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近身王者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一絲可能

    “他是我周家貴客,你敢對貴客無禮?”周成仁冷哼。

    聞言,寬額男子剛剛升起的委屈不解,瞬間化作畏懼。

    這白毛,是周家貴客?

    聯想到剛才的舉動,他才意識到自己有多愚蠢。

    嘴皮子開始打顫,寬額唯唯諾諾,甚至,不知道該如何道歉。

    “行了。”楚楓終于開口:“我說了,我來送周大家主最后一程,送完就走。”

    這話說完,

    無論是那寬額,還是周成仁,都松了口氣。

    楚楓望著禮堂中央,那被白花簇擁的周家家主相框,終于開始邁步。

    可還沒走上兩步,就被一人攔下。

    攔他的,是那名自命不凡的青年。

    正是周家嫡傳長子——周值!

    “值兒”周成仁大急,卻見周值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周值將眼中冷光隱去,露出笑容:“我很驚訝,聽聞家父生前與您有不合,沒想到楚楓先生如此寬宏大量,不計前嫌,來參加我父親葬禮。”

    一言出。

    滿堂嘩然。

    這,就是傳聞中,那個惡人楚楓?!

    近日帝都出現種種說法,有堅信七大家族是蘇航肇事者的,也有很多人相信,這是一個陰謀。

    故意將蘇航失事,推脫到七家身上,將門是在聯合楚楓,借此打壓打壓蒸蒸日上的七家!

    盡管大多人沒見過,也有人不相信那天的事情,

    可無論如何楚楓這個名號,無疑在帝都是人盡皆知。

    一旁,作為二叔的周成仁給了周值一個贊許眼神。

    侄兒這話直接挑明楚楓身份,稱贊他寬宏大量,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這么放低姿態,量楚楓如何不會,也不敢再亂來

    顯然,周值也是這么想。

    “門外那雕塑刻的不錯。”誰想,楚楓忽然轉移了話題:“比他死前還有精神。”

    周值眼中殺意一閃,又被很好掩飾,態度誠懇:“楚先生,我是真的為您的妻子感到惋惜,要不然,也不會把失事蘇航編號,刻在父親雕塑‘腳下',時刻銘記錯誤,你別太過分”

    “我呸!”一直沒發聲的裴秀,終于忍不住開口:“你要是真的承認錯誤,會強調‘刻在腳下'?我看你分明沒有引以為恥,反倒引以為榮!”

    刻在腳下,不是腳踩蘇航的意思,又是什么!

    周值不急不緩:“你要是這么認為,我也沒辦法。”

    就在這時,人群里,一個聲音忽然道:“行了,這是周家葬禮,你們也太不尊重死者了。”

    “就是,你們都把人害死了,還跑葬禮來鬧事,過分了吧!”

    “周家那明顯是對蘇航的紀念,請二位不要惡意揣度別人。”一名女人也幽幽開口。

    “你們!”裴秀氣急。

    這群人怎么回事,顛倒黑白么!

    就在這時,一只手忽然拍了拍她肩膀。

    “好了。”制止裴秀爭吵,楚楓輕聲道:“我來,是送周家主的,也附帶著送一些東西。”

    眾人本來還不解,

    轟——

    聽到一陣巨響后,皆是回頭看著門口處。

    不看還好,這一看所有的抱怨不滿,全部銷聲匿跡。

    周值的瞳孔也緊緊一縮。

    門口處,

    赫然,躺著一尊猙獰的黑木大棺!

    不但如此。

    棺木之上,還有一塊兒牌匾。

    ‘升棺發材'

    周值瞪大的眼睛里,多出了一些血絲。

    “你”周成仁臉色也及其不好看。

    如果說值兒那些小動作是陽奉陰違,無聲反抗,

    楚楓此舉,根本就是擺明挑釁!

    再也忍不住,他就要開口怒罵,身邊周值忽然咳嗽一聲。

    長出口氣,周成仁轉頭看向楚楓:“多謝楚先生所贈,您可以走了吧。”

    不卑不亢。

    周成仁雖然憤怒,但也有欣喜。

    怒的是楚楓,喜的是自家侄子。

    君子善忍,值兒如此氣度,假以時日,定成大器,說不定能帶周家再上一個臺階,要報仇可能只是時間問題

    楚楓終于出門。

    “快走,神將會議要遲到了。”裴秀懊惱道。

    “再等等。”楚楓站在園里,望著那周家家主雕塑,半晌后,再次開口:“把你的刀給我,既然他們在這上面刻了那趟航班編號,我把它改成芊芊的塑像。”

    “你”

    裴秀恨不得一拳打在楚楓臉上,可見到后者落寞眼神后,心底微微一顫,委婉道:“我也不喜歡這塑像,不過你得快點,唔,直接把它頭砍了吧。”

    說著,她遞出一柄短刀。

    她自然不覺得,楚楓能雕出個芊芊來。

    所以下意識便認為,楚教官是想隨便找個借口,砍掉這雕塑,

    見楚楓比劃,她忍不住道:“喂,你不會真要雕吧?相信我,你那破技術,雕出來的慕校花,會破壞自己心中那份美好。”

    廢話。

    這么大的石雕,就是周家,請十數名大師一同雕刻趕工,都用了好幾天,就算是一個大師來雕刻,怎么的至少也都要一兩個月吧?

    這小子腦袋里究竟裝的什么,哪里來的勇氣,想去雕出那小美人?簡直是不自量力

    然而,當她看到楚楓動身的那一瞬。

    打消了腦海內所有不屑念頭

    禮堂內。

    上至周家,下至客人,都如釋重負。

    不過,沉下心者,無不倒吸一口涼氣。

    周家是帝都的七座大山之一,而楚楓今天表現,無疑,是踩在周家腦袋上說話

    而他們心中的大家族,被人挑釁,卻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那個白發青年到底有多恐怖?

    難不成真像眾多傳聞中所說,楚惡人揮手,便調動了一萬將門子弟?!

    周成仁皺起眉:“死者為大,從現在起,關門謝客。”

    大門轟然關上。

    嗤。

    嗤嗤。

    一聲聲不同尋常的聲響,卻從門外傳來。

    “別管,繼續。”周成仁拳頭甚至在顫抖。

    那楚狗,究竟在外面搞什么東西!

    周值也閉上眼,喃喃道:“二叔,等下喪葬辦完,請讓人在我父親雕塑腳下,再雕上那一架蘇航s70客機,務必一模一樣。”

    雖然是小事。

    可也挑明,我的父親,確實踩碎過你未婚妻那一趟蘇航!

    “好!”

    周成仁破天荒同意。

    周值背對著眾人,負手而立,輕道:“等以后報了仇,我父親踩的東西,就不止是那輛客機,到時候,還要多雕上你和她的狗頭!”

    睜眼之時,他面目猙獰。

    狼子野心,

    勢要領周家復仇!

    哭喪環節終于結束,待到大門打開,眾人走出,準備離去之時,忽然都停住。

    一個個屏氣凝神,望向前方。

    “怎么了?”

    人群大后方。

    周值緊緊皺眉,他可是還一直惦記著,要改父親雕塑的事情。

    不看還好,抬頭一看才發現,前方所有人,皆是身體僵直,面目呆滯,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之物。

    甚至,有不少人,暗自吞了口唾沫。

    “雕,雕塑怎么改了”一名女子喃喃開口,看著雕塑,眼中有著毫不掩飾的艷羨。

    “改了?”周值下意識地,便認為是二叔派人雕飛機去了,可當他看到二叔懵逼的表情后,意識到不對勁,連忙扒開人群上前。

    終于看到了那尊雕塑。

    周值也張大了嘴。

    在前方,哪里還有自己父親的塑像?

    有的,只是小了一號的少女石像。

    那是一位單純少女,帶著絕美面容,僅僅是簡單的蕾絲邊連衣裙,背對著陽光,面對眾人輕輕背手,露出一個微笑。

    卻宛如天使。

    栩栩如生。

    “這是誰,太美了。”

    “我想起來了,我記得她,她是那個失事的校花慕芊芊,之前在網上看過側臉,一模一樣!”一人高聲開口。

    然而,這話出口,眾人瞬間鴉雀無聲。

    那開口的人也打了個激靈,畏懼地看了身后周家眾人一眼,連忙道:“我,我還有事,先走了。”

    “啊,我也有事”賓客哄散。

    只剩下一臉鐵青的周值等人。

    “楚楓”周值望著滿地石屑,眼睛血紅,

    自己精心請大師,為父親雕刻的塑像,竟被那楚楓強行換掉!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一個葬禮的時間,怎么可能

    周值走到門口,眼見著一輛車子揚長而去,渾身發抖。

    他是周家世子,打小周遭無不畢恭畢敬,敬他如神。

    而那個白毛,

    今天,跑到他的地盤,在他頭上拉屎,他卻什么都不敢做!!

    從未有過如此屈辱!

    “啊,給我去死!!”身邊已經沒有外人,他狀若瘋狂般,他猛地回頭,毫不猶豫,一腳踹在那少女雕塑之上,想要將其踹倒。

    然而,在腳剛剛接觸的一瞬,周值便抱著腿,發出了慘叫,疼的滿地打滾。

    “值兒,你怎么了?!”

    周成仁扶起周值,看著侄兒扭曲的小腿,又抬起頭,看著那尊塑像,忽然覺得頭皮發麻。

    只是踢一腳侄兒自己的腿,就斷了??

    “這楚狗搞了個什么東西?!”

    他忽然擦了擦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剛才值兒踢那慕芊芊的塑像之時,似乎從那上邊兒,散發出了一層淡淡光芒。

    像是在保護著那尊塑像。

    遠處。

    車內,裴秀呆呆地掌著方向盤,眼睛不斷撲閃,良久才幽幽開口:“我,我這不是做夢吧?”

    剛才,她親眼目睹了楚楓的絕技。

    哦,不對,說那是神跡都相信!

    在剛才,楚教官僅僅用了幾十分鐘,便完成慕校花的雕刻,而且,雕塑與真人,竟一模一樣

    那種行云流水出刀速度,她至今,都還是頭一回見到。

    嗤——

    裴秀忽然將車剎死,扭頭看向楚楓:“不行,不能留那塑像在周家,萬一他們把它弄壞了,豈不是暴殄天物?”

    一想到那種藝術品級別的美人雕塑會被糟蹋破壞,她就及其不忍。

    “放心。”楚楓悠然道:“那是大理石做的,壞不了。”

    裴秀一陣無語:“你腦子是不是秀逗了?就算是大理石,一推就砸壞了”

    “相信我,他們多推幾次,就不敢推了。”楚楓頓了頓,繼續道:“我在上面開了光。”

    加在雕塑上的,自然是九御第一御。

    一步御神符。

    今天之內,周家要是敢讓人推它,少說也得斷兩條胳膊。

    “你算了,反正你重新刻雕一個,也用不了多久。”裴秀瞪了楚楓半晌,才氣呼呼地繼續上路。

    “怎么,你想要的話,我可以給你刻一個。”楚楓忽然轉頭,認真盯著她。

    “我呸,誰稀罕。”

    楚楓搖搖頭,閉上眼開始養神。

    然而沒過一會兒,一陣諾諾聲音傳來:“真能刻嗎?”

    “刻可以,幫我找芊芊。”

    汽車再次剎住。

    裴秀一萬個不解。

    找芊芊?芊芊不是已經

    “沒找到尸體,無論生死,總得見一見她。”

    副駕駛的白發青年并未看她,而是望著南方,自顧自說著:“回了蘇州,我還不想守著一口空棺終老。”

    裴秀抿了抿嘴。

    不知道為何,對那個只見過一次的慕校花,有些艷羨。

    小校花啊,可知你不幸遇難后,有個男人還在這里。

    為你

    不惜拼上一切。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