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劍破拂曉 >

0401 銅錢定對手 龍卷戰龍卷

    黑暗傀儡外圍,貝若夕、蒲公齡等幾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不知刑真現在處境如何,就連胡一婓和通幽君也有所按耐不住,想跟隨潮流殺將進去。

    還好怕刑真身份暴露,暗自離去的鳳真翎去而復返。其實她一直沒離開過,只不過明面上的幫助換做暗中觀察。

    攔住一眾想要前沖的年輕人,理由很簡單,雙方達成協議不許再戰。

    鳳真翎為了保護刑真,有太多的無奈不能明說。

    大盧王朝知道了刑真的身份,但是大盧王朝身后的勢力,他們高高在上不會關注刑真這個晚輩。

    風真翎若是和刑真相認,難免會讓刑真進入一些勢力的眼中。

    暴露在陽光下,即使有鳳家的保護,也會有茫茫多隱藏在暗中的眼睛。

    鳳真翎話不能多說,只得拿出老秀才的命令。

    一老一少被黑暗傀儡包圍,對外界的事一無所知。

    老秀才和黑龍談判完成,黑暗傀儡開始后撤。

    起初時偶然的一個兩個,刑真和霍翟只當是這些沒自主意識的傀儡漫無目的的逛蕩。

    當越來越多的傀儡向后撤,一老一少發現不妙為時晚矣。

    來時洶涌如潮,退時依舊是潮。一個挨著一個,連個縫隙都找不到。

    有黑白大貓在,黑暗傀儡不會主動攻擊。但若是刑真動手,必然會遭遇強烈反彈。

    刑真和霍翟面臨兩個選擇,要么被潮流反向推進困魔窟。要么動手拼殺,打穿一條血路。

    前者進困魔窟,無疑會成為和身邊一樣的人不人,鬼不鬼沒有自主意識的生物。

    與其做一具行尸走肉,還不如痛痛快快殺一場來得痛快。刑真和霍翟,不約而同的選擇了殺出一條血路。

    霍翟滿臉的愧疚,一直重復著:“老朽該死,連累了刑公子。”

    “老朽賤命一條,死就死了不值得可憐。可惜刑公子年紀輕輕,陪著老夫一起送死何苦來哉。”

    刑真笑而不語,站定后摸索負于身后的刑罰劍柄。

    片刻后,歉意道:“有勞前輩了,一會背著我回去吧。”

    抱著僅剩一根琵琶弦的老人,正準備拼命呢。聽聞后,只當刑真苦中作樂。

    頗為灑脫,笑著附和道:“沒問題,老朽的力氣還夠用。”

    刑真默念:“武道大龍來。”

    而后突然拔出重劍,高高舉起,奇異的紋絡布滿劍身。

    刑真揮劍力劈,大喝:“刑罰,破。”

    一條火龍激蕩而出,龍吟陣陣熱浪席卷。大龍蜿蜒盤旋迅猛前沖,所過之處黑暗傀儡盡虛無。

    刑真僅有的力氣,死死握住重劍刑罰。小聲道:“霍前輩,麻煩您了。”

    老人家當機立斷,背起刑真緊隨火龍后方。

    前方火龍勢如破竹,后方老者緊緊跟隨。霍翟身后的刑真,說出最后一句話時便以虛弱無力至昏迷。

    他醞釀的時間足夠久,所有內力毫無保留的度給刑罰。做好了不成功,便身死的準備。

    刑真手臂耷拉下,隨著老人跑動的起伏而晃動。無論搖擺的幅度有多大,握住刑罰的手掌一直不曾松開。

    直至霍翟逃出生天,給刑真灌了一口葫蘆內的酒水后。

    恢復些許氣力的刑真,睜開眼皮見都是熟人。放下心來后,重新閉合雙眸。

    這時握劍的手掌終于松開,“咣當”一聲刑罰掉落地面。

    鳳真翎微微搖頭,暗自嘀咕了一句:“看樣子得想個辦法教刑真使用刑罰的口訣,不然太沉重了。”

    困魔窟與兩座大陸的約戰,明明還是九輪九人。而困魔窟只派遣了七位出來迎戰。

    用黑龍的話說:“困魔窟內人才濟濟,都是你們祖宗輩分的。”

    “如果是有認識的自家老祖,不能少了禮數,一定要磕頭。”

    “欺負你們這些后生晚輩,所幸困魔窟大度一回。不玩什么彎彎繞,五局過后,等著交出百萬生靈吧。”

    能說出自己是天下第一的生靈,其自負程度也足以堪稱天下第一。目中無人且張狂,不可一世。

    老秀才、袁淳罡、齊玄真、補弘化等,以及妖族的各大宗主。

    像他們這種境界,最長壽命可活五千年。也就是說,他們當中極有可能有活了四千年的老古董。

    有人會說,你這不對啊。前面出現在黑白湖的九尾落,明明是兩座大陸開戰時便有的大妖,至今該有一萬年才對。

    九尾落在九尾山中蟄伏近萬年,相當于沉睡萬年。最小成都的消耗生命能,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九尾落的真實年齡,應去掉它沉睡的時間。兩座大路中,不乏以沉睡來換取獲得更長壽命,無法飛升的老怪物。

    他們惜命,自然不會加入到這樣的戰斗中。

    也就是說,困魔窟派遣出來的七為強者,至少是四千年前,甚至是五千年前的老輩人物。

    兩座大陸高層不得不嚴陣以待,且請出了困龍大陸的活字典。

    此人戰力在上五境當中不算出類拔萃地,有自知之明,當日群戰黑龍時未曾出戰。

    他是算術家名副其實的老祖宗,也是在場大能中公認年齡最大的人。

    九顆錢老者米山,留下一顆在南濱城化作海岸線禁制。現在只剩八顆,應改名為八顆錢老祖了。

    米山挨個打量困魔窟派遣出的七位,凝重搖頭后坦然道:“只看出了一人,五千年前以力破境差點兒飛升的呂弘合。”

    “其他的都是生面孔,老朽也未曾見過。”

    這時困魔窟傳出黑龍不耐煩的聲音:“別婆婆媽媽的,趕緊選一人出來應戰。不敢打直接認聳算了,交出百萬生靈。”

    請九錢老祖米山出來,不是為了打架,自然也不是為了辨認敵人是誰,要打就打,何必在意對方是誰。

    主要目的是利用米山的獨有算術,占卜出派遣誰出戰最為合適。

    米山苦笑:“可窺探天機算的出未來,卻無法改變。算出錢則和馬平雅將有大禍。”

    “二人舍棄家業,送兩個孩子交于我手。離開龍興洲來到龍斷州,仍是沒忍耐住參加了阻擊黑暗潮汐。二人沒能避禍,反而自主找上禍。”

    “算出馬不火和錢觀潮相生相克,從小為了讓他們兄弟二人關系融洽。我這張老臉都不要了,無限度容忍兄弟二人拿去玩耍。”

    “終是沒能逃出天命,雖然死前冰釋前嫌。但還是弱水被萬火蒸干,萬火被弱水澆滅。”

    老人說出了自己的無力感,看向兩方可操控這片大陸的一小撮人物。

    見沒人提出異議,繼續道:“現如今老朽的銅錢少了一顆,卦術大打折扣,你們還敢用我?”

    卦術玄而又玄的東西,饒是在坐這些可通天徹地的家伙。可窺探現在和過去的天機,但是對于未來之事,都是一知半解。

    沒誰可對米山的卦術妄下結論,也沒人擔得起這份責任。

    被米山這么一問,無人敢開口應答。

    沉默片刻,身為一州之主的老秀才說道:“就你了,總比我們這些人瞎貓碰死耗子要強。”

    “即使輸了,要怪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怎能強把責任推卸給米老。”

    為了給米山助威打氣,老秀才環顧四周:“哪個不服氣,可以來試試看。”

    站在老秀才一方的,自然是雙手贊成。不站在老秀才一方的,也得捏著鼻子人。

    放眼兩座大陸,卦術方面,米山敢說自己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沒人比他更合適來做選擇,更是不可能有人能取代。

    困魔窟內黑龍催促不斷,米山別無選擇。

    八顆銅錢兒放入龜殼當中,老人口中念念有詞,手中不斷搖晃龜殼。

    一顆銅錢落出,自行飄蕩到每人身前。像是尋覓氣息,駐留每人身前的時間不等。

    到袁淳罡身前時,銅錢歡快跳動,而后啪嘰一下貼到了袁淳罡腦門上。

    看著就像是袁淳罡的眉心處,多長出了一只眼睛。

    毫無疑問,卦象選擇袁淳罡對戰呂弘合。

    農家漢子沒有絲毫的怨言,反而是帶著興奮躍躍欲試。

    跌落一境不在巔峰,不是袁淳罡該考慮的事。

    農家漢子既然自創開山式,自然也有只進不退的精神。

    有在場諸多人在,不怕蕩漾出的氣勢傷及無辜。

    沒有后顧之憂的袁淳罡,掛著和煦笑容,抱拳爽朗道:“榮幸。”

    而后漢子身形憑空消失,在出現時已在呂弘合身前。

    看似平靜的一拳遞出,砸到對方的黑暗屏障上。上千處漣漪同時擴散,也說明袁淳罡出了上千拳。

    黑龍發起挑戰,所憑借的依仗是兩座大陸的生靈境界被打落。

    不然它的這些黑暗傀儡心智不全,何以是同境界頂尖強者的對手。

    換做正常神修,早就退出老遠駕馭靈氣轟擊。

    黑暗傀儡不會,呂弘合自然也不會。潛意識支起黑暗護盾,任由袁淳罡轟砸。

    同時祭出本命法寶,一枚開山印懸浮袁淳罡頭頂。

    大印被黑色物質侵染的漆黑,三道黑色物質洪流在印外盤旋纏繞。

    醞釀出足夠的氣勢后,轟然砸下,來了個霸王壓頂。

    袁淳罡不閃不避,舉拳轟擊。破天一式重在氣勢,農家漢子自創,發揮的淋淋盡致。

    大印被砸飛,三道黑暗洪流被震蕩的紊亂不堪。在不負洪流景象,爛糟糟的融為一體。

    沒了威脅袁淳罡便不在理會頭頂開山印,開山式出第三拳,也是砸在黑暗護盾上的第二拳。

    農家漢子誠懇評價:“龜殼很硬,繼續。”

    開山印轉換套路,自身旋轉風馳電掣。強大的氣流帶動地面冰層倒飛,似一龍卷咆哮。

    袁淳罡微微皺眉,相差一境界的頹勢終于現現。這個龍卷若不全力應付,自身必然被黑暗物質侵襲。

    農家漢子突然收拳換腳,蹬出的速度并不快。彎曲的弧度相當大,膝蓋處接近直角。

    然后一腳狠狠蹬出,不求踢碎黑暗護盾,只為將呂弘和蹬飛。

    收回的腳掌重重踩踏地面,腳下冰層碎裂冰塊濺起后匯聚盤旋,水缸粗壯的龍卷頓時形成。

    比之拳頭大小的開山印帶動的龍卷,粗大數倍。

    袁淳罡拔地而起,帶動龍卷一起騰空。毫無懸念的相互碰撞,龍卷戰龍卷。

    袁淳罡有他武者的自傲,哪怕境界不敵,也敢以身硬悍法寶。

    一人一印還未碰撞,兩道龍卷首先在空中交匯。

    袁淳罡所攜帶雖然粗壯,實力卻明顯不如對方。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