖住了。

    是那個男人!

    蕭淑月的心狂跳了起來,目不轉睛地看向了五皇子一行人!

    更準確點來說,是看向了五皇子身后的沈墨。

    她認出了沈墨臉上的面具,那個獨一無二的面具,還有那種帶著邪妄氣息的氣質。

    “你……”

    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的蕭淑月剛要朝沈墨迎上去,就被五皇子的聲音給拉回了現實。

    “母妃!淑月!我回來了!”

    五皇子高興地邁著大步,走進了寢宮,迫不及待地往華妃和蕭淑月那邊走了過去。

    “皇兒!果然是本宮的皇兒哪!”

    華妃激動地撲向了五皇子,顫著雙手,撫向了自己孩子的臉頰。

    “好了好了,母妃別哭了,兒臣不是安全回來了嗎?”

    五皇子笑嘻嘻地抱了抱華妃,隨即,神色一柔,走向了蕭淑月,說道:

    “淑月,你也等了很久吧?這次真是讓你擔心了。”

    說完,他就想牽起蕭淑月的手,以訴說自己劫后余生的心情。

    蕭淑月不動聲色地避開了他的手,略有些緊張地掃了一眼沈墨后,扯扯嘴角,對五皇子說道:“五皇子能夠平安歸來,我就很開心了。”

    五皇子感動地說道:“我就知道,淑月是心系于我的。這次,在我命垂一線的時候,我想到最多的,也是淑月妹妹你……所以,我決定了,這次平安歸來以后,我一定要盡快向父皇提議,早日迎娶你過門。”

    蕭淑月心里一個咯噔,脫口而出道:“不行!”

    “哈?”五皇子愣住了,“為什么不行?難道淑月你不想嫁給我嗎?”

    蕭淑月真是當場殺死五皇子的心都有了!

    心上人就在不遠處,結果,她卻要和眼前這個蠢貨談婚論嫁!

    她眼里閃過了一絲寒光,努力維持著臉上的笑容,說道:

    “我覺得我們還很年輕,談婚論嫁這種事情,可以遲一點再考慮呢。”

    “遲一點早一點,都不會改變這個結果的,不是嗎?既然我們彼此相愛,為什么不早一點定下來呢?”

    五皇子略有些困惑地問道。

    蕭淑月扯扯嘴角,說道:

    “最近朱雀國可是要舉辦煉丹大賽呢,我想要全力以赴地準備這場比賽,相信,五皇子也希望我在比賽中拿到好名次的,不是嗎?”

    “那當然!我一直都很相信淑月妹妹你的實力,你一定能拿到第一的!”

    蕭淑月故作溫柔地笑了笑,裝作不經意間把視線轉移到了沈墨和沈芷幽的身上。

    “這兩位是……”

    蕭淑月看向了沈墨和沈芷幽,也成功把那個她不愿意提及的話題給揭過去了。

    “這兩位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們,我這次很可能就回不來了。”

    五皇子實事求是地說道。

    雖然這一路上沈芷幽把他氣得夠嗆,不過,他本來就是個心很寬的人,再加上沈芷幽也的確是對他有恩,因此,他也沒想過回到宮里之后,要仗著自己的身份,給沈芷幽一個下馬威什么的。

    一句話,五皇子算是個實誠的孩子,就是腦子不太好使,所以被蕭淑月騙得團團轉了。

    “原來你們是皇兒的救命恩人哪,真是太感謝你們了。你們有什么需求的話就盡管說,本宮能夠做得到的話,一定會盡量滿足你們。”

    華妃滿懷感激地對沈芷幽他們說道。

    “是呀,多虧了你們呢,否則,旭哥哥他就回不來了。”

    蕭淑月柔柔地說道,眼睛不由自主地朝著沈墨看了過去。

    近距離接觸這個男人,她的心就跳得更加厲害了。

    其實,她也只是見過一次沈墨而已,當時,她在外歷練,由于過于相信自己的實力,她招惹了一頭非常兇悍的仙獸,差點搞到全軍覆沒。

    后來,就在她感到絕望的時候,這個男人腳踩伏魔神龍,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只輕輕一個揮袖,那頭仙獸就在男人的手上徹底咽了氣。

    “吃吧。”

    男人拍了拍伏魔神龍,淡淡地對它說道。

    “吼!”

    伏魔神龍吼了一聲,大嘴一張,兩三口就把那頭巨大無比的仙獸給吃了下去。

    要知道,那頭仙獸可是仙君級別的!

    能夠一招秒掉一頭仙君級別的仙獸,這個男人該有多么強悍?!

    而且,伏魔神龍更是仙帝級別以上的神獸,能夠馴服這么一頭神獸做為自己的坐騎,這個男人的實力恐怕還在仙帝以上!

    仙帝以上是什么實力?那是神君!

    整個神魔大陸都找不出來幾個的那種!

    只這一眼,蕭淑月就深深地迷上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只可惜,她還沒來得及詢問這個男人的姓名,這個男人就帶著伏魔神龍,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整個過程中,他連一個眼神都沒分給蕭淑月。

    蕭淑月很不甘心,她覺得,一定是這個男人沒有注意到自己,否則,以她的姿色,不會對這個男人一點吸引力都沒有的!

    如果能夠再次與這個男人相逢,她一定會緊緊地抓住機會!

    不過,回去之后,無論她如何打聽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就像是在人間蒸發了一樣,什么消息都石沉大海。

    萬萬沒想到,就在她幾近要放棄時,居然能在華妃的寢宮中再次見到這個男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想到這里,蕭淑月對五皇子成功活下來的這件事,又不是那么惱怒了。

    畢竟,如果五皇子沒有活下來,她又怎么可能見得到這個男人?

    沈墨完全沒有回應華妃和蕭淑月的話,因為,他是跟著沈芷幽過來的,如果不是沈芷幽想要救下五皇子的話,說不定他壓根不會多此一舉地把五皇子從那群蒙面人的手中救下來。

    沈墨的冷淡,讓蕭淑月心里升起了幾分不甘。

    為什么這個男人一個眼神都沒分給自己?難道他忘記曾經救過自己了嗎?

    沈芷幽若有所思地掃了一眼蕭淑月,隨即,對華妃笑了笑,說道:“謝華妃娘娘,我暫時也沒想到有什么需要華妃娘娘幫忙的,如果非要我說的話,不如華妃娘娘找個地方給我落腳吧……”

    “這還不簡單!”

    華妃覺得,眼前這個女孩子真是心地善良,救了她的皇兒,那么大的恩惠,最后只是要一個落腳的地方而已。

    華妃立即安排了下去,給沈芷幽找了一個風景優美的別院,讓她住進去,而且,一日三餐也安排了頂級的廚師來供她使喚。

    “這處別院是本宮自己購置的,這位姑娘想要住多久都可以。”

    華妃對沈芷幽溫和地說道。

    “謝華妃娘娘。”

    “別客氣,你救了皇兒,本宮覺得這份謝禮還算少了呢!對了,不知道這位小兄弟想要些什么謝禮?”

    華妃對沈芷幽身邊的沈墨問道。

    “我跟她一樣吧。”

    沈墨毫不猶豫地答道。

    “這樣哪,那本宮給你安排另外一處別院吧。”

    華妃不知道沈墨和沈芷幽之間的關系算不算熟絡,所以,打算給他安排另外一處地方。

    “不用了,就住在她的院子里就行了。”

    沈墨指了指沈芷幽,說道。

    “這樣呀……”華妃遲疑地看向了沈芷幽,不知道她會不會介意。

    五皇子干咳了兩聲,對華妃傳音道:“母妃,您就別擔心了,他們倆本來就認識的,那個男的還是我救命恩人的追求者呢,你直接把他們安排到一處就行了。”

    這樣子哪……

    華妃了然,笑了笑,說道:“既然如此,那本宮就安排你們住一起吧。”

    住一起……

    沈芷幽眼皮跳了跳,覺得這句話聽起來,怎么就那么有歧義……

    蕭淑月晦澀不明地看向了沈芷幽,貝齒狠狠地咬住了下唇。

    這個女人是誰?為什么會和她的心上人那么熟悉?

    本來,看到沈芷幽的容貌只算得上“清秀”的時候,她壓根沒把對方放在眼里的。

    而現在,她莫名地就覺得警惕了起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