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白夜獵兇 >

第【66】章:伶牙俐齒

    我怎么也想不到,那雙綠油油的眼睛,竟然是一只猴子的。

    從來沒有見過綠眼睛的猴子,但是這次可是親眼所見了。

    難道在這個荒島上,產生了基因變異,連猴子的眼睛都變成綠色的了嗎?

    很顯然,剛才那個笑聲就是這個猴子發出來的。

    猴子的叫聲明明是吱吱吱的,但為什么這只猴子叫起來就像是人在發笑一樣。

    我盯著空中的猴子,猴子也在盯著我,四只眼睛彼此盯著彼此,好像都被彼此嚇傻了。

    現在這只猴子,正在倒掛著一顆看起來渾身是刺的樹上。

    猴子好像不怕這顆長滿刺的樹,而且這個猴子并不是常見的猴子,毛看起來比較長。

    一般的猴子,后腳比前腳長,但是這只猴子看起來前腳比后腳要長。

    這種猴子到底是什么品種?只見這只猴子倒掛在樹上,還能彎下腰伸出它的前爪,把剛才扔在地上,那個椰子殼又撿了起來。

    這只奇怪的猴子,把自己扔的東西撿起來之后,又發出了一聲怪笑,轉身蕩了一圈。

    身影消失在了樹叢后面。

    我盯著搖搖晃晃的樹,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樹林看起來密密麻麻的,想要通過是有點困難。

    這只猴子的突然出現,說明這個島上還有其他生物存在,既然這個島上有其他生物存在,那就說明這個島可以生活下去。

    現在要不要跟著猴子去,看一看這個猴子的椰子殼是從哪里弄過來的?

    我本來就是來找水源的嘛,現在有了一點線索,如果不抓住這個線索的話,那豈不是前功盡棄?

    自我安慰了一下,決定跟著猴子消失的方向,追蹤過去。

    發現樹林里面藏著的是一只猴子,膽子再次大了起來。

    最起碼不像臆想的那樣,會出現一只怪物,雖然這只猴子看起來有點像怪物,但是只不過是眼睛綠了一點而已。

    猴子一般不會主動攻擊人類,所以不會對這只猴子產生害怕。

    如果這只猴子能夠帶著我找到島上的椰子樹,那可就十分完美了。

    但是猴子來得快去得快,追到樹林后面的時候,連紅毛都沒有看見一根。

    猴子經過的地方,根本就沒有什么痕跡,想在這種密密麻麻的樹林里面尋找一點蹤影的話,簡直是一個極大的挑戰性。

    但是既然已經追進來了,不可能半途而廢吧?

    看著前面的樹叢,陷入了沉思當中,在這種認不清道路的情況下,應該怎樣追蹤這只猴子們?

    看對面的痕跡。

    但是除了一些枯枝敗葉之外,就只剩紅樹根了,從地面上看不出任何東西來。

    這可是有點傷腦筋啊。

    現在已經追進樹林里面來了,就算硬著頭皮他也要找下去,雖然他沒有叢林生活的經驗。

    但是什么事情都有第一次,這次流落在荒島,換一句話來說,是上天的給的另一種考驗吧。

    讓自己體驗一下另一種人生。

    如果上天要讓我變成荒島上的一個野人,那也沒有什么辦法,只能認同自己的命。

    唉聲嘆氣是沒有出路的,所以必須自己找到自己的辦法。

    我靜下心來,準備聽聲辨位,聽那個猴子會不會再次發出聲音,指引自己跟著上去。

    但是十幾分鐘過后,猴子的笑聲再也沒有傳過來。

    猴子好像是故意在跟我開玩笑,知道了我的心思,不想讓我繼續追蹤下去一樣。

    這讓我變得有些哭笑不得。

    我在想,如果這只猴子故意在躲著自己,那這只猴子會不會就在自己的周圍,或者說就在自己附近,在看著自己。

    其實猴子的智商跟人的智商比較接近,如果有一只猴子想要玩弄一個人的話,完全有那個可能。

    所以我應該怎么應對呢?

    就在細細思考的時候,樹林外面又響起了聲音,這是有人在交談的聲音。

    仔細聽了一下,好像是沙灘上的幾個人。

    難道這些人想到了辦法,爬上了懸崖了嗎?

    樹林外面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了。

    第一個聽清楚的是神父的聲音:“那個臭小子到底在什么地方?如果不找到他,我們隨時都會有危險。”

    聽得出來,這些人一直在尋找我。

    很顯然,這些人爬上懸崖之后,可能是不想放過我的。

    畢竟我想把這些人困在懸崖下面,這些人又想殺死我,因為在這些人心里面,我就是一個殺人兇手。

    但是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殺人兇手。

    沒有人會信任我。

    所有人都想找到我,然后把我弄死,但是那個真正的兇手,一定也在這些人的中間。

    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他說他去尋找水源,那他會不會在樹林里面?”

    這個人顯然是在懸崖邊上,那個腿部受傷的人。

    我早上幫這個人包扎了腿部,沒想到這個人竟然恩將仇報,反而跟著這群人上來尋找我。

    現在正是人心叵測,什么樣的人都不能相信。

    有時候你幫助了一個人,你可能是救了一條毒蛇,這條毒蛇隨時會要了你的命。

    聽到外面越來越近的聲音,深吸一口氣。

    決定先躲在這個樹林深處,因為這對于我來說,相當于是一個避難所。

    現在最好不要跟外面那些人正面接觸,因為不管發生什么樣的接觸,都是滅頂之災。

    現在外面有五個人,一個人肯定不是對五個人的對手。

    這個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看,這是腳印,而且腳印上面有血跡,說明他的腳已經磨破皮了。”

    聽到那個女人的聲音。

    我心里一緊,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腳,發現自己的腳底果然破皮了。

    剛才可能是因為太緊張,沒有發現自己的腳已經破皮了,而且還把血跡留在了外面。

    心里面有些懊悔,在這種關鍵時候,怎么可以這么粗心大意呢?

    這時另外一個女人說:“看來這個足跡進入了這片樹林,他一定是進入樹林了。”

    如果自己的腳流下了血,那就一定會留下什么印記。

    現在外面這些人已經發現了印記,不知道這些人會怎么反應。

    神父的聲音傳導過來:“他既然已經進入了樹林,那我們就進去搜一下吧。”

    “這可是一個殺人兇手,萬一我們遇到他,那會給我們帶來很大的危險的。”

    另外一個女人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這個女人好像是那個修女。

    修女曾經幫過我,現在又阻止這些人進來搜查,不知道能不能起到效果。

    我一直想不通修女為什么會幫自己。

    我跟這個修女根本就沒有什么交集,但是這個女人卻從沙堆里面把我給救了出來。

    從后面的情況來看,這個女人一直沒有告訴其他人我的事情。

    好像從始至終。

    這個修女一直都是站在我的一邊一樣,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但是現在由不得想這些事情。

    必須要應對接下來的變化,如果這些人真的要進來搜尋的話,是不可能躲過去的。

    這個時候。

    那個神父好像跟修女說話:“你為什么要幫那個殺人狂說話?你難道同情那個殺人兇手嗎?”

    聽到神父這么說。

    修女好像也感到有些驚訝,連忙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擔心你們的安全。”

    “擔心我們的安全,你以為我不知道,是你把那個小子放掉的。”

    這個話是另外一個人說的。

    就是懸崖上腿受傷了的那個人,聽到那個人說了這么一句話,其他人都感到十分驚訝。

    神父惡狠狠的盯著修女:“他說的是真的嗎?那個小子真的是被你放的嗎?”

    修女搖了搖頭。

    眼睛里面淚花在打轉轉:“我跟了你這么長時間,難道你不相信我還要相信另外一個剛剛認識的人?”

    修女在跟神父打感情牌。

    女人就是天生的演員,本來就是她自己放掉的人。

    但是現在她必須要裝出自己很無辜的樣子。

    只有看起來很無辜,才會讓別人相信,雖然這種無辜對于其他人來說,看起來有點表演的成分在里面。

    神父看著那個腿受傷的人:“修女是我的學生,她已經跟了我幾年了,怎么可能放掉一個陌生的人?”

    可能神父也相信了自己學生的話,心里面變得有些動搖了起來。

    那個腿受傷的男人冷哼一聲。

    他問神父:“你們自己動腦筋想一下吧,如果沒有人去放的那個家伙,那他怎么會從沙坑里面鉆出來呢?”

    被這個男人這么一反問,其他人的目光再次看向了修女。

    修女的眼里落了下來。

    她盯著那個男人:“我們四個人一直在一起,只有你是后面來的,而且是在那個人逃跑之后你才出現的,我敢斷定,放掉那個人的人是你。”

    修女這么一說,所有人都驚訝了。

    更加驚訝的是那個腿受傷的男人,他怎么也想不到,這個看起來非常單純的女人,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反咬一口。

    他連忙逼問這個女人:“你這人怎么會昧著良心說話,我眼睜睜看著你放的那個男人,你難道還不想承認嗎?”

    現在這兩個人在吵嘴,其他人都有點搞糊涂了。

    他們不知道到底是修女放了我,還是這個受傷的家伙放的我。

    現在兩個人都看起來都很有理由,而且兩個人都有嫌疑。

    因為我逃走的時候,他們三個人在研究那個梯子,只有修女一直沒有在他們的注意力下面。

    所以說修女有嫌疑。

    同樣這個受傷的人也有嫌疑,因為這個受傷的人是后面出現的,全部行程都沒有在他們的視野里面。

    現在應該怎么分辨這兩個人呢?

    修女對那個受傷的男人說:“你為什么一直要冤枉我?是我看起來好欺負嗎?”

    “美女,你就不要狡辯了,既然是你放的人,你自己承認就行了,你就算不承認這也是一個事實。”

    這個男人說的言之鑿鑿,讓其他人都感覺到有些相信了。

    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

    修女給了這個男人致命的一擊。

    修女指著男人腿上,幫男人綁傷口的那個布條:“這個布條很顯然是從那個人身上撕下來的,如果你跟那個人沒有關系,他身上的東西怎么會綁在你的腿上?”

    這個男人傻了眼。

    他連忙解釋:“正是他替我治傷的時候,自己撕下來的,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

    “一個幫你醫治傷口的人,你卻要出賣他,這件事情說起來有點不合情理啊。”

    神父開口了。

    修女看見神父開口替自己說話,委屈地哭了出來。

    神父拍了拍這個女人的肩膀,安慰到:“好了好了,我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放心吧,我們不會放過這個壞人。”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兩個女人包圍了上去。

    那個腿腳受傷的男人看到情況有點不對勁,轉身想跑,被拿鋼管那個女人一鋼管打倒在地。

    后面的空姐拿著一把刀撲了上來,把刀按在那個人的臉上:“老實告訴我們,你的同伙到底在哪里?”

    很顯然,這些人已經相信了修女的話。

    躲在樹林里的我心里一驚,這個修女果然是一個心機很重的人,竟然能夠把死的說成活的,而且來了一個這么完美的絕地反擊。

    本來以為是一個必死之局,沒想到就這樣被這個女人這樣盤活掉了。

    那個腿腳受傷的男人顯然是兇多吉少,但是我已經管不了這么多了。

    現在要趕緊離開這個地方,這四個人每個人都非常危險,不能落入這四個人的手里面。

    但是現在距離這些人非常近。

    如果要逃跑的話,必然會發出聲音來,對方聽到向東肯定會追過來的。

    情況對于我來說也不容樂觀。

    外面響起的慘叫聲,應該是那個腿腳受傷的男人發出來的,現在那個男人栽在了一個女人的手里面,說起來也算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現在外面的三個人都想追殺我,但是我覺得,每一個人都很危險,那個修女更是不得不防。

    就在外面的慘叫聲響起的時候,一聲尖笑聲隨著慘叫聲響了起來。

    我知道這是猴子的叫聲,但是這個叫聲是從相反的方向,你就是這個小島頂部發出來的。

    難道剛才那只猴子,已經跑到了小島的頂部去了嗎?

    外面那幾個人聽到這個笑聲,突然冷靜了下來。

    這個時候,那個慘叫的家伙開口說了:“咱們趕緊離開這里吧,千萬不要跟這些猴子碰面,我的這一條腿就是被這猴子弄斷的。”

    聽這個男人這么說,很顯然這個男人已經遇到了這種猴子。

    空姐問:“你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吧,猴子本來就不是這樣叫的,你真是想把我們嚇走掉嗎?”

    “他本來就不安什么好心,弄死他算了。”

    這是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殺氣很重。

    緊接著那個男人又發出了一聲慘叫聲,好像是另外一個女人一腳踩在了她的傷口處。

    神父說:“既然這個東西發出了像人一樣的笑聲,那我們不妨上去看一看。”

    我緊張了起來,這幾個人真的會離開這里嗎?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