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極品贅婿 >

第四百六十五章 狡辯

    “不錯,要知道,我可是花費了很大的心機,才把這個人請來的,”東方智深吸了一口氣輕聲的說道。

    的確如此,當初東方智幾次邀請江成加入中醫協會,可是都被江成拒絕了,后來還是在一次交流會上,他才找到了機會讓江成加入華夏中醫協會,而且還利用這點讓江成參加跟高麗國醫的比試。

    東方智可清楚,江成如此年輕就擁有這般高超的醫術,未來在華夏的中醫成就不可估量,因此他才十分重視江成。

    聽到了東方智的這個話,還有臉上閃爍著的凝重的神情,林松此時更是被嚇得渾身冷汗直流了,因為他現在才知道,江成真的是這里的特邀嘉賓,而且還是東方智老先生花費了不少心機才請來的人。

    “這……這個江成,醫術很厲害嗎?看著才這么年輕啊,”林松還是有些懷疑的說著,他還想要試試看,這個江成是不是很重要,如果東方智只是客氣一下這么說的話,那不找回來也無所謂了。

    “他的醫術,天下無人能出其右,將來我們華夏國醫圣手的位置,很有可能就是此人的,”東方智神情凝重的說道。

    “啊?!”

    林松聽到了東方智這番話,更是嚇得臉色慘白了起來,這個江成可是東方智欽定的未來的國醫圣手啊,那將來醫學界的地位,絕對非同一般。

    而林松剛才竟然不聽對方的解釋,不由分說的把未來的國醫圣手給趕出了學校,而且還罵了對方,這不是自斷后路嗎?

    “林松,你這是怎么了?臉色好像不太好啊,”綦鐘鳴看到了林松緊張的樣子,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問道。

    “那個……我忽然想起來外面還有點事情沒有處理好,我先去忙一下,”林松連忙用袖子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然后擠出了一絲笑容對著綦鐘鳴校長和東方智說道。

    隨后沒有理會綦鐘鳴和東方智詫異的目光,林松連忙著急的向著會場外面跑了出去,跑的路上還撞到了一個椅子,差點沒有摔倒在地上,可是即便是這樣,他還是快速的向著學校外面跑了出去。

    林松現在真的腸子的悔青了,要是被校長和東方智知道他們的貴客被自己趕出去了,那他一輩子的前途就都毀了啊。

    當林松出來尋找江成和江萊的時候,他才發現這里的人影早就已經不見了,哪里都沒有蹤影,他一直氣喘吁吁的跑到了門口這邊。

    “林副校長,”一個保安看到了林松急切的跑了出來,連忙對著他打了個招呼。

    林松一看這個保安,正是之前他讓趕走江成的其中之一,他連忙對著這個保安問道:“我問你,之前那個我讓你趕走的人,去哪里了?”

    “哦,你說其中一個穿著隔壁校服的女生,還有那個男生吧?”保安一下子就想起來了,連忙笑著問道。

    “沒錯,去哪里了?”林松急切的表情問道。

    “那個小子太不像話了,走的時候還罵你呢,我就用警棍教訓了一下對方,給打跑了,”保安想要巴結一下這個副校長,連忙吹噓的說著。

    林松聽到了這個話,臉色猛然就變了,他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這個保安的臉上,吼道:“你他媽說什么?你還打他了?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校長的貴客!”

    保安被林松狠狠的打了一巴掌,整個人也懵了,本來他以為自己這樣說,肯定會得到林松的夸獎,怎么反而獎勵給自己一個大巴掌啊?

    “林副校長,我……我剛才就是吹牛的,我沒打他,”保安委屈的捂著臉看著林松說道。

    可是林松剛剛這樣說完,他的另外一邊臉上又是挨了一個巴掌,林松罵道:“還敢說謊?我問你,人到底去哪里了?”

    保安本來還想要自作聰明一下,展示自己的勇敢和無畏,可是沒有想到之前林松還記恨江成呢,沒有想到一轉身林松又說江成是貴客了。

    “他倆打車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保安委屈到了極點的說著。

    “廢物!”林松氣憤的對著這個保安說著,他現在也是實在著急了,只能發泄在這個保安的身上了。

    保安也不敢跟林松對著干,只能委屈的低著頭也不敢說話,畢竟他能夠在這么大的大學當保安,那也是挺好的工作了,他可不想得罪這個副校長丟了工作。

    林松忽然想了一下,然后對著這個保安說道:“你跟我來一趟,一會有人問你江成的事情,你就說他有事走了,知道嗎?”

    “是!”

    保安答應了一聲,然后便是跟著林松回到了會場里,只見此時的會場人已經來得差不多了,可是依然沒有要開始的意思,明顯就是要等著江成到來,才能開始。

    “綦鐘鳴校長,還沒有開始啊,”林松故作輕松的看著綦鐘鳴問道。

    “是啊,東方先生說了,江成不來的話,大會開始也沒有任何意義,”綦鐘鳴也深吸了一口氣,輕聲的說著。

    林松點了點頭,隨后便是看向了一邊的東方智,隨后他就說道:“東方先生,其實剛才我看到江成先生了,他好像說自己臨時有什么事情先走了,所以讓咱們這邊正常開始就行了。”

    “他有事先走了?”東方智皺著眉頭看向了林松,他感覺不太可能,江成就算是真的有事要走的話,肯定也會對他說,不可能臨時說走就走。

    “真的,不信你問咱們學校門口的保安,他剛才也看到了,”林松說著指了指身后站著的保安,他現在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先這樣糊弄一下了,畢竟這么大的大會,東方智也不可能為了江成繼續拖延了。

    東方智沒有說話,只是看了一眼在林松身后的保安。

    “沒錯,林副校長說的是,”保安也看著東方智立刻說道。

    “東方先生,這么多人都等著呢,咱們還是先開始吧,”林松見保安配合自己了,他也立刻對著東方智催促著說道。

    林松也清楚,只要這個大會順利舉行了,就算是東方智知道他說謊了,那也不重要了,畢竟他沒有耽誤大會舉行的話,校長也不會對他怎么樣。

    “不行!”

    東方智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只要江成沒來的話,大會就不能開始!”

    “這……”

    林松一聽東方智還這么堅持,他立刻就吃了一驚,可是還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好了。

    “我給江成打個電話,問問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東方智說著便是拿出了手機,撥打了江成的電話。

    林松一看東方智要給江成打電話了,他頓時就慌張了,因為他的這個謊話只要江成一說話,馬上就會被拆穿,那他可就真的完蛋了啊。

    不過東方智撥打了個電話之后,江成那邊并沒有接通電話。

    “奇怪了,怎么會沒有接電話呢?”東方智有些奇怪的說道。

    林松一看江成那邊沒有接電話,他頓時松了一口氣,這可真的是上天保佑他,才讓江成沒有接電話。

    “東方先生,我早就說了,這個江成可能真的有什么急事,當時走的特別匆忙,”林松笑著看著東方智說道:“所以咱們還是趕緊開始大會吧!”

    正當林松這樣說著的時候,忽然兩個人從后面走了過來,正是之前江成遇到的兩個高麗人,宋恒基和他的一個跟班。

    “我說,你們華夏開個會都這么慢嗎?怎么到現在都還沒有開始啊?”宋恒基上前不耐煩的對著綦鐘鳴和東方智那邊說道。

    “宋恒基先生,您先就坐,大會馬上就能開始,”林松看到了宋恒基,連忙上前諂媚的說道。

    “該不會是我師父沒有來,所以你們故意怠慢我們吧?”宋恒基冷聲說著,明顯十分沒有把這里的人放在眼里的意思。

    “宋小友,我們還沒有開始,是因為還有一位很重要的特邀嘉賓沒有到,所以還不能開始,”東方智冷眼看向了宋恒基那邊,淡淡的說著。

    東方智真的對高麗人不太喜歡,因為這幫家伙一直以來的論調都是想要把華夏中醫據為己有,簡直太不要臉了。

    “特邀嘉賓?”

    宋恒基聽到了東方智的話,立刻就不滿的說道:“什么嘉賓值得我們這么多人等?難道比我還要重要嗎?”

    “宋先生,江成先生因為一些原因還沒有到,所以請你們先坐下,耐心等待吧,”綦鐘鳴也起身笑著看著宋恒基說著,他也知道這個人是金英宰的徒弟,所以需要尊重一下。

    宋恒基聽到了這個話,心中十分不爽,從來都是別人等他,什么時候需要他等別人了?

    “綦鐘鳴校長,咱們還是別等了,先開始吧,這樣一直等著,宋恒基先生回去跟金英宰先生說了的話,不太好,”林松連忙催促著說著。

    宋恒基正想說什么,一下子就看到了東方智面前的特邀嘉賓牌,上面正是江成的照片。

    “這個,就是你們要等的嘉賓?”宋恒基指著東方智面前嘉賓牌的照片問道。

    “不錯!”

    東方智點了點頭,淡淡的問道:“怎么?宋小友,見過他。”

    “見過!”

    宋恒基得意的點了點頭,然后說道:“不光見過,而且還因為得罪了我,被林松副校長給轟出學校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