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我真不想躺贏啊 >

第二百零三章 名字決定將來(求訂閱)

    李華請人弄的片子中規中矩,并沒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但也沒有什么缺點,除去效果有一些渣之外,其他的都是正常水平,在正常人的認知中,這就是一部公益短片。

    從開頭到結尾,

    都在向觀眾訴說著,這部短片內容是公益。

    沒有感覺,

    沒有觸動,

    沒有靈魂。

    全程看下來給幾人的感受就是如此。

    接下來便是徐茫獨立搞的片子,第一個鏡頭就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在鏡頭中出現了一只手,手上拿著一袋垃圾,隨便一丟扔到了垃圾桶邊上,傾倒出不少的塑料瓶、玻璃瓶、電池

    “”

    “”

    “”

    這鏡頭什么時候拍的?

    記得所有的素材里面,根本就沒有這個鏡頭啊!

    “這”

    “徐茫?”李華問道:“這鏡頭怎么來的?”

    “我自己做的呀。”徐茫笑著問道:“素材里面沒有這個鏡頭,然后我自己做特效。”

    什么?

    剛剛那個是特效?!

    好家伙這也太真實了吧?

    在場的幾人愣了一下,看徐茫一臉笑嘻嘻的表情,怎么看起來有點驚悚呢?

    之后,

    畫面中出現了一條野狗,把瓶子給叼到嘴里,這條狗皮得就像徐茫一樣,直接把塑料瓶子給咬壞,恰好一片塑料進了狗的肚子里,從這一刻起,口腔到肚子的整個過程,全是一塊錢特效。

    狗掛了,

    死因是消化道梗阻,也是一塊錢特效呈現。

    之后,

    這些垃圾開始了自己的流浪生涯,在鳥的肚子里呆過,翱翔天空,在鯊的肚子里呆過,暢游海洋,也在獅子的肚子里呆過,稱霸草原,每一次都是神奇的經歷。

    可惜,

    每次它們所寄宿的生物最后都是意外死亡,因為這些生物無法接納它們。

    n年以后,

    直到這些垃圾殺死了所有動物,它們重新回到了人類的手上。

    在影片的最后,

    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活著的生物,而這些垃圾也深埋地底,然后開始對地球媽媽下手。

    隨后,

    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英文字幕——still have who?

    結束。

    在場的幾人紛紛沉默不語,徐茫的制作的短片,蘊含著很多內涵,比如一開始出現在鏡頭的手,以及手上那一袋垃圾,可以理解為這就是我們人類親手制造。

    也可以看完短片后,把那只手理解為毀滅世界的劊子手。

    特別最后,

    那巨大的字幕——still have who?

    茫式英語——還有誰?

    總之,

    一萬人眼中就有一萬個哈姆雷特。

    但想要宣導的思想是一致的。

    “呃”

    “我覺得不需要選擇了。”李華苦笑道:“徐茫你到底是怎么完成的?”

    “就這樣完成的。”

    “牛逼不?”徐茫笑嘻嘻地說道。

    牛逼?

    這已經不是用牛逼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太特么的牛逼了!

    很快,

    幾人開這部短片進行了精加工,有蠻多地方可以進行修改的,比如經典的茫式英語——still have who,這一項任務直到晚上十點,最終的片子才被完成,途中不斷的反復觀摩,提出意見隨之修改,才有了現在這個效果。

    在最后,

    打上了白茫工作室logo,以及所有人的名字。

    “我上傳了啊?”

    “嗯!”

    “傳吧!”

    上傳成功,坐等評選。

    【公益——完成】

    【獲得:升級卡*20】

    什么情況?

    怎么

    怎么就完成任務了?

    當徐茫在網站上傳了自己的影片后,驚奇地發現自己完成了系統所給的任務,按照從前的尿性,必須前三才有機會,過分一點的必須要第一名。

    然而這次只是上傳了,就直接完成任務,這很不科學!

    難道

    里面有黑nèi mù?!

    徐茫沒有把自己的猜測告訴大家,生怕引起連鎖反應。

    “我去上個廁所。”

    說完,

    跑到了廁所,徐茫拿出手機。

    不到五分鐘,

    徐茫的表情逐漸變得憤怒,感情這特么的是一個野*雞組織,就是純粹為了收費斂財辦的活動,怪不得報名費要一萬美金,那這所謂的富豪也是假的吧?

    果然,

    徐茫找到這位富豪,然而在度百百科里,這位富豪是大富豪,在國外的基維百科里,卻是一個十足的騙子!

    哎喲

    不行了不行了,

    勞資我被度百騙慘了!

    徐茫那個氣呀,自己不應該相信度百的,話說自己當初是怎么點開網站的?

    對對對,

    搜索頁面第一條!

    那也不對呀,既然是假的,為什么會出現在搜索頁面第一條?

    又過了一分鐘,

    徐茫才恍然大悟,真的是活到老學到老,原來這一切都可以用金錢購買,只要你的錢給的夠多,那些無良的公司就能把假貨當真貨賣。

    白茫,

    白忙,

    白白忙活!

    徐茫坐在馬桶上嘆了口氣,有些事情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命運,為什么小曼的感覺如此準確?

    這就是女人的直覺嗎?

    可怕!

    回到辦公室,徐茫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還是那一張死魚的表情。

    按照網站上的時間,評選公布的時間在一個月之后,這也導致了白茫工作室建立一個月后,將面臨解散的局面,可徐茫并沒有這么做,始終堅持把白茫工作室開下去。

    因為不需要租金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離開只是為了今后再次重逢,李華會盯緊評選進度,一有消息會通知所有人,而徐茫知道今此一別,再無相見

    八月,

    寧市最熱的季節,特別在七月底到八月中旬,也就是所謂的三伏天。

    副熱帶高壓加強,在副高的控制下,高壓內部的下沉氣流,使天氣晴朗少云,有利于陽光照射,地面輻射增溫,直接導致天氣熱到bào zhà。

    “好啦!”

    “虧一點錢就虧一點唄。”

    在星巴克,

    楊小曼看著一臉烏云的徐茫,笑嘻嘻地說道:“誰讓你取什么‘白茫’的,到頭來都白白忙活。”

    “我被別人玩弄智商了”徐茫嘆了口氣:“虧錢其實也無所謂,可這種智商被完爆,這簡直就是恥辱呀,我徐某人居然在套路這一塊被別人吃了套路。”

    “廢話!”

    “人家就是專門搞套路的,不然他們怎么賺錢?”楊小曼看的比較透徹,心不在焉地說道:“以后搞事情,不要一拍腦袋就去辦,多和我商量一下。”

    “哦”

    “但我還是很氣。”徐茫憤怒地說道:“我搜了很多東西,搜出來的很多東西都是假的,比如假的xx、假的xx、假的xx這些都和我們息息相關,又性命關天,這這就不能管管嗎?”

    “怎么管?”

    “誰去管?”

    “為什么要管?”

    楊小曼瞥了一眼徐茫,淡然一笑道:“你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們想的這么簡單。”

    “唉”

    “都說正義雖然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徐茫搖了搖頭:“只是這個速度比快遞還慢。”

    自打這次事件發生以后,

    徐茫該用歌谷。

    時間很快來到了八月底,果然和徐茫猜測的一樣,那個組織消失不見了,連網站都打不開,而掛牌兩個月的白茫工作室被迫倒閉,在倒閉的那一天,楊小曼送來了錦旗。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時候一到,立馬報銷!

    徐茫那個氣呀,但又不能發作,知道小曼因為自己去國外瘋游,讓她一肚子火,所以給你搞這么一出。

    “小曼姐”

    “你就別氣茫哥了,他現在可傷心了。”雖然辰希一向站在楊小曼的立場上,然而這一次他選擇了徐茫,畢竟辛辛苦苦一個月,到頭來一場空,換做誰都受不了。

    “切!”

    “那你是太低估這家伙了。”楊小曼不以為然地說道:“信不信下午,他馬上就能忘記所有的事情?”

    李華苦笑道:“根據我這些天和他相處下來,我覺得徐茫應該不是這么沒心沒肺的人。”

    然而,

    到了下午,

    精致日料店內。

    “”

    “”

    辰希和李華看著徐茫眉開眼笑的樣子,這和上午白茫工作室摘牌時候的表情截然不同,兩人不禁扣心自問,這特么的是不是人啊?

    上午的時候都快哭了,結果到了下午,一臉喜氣洋洋鬧呢?

    “茫哥?”

    “你你傷心嗎?”辰希問道。

    “傷心!”

    “沒看到我把傷心化為胃口?”徐茫吃著豬扒飯,這份豬扒飯有些不同,碗里全是豬扒,“服務員,有沒有辣醬油?”

    楊小曼愣了一下,作為地道的魔都人,她知道吃豬扒這樣的食物,必須沾辣醬油才行,誰曾想到徐茫也知道,難道他要入贅到楊家來,成為魔都人?

    也行,

    結婚八年,全自動魔都人。

    “李華?”

    “你讀的是哪所大學?”楊小曼問道。

    “科大。”

    “科大?”楊小曼愣了一下:“人文與社會科學嗎?”

    “對!”

    李華說道:“聽說你和徐茫讀的是復旦?”

    李華的確只是聽說,因為填志愿的那一天,其他人正在猶豫先后順序問題,而徐茫和楊小曼只寫了一個學校,畢竟在浙省超過七百分的只有這兩人。

    愛怎么填就怎么填,分數高就是如此任性。

    “我國經貿,他物理。”楊小曼說道。

    “什么?”

    “物理?”李華詫異地看著吃豬扒的徐茫,驚恐地問道:“徐茫你一個文科生報考物理,這這跟得上大部隊的節奏嗎?讀物理的都不是什么善類!”

    “都是頂級學霸嘛我知道。”徐茫吃著豬扒,滿不在乎地說道:“但我是學霸的爸爸!”

    八月的最后三天,

    大一新生即將報到。

    徐茫已經帶足了錢,他打算自己開車去,本來應該是父母陪同,可惜老爸忙于生意,而老媽沉迷微信公眾號養生,最終只能讓自己的兒子自生自滅。

    “大學!”

    “我來啦!”徐茫高喊一句,一腳油門奔向大學生活

    14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