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江湖梟雄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兩條漁船

    喬瑞年家中。

    “淑琴,我給你留了三萬塊錢生活費,放在鞋柜上了。”喬瑞年站在門口,一邊換著鞋,一邊向廚房方向喊了一句,喬瑞年因為年輕時候常年出海的緣故,皮膚黝黑,單看面相,至少得五十歲往上,其實他今年過完年,才剛剛四十二歲。

    “老喬,你回都回來了,就留下吃口飯再走唄。”喬瑞年的妻子聽見喊聲,邁步走出廚房,拍了拍沾滿面粉的手:“中午我給你包蝦爬子餡的餃子。”

    “算了,不吃了,我今天冒險回來,就是為了看看你跟孩子。”喬瑞年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擺了下手:“如果那群要賬的再來家里,你就把咱倆的離婚手續給他們看,他們要是鬧,你就報警。”

    “你一直這么躲著,什么時候是個頭啊?”妻子嘆了口氣,眼帶哀傷:“大過年的,回家都得像做賊一樣。”

    “等兩年吧,等我緩過來之后,把外面的帳還清,就沒事了。”喬瑞年含糊的解釋了一句。

    “你等等,我讓孩子見見你。”妻子作勢要向臥室走去。

    “算了,讓他睡吧,有空我再回來看你們娘倆。”喬瑞年隔空抬手,阻止了妻子,略顯不舍的看了一眼兒子臥室的方向,隨后轉身拉開了房門。

    “咣當!”

    喬瑞年剛剛把門敞開一條縫,一只有力的大手便搭在了門邊,一把將門拽開。

    “呼啦啦!”

    房門敞開后,張興和楊東一眾人等,集體邁步走進了屋內。

    “小、小興,你咋來了呢?”喬瑞年站在門口,看見帶頭進門的張興,登時一愣。

    “呵呵,這不是過年了嗎,我來給你拜個年,過年好啊,喬哥!”張興看著喬瑞年,笑瞇瞇的回應了一句。

    “小興,你聽我跟你解釋,那筆錢的事……”喬瑞年看了一眼臉色泛白的妻子,又看了看張興這伙人,臉色糾結的準備開口說話。

    “喬哥,你不用解釋,你是什么人,我心中清楚,我是什么人,你心里也明白,既然你能猜到我今天是為了什么來的,那咱們就明人不說暗話。”張興擺手打斷了喬瑞年的話,自手包中翻出一張欠條的復印件,在喬瑞年眼前晃了一下:“一百四十萬欠款,你把錢還了,我轉身就走,你們一家人繼續包餃子,我也回家過個好年,行吧。”

    “小興,我手里現在沒有錢。”喬瑞年擺出了一副苦瓜臉,一聲嘆息:“前年夏天的時候,有人叫我合伙去內M那邊開礦,結果我把錢投進去以后,才知道這是個陷阱,實不瞞你,我現在欠的不止是你們一家的錢,我在外面的貸款,加在一起已經有四千多萬了。”

    “老喬,我們不是做信息普查的,所以你欠了外面多少錢,跟我們也沒關系,我們在乎的,就是你什么時候能把我們的帳歸上,因為這筆欠款,你都已經躲了我們一年多了,所以你今天肯定不可能憑借三言兩語把我打發走,這筆錢,無論如何你都得歸上,明白嗎!”張興要賬多年,早已經練就了一身不近人情的本事,壓根不給喬瑞年訴苦的機會。

    “小興,你放心,我喬瑞年不是那種欠錢不還的人,雖然我欠下的本金始終沒還上,可是我不是還沒拖欠過你們的利息嗎,你再容我一段時間,只要我邁過這個坎,肯定最先還你們的錢,行嗎?”喬瑞年苦苦哀求。

    “老喬,去年夏天我找你的時候,你讓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我信你了,但是你這一跑,就是大半年的時間,今天你還讓我給你機會,你覺得我還能信你嗎?”張興的語氣毫無波瀾:“當初你說自己的生意遇見了困難,我們幫了你一把,甚至你把錢拿走的時候,我們連第一個月的利息都沒扣,是讓你足額把錢帶走的,可是我借給你一只雞下蛋,你他媽總不能把我的雞給燉了吧?你說,這合規矩嗎?”

    喬瑞年啞口無言。

    “老喬,你的賬歸不上,那我就幫你出個主意,你不是有兩條船抵押在我們這嗎,那我就搭個茬,幫你把船賣了。”張興繼續開口。

    “小興,這船,我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賣啊。”喬瑞年聽見這話,頓時呼吸一滯:“現在我外面欠著的這四千多萬,每年的利息就將近四百萬,全都指著手里這四五條船賺利息呢,現在我按月還著利息,外面那些追債的,還不至于往死里逼我,如果我這條資金鏈一斷,他們還不得扒了我的皮啊!”

    “老喬,當初你在我們手里借錢,是為了以錢生錢,而我們把錢借給你,自然也不會是為了扶貧,在你跟我們張嘴的時候,我們沒費什么勁就把錢給你了,現在事情輪到了你身上,你也別讓我們為難,你也知道,我就是個跑腿的,你的事我說了不算,你如果有什么想法,就跟我回公司,親自跟方哥解釋。”張興的語氣有些不耐煩,似是在下著最后通牒:“咱們畢竟相識一場,撕破臉也不好看,你說呢?”

    “小興,這件事我的確做的有些對不起你們,可我也有我的難處,你們體諒一下我,讓我再緩緩,只要……”

    “哎呀,你廢什么話呢,叫你走,你沒聽見啊!”羅漢站在旁邊,掃了一眼喬瑞年家略顯奢華的裝修之后,第一印象就把他想象成了那種惡意拖款的老賴,根本沒什么耐性讓老喬繼續講話,直接拎住了他的衣領子:“走!”

    “老喬!”喬瑞年的妻子看見羅漢已經把喬瑞年拎的腳尖點地了,下意識的準備把人拽回去。

    “嘭!”

    張興看見喬瑞年妻子的動作,一杵子懟在她肩膀上,將她推得后退了一步。

    “咣當!”

    就在眾人吵鬧的空當,隔壁臥室的門被一把來開,隨后喬瑞年剛滿十八歲的兒子看見房間內的一幕,反身跑回屋內,不到三秒鐘的功夫,就拎著一把砍刀竄出了門外:“艸你們媽的,你們把我爸放開!”

    “小兔崽子,你想玩刀,是嗎!”劉悅和張傲幾人看見喬瑞年兒子的舉動,紛紛抽出了隨身攜帶的大卡簧。

    “行了!都住手!”喬瑞年被羅漢拎到門口,在眾人身后看見劉悅他們掏刀,頓時一聲喝止,他深知畢方在這一帶的手段,也知道這些人掏刀出來,肯定不是為了嚇唬人的,叫停眾人以后,喬瑞年扭頭看著張興:“小興,咱們之前沒什么仇,別折騰我家里人。”

    張興聞言一笑:“呵呵,喬哥,只要你配合我,我肯定不給你添麻煩。”

    “淑琴,我跟他們走一趟,沒事。”喬瑞年聽完張興的話,看著自己的妻子,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老喬……”喬瑞年妻子頓時落淚。

    “沒事,老畢是個講理的人,他不會把我怎么樣的。”喬瑞年開口安慰。

    “走吧!”張興一甩手,眾人向門外退去。

    “爸!”喬瑞年的兒子拎刀上前,怒不可遏。

    “閉嘴!”喬瑞年轉頭,一聲怒斥:“你成天不好好學習,那刀是怎么回事,你等著我回來收拾你……”

    喬瑞年話音未落,已經被帶出了門外,隨后眾人紛紛回到車上,快速離開。

    ……

    半小時后,楊東和張興等人集體趕回了方成寄賣行,進門的時候,畢方已經回到了公司。

    “畢哥,新年快樂。”楊東進門后,率先跟畢方打了個招呼。

    “嗯,你這小子還知道來給我拜年,算你有良心。”畢方聞言一笑,隨后跟被張興押進屋內的喬瑞年對視一眼:“老喬,過年挺好的吧。”

    “老畢,我……”喬瑞年面帶赧色,一時氣結。

    “來,坐下聊吧。”畢方指了指旁邊的沙發,率先坐到了邊上,隨后畢方的司機呂文洪也很有眼里的開始蹲在茶幾邊上,開始鼓搗起了茶具。

    “自從你前年夏天在我這把錢拿走,咱們倆,得有快兩年沒見到面了吧?”畢方笑吟吟的向喬瑞年問道。

    “老畢,我在資金周轉方面,的確遇見了一些問題,你再給我一段時間,我肯定把這筆錢給你歸上,行嗎。”喬瑞年半邊屁股坐在沙發上,向畢方做著最后的哀求。

    “老喬,今天的事,并未是我在刻意為難你,但你既然在合同上簽了字,就得遵守上面的規矩,你這筆錢已經逾期八個多月了,這期間,你電話打不通,人也找不到,自始至終都沒給過我一個明確的態度,你讓我還怎么去寬限你?”畢方神色認真的看著喬瑞年:“今天小興找到你了,我還有一個跟你對話的機會,如果小興撲空了,你還想讓我找你找到什么時候呢?”

    喬瑞年低著頭,羞愧難言。

    “老喬,咱們倆是多年的朋友了,我當初把錢借給你,真的不是圖你這點利息,而是真心想要拉你一把,可是你的做法,讓我挺心寒,你對我不仁,但我老畢不能不義。”畢方停頓了一下,繼續開口道:“你這筆錢,按理說從去年夏天的時候就該歸賬,可你一直拖到了現在,而你老喬還算有良心,始終還著利息,這樣吧,這七個多月,總共二十四萬的利息,我就不要了,就當你還了本金,當初你在我這里借走了一百四十萬,只要今天能把剩余的一百一十六萬補齊,咱們倆之間,就可以清賬了。”

    “老畢,你這筆錢,我不是拖著不想還,可我手里是真的沒有這么多錢。”喬瑞年低著頭回應。

    “如果你沒錢,咱們就賣抵押物。”畢方直視著喬瑞年:“按照這行的規矩,你如果還不上錢,那么抵押物賣多少,我就該拿多少,可我還是剛才那句話,我當初把錢借給你,是為了幫你,所以我也不把事情做絕,你押給我的兩艘船,我找人估過值,大約能賣一百八,這兩艘船賣了以后,我扣下你欠我的錢,多出來的的六十四萬,我讓你拿走。”

    “……船,必須賣嗎?”喬瑞年聽完畢方開出的條件,已經沒法再去辯解。

    “老喬,我之所以做出這么多讓步,是因為你我還是朋友。”畢方輕聲回應。

    “既然如此,那就賣了吧。”

    喬瑞年見畢方已經把話說得這么死了,頹廢的扔下一句話,隨即失神的靠在了沙發上。

    ……

    在畢方和喬瑞年聊天的間隙,楊東點燃了一支煙,溜達著向衛生間走去,撒完尿之后,便站在窗口出神,半晌后,剛一轉身,發現林天馳也向這邊走了過來。

    “東子,我跟你商量個事。”林天馳站在了楊東身邊。

    “我也正想找你呢。”楊東見林天馳開口,笑著回應道:“你想說的,是船的事吧?”

    “怎么,你也對這件事感興趣啊?”林天馳聽見這話,頓時眼前一亮,輕聲開口道:“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我覺得,咱們拿下這兩條漁船,應該是條出路。”

    “這一點,我在回來的路上也考慮過,根據喬瑞年的說法,他現在欠著很多亂七八糟的貸款,每年光是利息加在一起,就有四百多萬,而這些利息全都在靠他手中的五條漁船撐著,平均算下來,每條船一年的利潤,至少有八十萬。”楊東停頓了一下:“坐收漁利這個詞自古有之,而且咱們靠海吃海,這個路子的確不錯,看畢哥跟喬瑞年對話的態度,這兩條船肯定得賣,所以咱們如果跟畢哥開口的話,想把船接下來,應該不難。”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咱們手里的錢還是差了一些,畢哥給喬瑞年那兩條船的估值,至少值一百八十萬,可咱們手里,滿打滿算,也只有一百一左右。”林天馳舔著嘴唇回應。

    “這一點我已經考慮過了,咱們可以先用一百萬,把船況好的那條船過到名下,然后用這條船去銀行抵押,然后再用貸款出來的錢,把另外那條船買過來。”楊東邏輯清晰的回應道。

    “嗯,這個辦法可行。”林天馳略一思忖,隨后便點頭附和,最近一段時間,他們因為生意的事,已經愁的焦頭爛額,此時發現了能運作的行業,兩人相視一笑,很快達成了共識。

    【Ps:本章四千字。】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