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丑妃虐渣不從良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淑妃下場

    淑妃低下頭,發現國主用來砸她的,是國主賞賜給她的一塊玉佩,上面還刻著一個“淑”字,是國主親自刻上去的。

    “這是在暗殺之人的身上掉下來的,你還有什么好說的嗎?”

    國主冷冷地問道,看向淑妃的視線里充滿了憤怒和殺意。

    淑妃瞳眸狠狠一縮,連忙撲跪在了地上,對國主哭喊道:“陛下!臣妾冤枉哪!!!臣妾對陛下的忠心日月可表,絕無二心哪!!!”

    “日月可表,絕無二心?”國主冷笑,咬著牙,一字一頓地問道,“那你可以給朕說說,為什么朕送給你的玉佩,會從一個男人身上掉下來嗎?而這個男人,還是想要朕的命的男人!”

    是的,國主之所以氣憤,除了惱恨于淑妃想要殺自己這件事之外,還覺得自己被淑妃戴上了頂綠帽子。

    這玉佩可是淑妃的貼身之物,如果不是淑妃自愿的,又怎么會落到一個男人手上?

    其他人不約而同地露出了一副恍然的樣子,看向朱雀國國主的眼神里,莫名多出了幾分同情。

    后院起火哪,還紅杏出墻那種,沒想到,連陛下他都避免不了這種尷尬的處境。

    他們的腦海里,都腦補出了一個狗血的三角戀。

    而那個神秘的追殺者,就是因為愛慕著淑妃,所以才會對陛下起殺心的。

    淑妃哭得梨花帶雨,爬到了朱雀國國主的身邊,扯著他的衣袖,說道:“陛下,臣妾是怎么對您的,難道您不知道嗎?而且,陛下您英明神武,臣妾只愛著陛下一個人,又怎么會和別人暗通款曲?這一定是有人存心想要栽贓陷害臣妾哪!”

    “那你給朕說說,你的貼身玉佩在哪里?”

    國主不為所動地問道。

    淑妃連忙在身上翻找,這一找,她的心一個咯噔!

    果真不見了!

    “淑妃,你的玉佩呢?”

    國主沉聲問道,眸底的神色明滅不定。

    “我、我……”

    淑妃慌得眼神四處亂飄,乍一抬頭,卻看見沈芷幽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

    仿佛這一切,都在她的預料范圍之內一樣。

    “是你!”淑妃對沈芷幽恨得直咬牙,朝她遙遙一指,說道,“陛下,是她!是她用計陷害臣妾的!”

    沈芷幽垂下眼眸,慢悠悠地說道:“淑妃娘娘,您沒有證據的話,可不要血口噴人,冤枉好人的比較好。”

    淑妃的玉佩之所以會出現在“案發現場”,的確是她的手筆。

    在淑妃把她傳喚到營帳的時候,她就偷偷用易物符把淑妃身上的玉佩給弄了出來。

    淑妃向來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因此,也完全沒有想到,會有人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偷走玉佩。

    現在,即便淑妃已經懷疑到她身上了,又能怎樣?

    淑妃是找不到任何證據的。

    果不其然,在沈芷幽話音落下以后,朱雀國國主更加憤怒了。

    “夠了!淑妃!朕沒想到,你是這樣一個心腸歹毒的人!想要謀害朕的性命就算了,你還想嫁禍給別人?!”

    “我……”

    淑妃還想辯解,卻被沈芷幽中途打斷了。

    “淑妃娘娘,要是我沒看錯的話,剛剛你本來是擋在陛下面前的吧?為什么利箭剛飛到你的面前,你就閃開了呢?要是你不閃開的話,陛下他也不會遇到生命危險呢。”

    淑妃心里一緊,連忙說道:“陛下,臣妾、臣妾也不知道哪……”

    她已經徹底慌了。

    朱雀國國主冷笑:“你不知道?雙腿長在你身上的,你還能不知道要怎么操控它?!來人吶……”

    “等一下!陛下!”

    淑妃喘著氣,眼圈通紅地看著朱雀國國主。

    她咬了咬下唇,說道:“臣妾想起來了,是臣妾的婢女,春荷,是她把臣妾的玉佩帶走了……”

    “春荷?她為什么要帶走你的玉佩?”

    淑妃低下頭,眸光閃爍地說道:

    “昨晚臣妾洗漱,春荷說,臣妾戴著玉佩不方便,所以,便讓臣妾把玉佩解了下來。臣妾昨晚過于疲累,洗漱完后,便忘記把玉佩再戴上去了,沒想到,居然被春荷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給陰了一把!”

    春荷,對不起了,為了讓我能夠活下來,你只能死了。

    很快,春荷便被帶了上來。

    “陛、陛下……”

    春荷戰戰兢兢,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說說看,你為什么要拿淑妃娘娘的玉佩。”

    “我……”

    春荷正要否認,淑妃娘娘悄無聲息地把一張靈符貼了過去。

    春荷的眼神瞬間就變得渙散了起來。

    她低下頭,說道:“娘娘要洗漱,所以把玉佩交給了奴婢。”

    眾人嘩然!

    原來,玉佩真的是淑妃娘娘的貼身宮女春荷拿走的!

    這樣一來,淑妃的嫌疑應該可以洗脫一半了。

    淑妃唇角微微勾了勾。

    春荷,別怪娘娘我狠心,你放心吧,等到你走后,我會幫你報仇的。

    淑妃默默地想著,冷冷地掃了沈芷幽一眼。

    她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幕后黑手的!

    沈芷幽眉頭一挑,唇角朝淑妃揚了揚。

    淑妃微微一愣,只見,沈芷幽也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張靈符,輕輕一彈!

    這張靈符不偏不倚地落到了春荷的身上。

    于是,緊接著,春荷又抬起頭,直勾勾地注視著朱雀國國主,說道:“除此之外,娘娘還讓我把這塊玉佩交給一個人。”

    朱雀國國主神色一厲,厲聲喝問道:“淑妃讓你把玉佩交給誰?!”

    春荷搖搖頭,說道:“奴婢不知道對方的身份,只知道對方是一個蒙著臉的男人。”

    “你信口開河!”

    淑妃娘娘氣緊,掙扎著就想朝春荷撲過去!

    大家七手八腳地把淑妃按了下去。

    “陛下!臣妾這些年來對您是怎么樣的,難道您感受不到嗎陛下……”

    淑妃很清楚,如果弒君的罪名真的落到她身上,那她這一輩子也就完了。

    她對沈芷幽恨得牙癢,卻又暫時拿對方沒辦法。

    看著淚水漣漣的淑妃,朱雀國國主的心稍稍軟了些許。

    或許,真的是他弄錯了呢?

    朱雀國國主正想下令把淑妃關進天牢,押后再審,一名侍衛小跑著過來,對國主匆匆一鞠,說道:“陛下,查出來了,淑妃娘娘前段時間花了大價錢在殺手組織下了道懸賞令。”

    “懸賞令?懸賞誰的命?”朱雀國國主心里有一個猜測,卻不太想承認。

    “具體的信息,那個組織不肯透。他們只說,淑妃娘娘交不起全部的錢,便只能拿玉佩做抵押了。”

    全場嘩然!

    原來,兜兜轉轉,淑妃還是想要陛下的命哪!

    想想這些年來,陛下對淑妃的好,淑妃這不是恩將仇報嗎?

    朱雀國國主神色一厲,本來稍稍有些軟下去的心瞬間又硬了起來。

    “來人吶!把淑妃壓入天牢,稍后問斬!”

    淑妃腦袋一嗡,抬起頭,咬牙說道:“陛下,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了!想要我的命?下輩子吧!”

    淑妃說著,手握成爪,竟直接朝朱雀國國主抓了過去!

    她想要以國主為人質,得到脫身的機會。

    以她的能力,天下之大,她去哪里都能活得很好,只要她改頭換姓,她就能卷土重來!

    然而,沈芷幽會讓她有這樣的機會嗎?

    當然不會!

    沈芷幽一個閃身便擋在了國主面前,然后一腳朝淑妃踹了過去!

    這一腳,可是蓄了沈芷幽五成的力量。

    于是,淑妃慘叫一聲,倒飛了出去。

    “砰!”

    她狠狠地砸到了地上,吐出了一口鮮血。

    沈芷幽一步步地朝她走了過去,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張靈符,低下頭,湊到淑妃的耳邊說道:“娘娘,您想跟我玩靈符?還差遠了呢。”

    沈芷幽說完,慢條斯理地往淑妃身上一貼!

    淑妃丹田的靈氣瞬間就瘋狂地往外逸去!

    淑妃瞳眸一縮,連忙往自己身上粘貼各種靈符。

    然而,無論她怎么掙扎,都沒辦法阻止靈氣逸散。

    她引以為傲的靈符,居然在這一刻全部失靈了。

    她終于明白,自己到底招惹到了一個什么樣的存在。

    沈芷幽的靈符水平,遠在她之上!而她卻還在對方面前班門弄斧。

    “啊啊啊——”

    淑妃凄厲地大喊了起來。

    轉眼間,她的修為就盡數散去,她成為了一個廢人!

    如果她還有修為的話,那即便朱雀國國主把她關入天牢,她也能找到機會逃出來。

    而現在,她什么機會都沒有了。

    沈芷幽眸色淡淡地看著她,臉上無悲無喜。

    如果淑妃不是費盡心思想要殺她,她也不會做得那么絕。

    只能說,淑妃種下了什么因,就結出了什么果吧。

    由于朱雀國國主在狩獵場遇襲,所以,狩獵提前結束了。

    賀舟和喬雪薇一臉期待地等待在狩獵場外,希望能夠聽到沈芷幽葬身獸口的好消息。

    結果,他們卻驚訝地看見,一眾侍衛壓著瘋叫的淑妃走了出來。

    “陛下!臣妾是被算計了的哪!!!陛下!!!!!”

    淑妃刺耳的聲音傳進了他們的耳朵里,讓他們微微一愣。

    “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淑妃被抓了哪?”賀舟朝身邊一個人問道。

    “嘿,你還不知道吧?淑妃娘娘她謀害陛下罪名成立,很快就要問斬了呢。”

    “什么?!”

    “而且,我聽說哪,正是那個不起眼的女的救了陛下呢,真是厲害吶,居然連淑妃娘娘都不是她的對手。”

    賀舟和喬雪薇狠狠一震,難以置信地對視了一眼。

    恰在這時,沈芷幽跟在瘋叫的淑妃身后,閑庭信步般地走出來了。

    她朝賀舟和喬雪薇遙遙一笑。

    這一笑,意味深長。

    賀舟和喬雪薇心里一緊,莫名地,有了種想逃的沖動。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