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庶妃驚華:一品毒醫 >

第二十七章 發酒瘋

    “兵分兩路,什么意思?”莫子玉蹙眉問道。

    “字面意思。”劉旭柔聲說道,“部隊會比我延后一日,也就是說我提前了一日準備先去臨沅,若是有人圖謀不軌的話,應該會對后面的大部隊下手,而我并不在那里面。我之所以想要提早一日去臨沅,原因你也應該知道的,不過這個決定倒真是明智極了,居然還能夠提早見到你了!”

    頓了頓,劉旭臉上的笑意更加的明顯:“我真的沒有想到你會專程前來提醒我,我以為你還恨著我!”

    莫子玉死死的盯著劉旭的臉,冷聲道:“你錯了,我的確還在恨著你!我來這里,專門提醒你,不是為了你,只是為了北夏的安穩罷了!你若是出事了,為了這太執著之位,必然會再爭個你死我活,北夏已經經不起內耗了!雖然北夏對不住莫家,但是莫家不能夠對不住北夏,如果不來這一趟,他日在地下見到父親跟哥哥,我不知道該怎么跟他們交代!”

    劉旭垂眸,面上閃過一絲無奈,頓了頓又問道:“是羋梓讓你前來的?”

    “不是。”莫子玉簡短的回了一聲,“既然該說的,我都說完了,該提醒的,我也提醒了,我走了!”

    莫子玉拉著綠俏走了幾步,背后劉旭喝道:“站住!”

    “你想干什么?”莫子玉冷聲問道。

    “外面荒山野地的,還在下雨,你難道不知道嗎?”劉旭說道,“你不是不想見到我嗎?你留下,我走!”

    “殿下!”青躍欲言又止。

    “把人叫上我們走!”劉旭冷聲說道,“給姜側妃騰地方!”

    “是!”

    青躍立即吩咐眾人起身,準備徹夜離去。

    “姑娘……”綠俏心里面還是有些擔憂的,畢竟人家現在可是太子啊,等了她多年的主子的人,怎么能夠這個時候將人趕走呢,“外面黑燈瞎火的,萬一遇到了一些事情該怎么辦啊?這不是就跟咱們來這里的目的相違背了么?”

    莫子玉咬了咬牙,冷聲道:“你不用走,出了事兒,我擔不起這個責任!”

    劉旭一喜,轉身笑道:“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出去淋雨!你現在身上濕了,先去換衣服吧,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咱們待會兒再說!青躍,帶他們去房間!”

    “是!”

    青躍帶著莫子玉跟綠俏小逸一道去二樓右拐盡頭的房間,他走了幾步,頓住腳步,說道:“恕屬下多嘴了,即便是姜側妃你上回子捅了殿下一劍,但是殿下都沒有責怪過你,還未你百般開脫!姜側妃離開北夏,被太后責問,殿下也為你找了諸多的借口,殿下是真心對你的,姜側妃,跟殿下回去吧,殿下從來沒有忘記過你,你就不要再折磨他了!”

    莫子玉沒有說話,推開門入內,將門關上,背靠在門上,深深的嘆了口氣。

    綠俏不忍的問道:“姑娘,你還好嗎?”

    莫子玉輕輕的搖頭:“我沒事。”

    兩人換了一身干衣服,不知道該做些什么才好。

    綠俏將窗戶打開,在屋子里面走了幾圈,瞟了一眼莫子玉的神色,問道:“姑娘,咱們接下來做什么?你都一動不動坐了好久了。”

    莫子玉回過神來:“明日一早,咱們就跟他分道揚鑣,他有他的要做,咱們也有自己的目的。”

    “可是……如果殿下不讓咱們離開,該怎么辦?”綠俏問道。

    “不會的。”莫子玉篤定的說道,“比起我,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是不會為了一個我,而放棄他的責任的。”

    外面的雨依舊在下著,淅淅瀝瀝。

    “殿下,該休息了。”青躍無奈的說道。

    劉旭喝了一杯酒,看了一眼青躍說道:“坐下陪本宮喝酒。”

    “殿下已經喝了夠多了。”青躍勸道,“明日還要趕路,殿下應該早點休息的。”

    “你說,她心里面是不是還有我?”劉旭端著酒杯問道,“如果沒有我,如果她想讓我死的話,何必來跑這一趟呢?什么家國天下,那都是借口,她只是心里面舍不得我罷了。她以為她能夠騙得了我,起身瞞不過我的!只是她心里面既然還有我,為何不可將過去忘了,原諒我,跟我一起回去呢?我不肯答應皇祖母的賜婚,我想要將太子妃的位置留給她,雖然還會有很多的阻攔,但是我愿意為她搏一把,她為什么不肯相信我呢?我知道錯了,我也會好好的補償她的,她為什么不肯給我一次機會呢?”

    “殿下,你喝多了,這些事情,你心里面總是有答案的,你從來不會問任何人這個問題的。”青躍說道,“殿下,天涯何處無芳草,你是北夏的太子,你有很多更好的選擇的,何必呢?”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劉旭喝了一杯酒,“再多人讓我選擇又有什么用呢,我們經歷過的那些事情,我不會再跟其他的人一起經歷,其他的人也成不了她的!你出去吧,將該安排好的事情,再安排一下,不要出了紕漏。”

    “是。”

    月亮被云翳遮住,一絲微光都沒有透出來,天地間黑壓壓的一片。

    莫子玉默默地站在窗邊,看著外面的天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綠俏雙手托著下巴,看著莫子玉的背影,她心里面不明白,為何姑娘心里面明明還惦記著殿下,為何對殿下還是這么的冷若冰霜呢?

    方才看到了一些祁王府的熟人,叫她心里面也不免有些思念祁王府,思念祁王府內的人,也不知道她們現在怎么樣了?

    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

    莫子玉急忙回頭,看著門的方向。

    綠俏看著她詢問道:“開門嗎?”

    敲門聲還在繼續響起,莫子玉想了想,點了點頭。

    綠俏忐忑的去開門,門外卻是秦逸,他手上端著熱騰騰的飯菜。

    “怎么是你啊,我還以為是……”綠俏抱怨道。

    “給你們送飯菜啊!”秦逸一臉的不解,“怎么了?你們以為是誰?”

    “沒睡,快進來吧!”綠俏讓他入內之后將門關上,“外面沒出什么事兒吧?”

    “沒什么事兒。”秦逸將方才放下,“阿姐,吃飯了。”

    莫子玉將目光從外面的天色上面收回,轉身來到了桌邊,看著這些熱氣騰騰的飯菜,實在是沒什么胃口,輕聲說道:“綠俏,你多吃些吧。”

    “咱們趕了一天的路了,姑娘你不吃些什么能行啊!”

    就在這個時候,門再一次響起,小逸沒有多想,前去開門。

    “你怎么在這里?”劉旭已經帶了兩分薄醉,看到莫子玉的房間出現了一個男人,頓時大為惱怒,他一把抓住了秦逸的衣服,又問了一句,“你怎么會在這里?你們是什么關系?”

    秦逸眼神一冷,將劉旭推開,冷聲道:“這不是你發酒瘋的地方,請你出去!”

    “我出去?”劉旭冷冷的笑起來,他幾步來到了莫子玉的身邊,一把將她抱在了懷中,“她是我的女人,我是她的丈夫,我為什么要出去?該出去的是你!”

    莫子玉聞著酒味,眉頭蹙了一下,不悅道:“你喝醉了。”

    “我沒醉!”劉旭定定的看著莫子玉的眼睛,“我告訴你,我現在清醒的很,我知道我是誰,我也知道你是誰,我知道我愛你,我也知道你愛著我,我沒有什么時候比現在更加的清醒!”

    “出去!”莫子玉喝道,“要發酒瘋去別的地方!”

    秦逸瞧著莫子玉并不高興的樣子,將劉旭拉了一把,冷聲警告道:“你若是再去不出去,就怪我不客氣了!”

    “將殿下放開!”青躍不知道何事來到了門口,“你若是敢動殿下一下,我會讓你后悔的!”

    “怎么后悔?”秦逸冷聲不屑道。

    “夠了!”莫子玉喝了一聲,“劉旭,我知道你的酒量,你別在這里裝瘋賣傻了,不想他們打起來的話,你自己回去!”

    劉旭這個時候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無辜的看著莫子玉說道:“他們要打架,那是他們不懂事,跟我有什么關系?你干嘛吼我?”

    青躍實在是不愿意承認這個撒嬌的男人是他家太子,無奈又丟臉的入內,將劉旭扶了起來,勸道:“王爺,咱們回去了!”

    劉旭不干,一把撲到了莫子玉的身邊,抓住了她的手,帶著一絲祈求的說道:“跟我一起回去。”

    莫子玉心中似被人抓了一把一般,停了一下。

    “你別碰我阿姐!”秦逸冷聲說道。

    “放肆!”青躍喝道,“你跟誰說話呢!”

    “都閉嘴!”莫子玉嘆了口氣,一把扶著劉旭,煩躁粗魯將他丟到了青躍的身上,“你們一個個的別給我添亂子了!回去,都回去!別出現在我面前了!”

    “抱歉!”青躍先扶著半醉的劉旭先離開。

    莫子玉按了按太陽穴:“小逸,你也先回去休息吧,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

    “嗯。”秦逸點頭,“如果有什么事情,記得叫我!”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