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青梅的寵愛日常 >

番外燕庭莫二

    我與章致靜再次有交集是在B大,她導戲而我恰恰對這些有一點了解。她的想法很多,經常不拘與傳統,搞一些創新,每當這時候都會詢問一下我的意見。

    時間久了,我們的關系竟然也好了起來,她時常和我吐槽她姐姐顧蘇蘇的遲鈍,也抱怨吐槽顧彥秋欺負她,她最喜歡的大約是京聞,她對這個養母一點都不吝嗇夸贊。

    我一直以為她是喜歡京聞,嫌棄顧蘇蘇,討厭顧彥秋的。

    所以當在酒店里遇到她與顧彥秋的時候,我是憤怒的,我感覺遭到了背叛,而怒火也徹底的燒沒了我的理智。我約她出來,以章氏夫婦真正的幕后主使為誘餌,我知道這些天她一直和我有所關聯無非是為了這個。所以她既然想知道,那我就告訴她。

    我把她約在了一家環境很好的咖啡館,那里的主人是我平日里關照的一個小明星,我從他那里弄來了mí huàn yào。所以不怪她一直鄙視我,那一刻我都瞧不上自己。不過那時候的我想不了那么多,她和顧彥秋在一起糾纏的畫面在我的眼前腦中晃,我煩不勝煩。

    我給她下了藥,帶到酒店里進行了魚水之歡。我很細致的吻了她每一寸肌膚,那是我第一次那樣對一個女人,也是最后一次。因為往后的我們雖然常常發生這種事,但每次都是僵硬的冰冷的帶著報復的生理動作。

    不想這一次,我飽含著情與愛,不過這一切的美好她并不知道,因為她早在來這里之前已經不省人事了。

    事后,我也曾后悔過,但最終還是被嫉妒掩蓋了下去。她醒來的時候,先是震驚,接著是了然,在接著是麻木,最后她不聲不響的穿上衣服走了。我以為的大哭大鬧、傷心欲絕并沒有出現,不過這才正常,她不是別人她是章致靜。

    她在聯系我是三天后,她畫了個淡妝,穿了一條淺色的裙子,約我在上次那家酒店那間房里見面。我踟躕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去見她。

    我一進門就看見她坐在落地窗前,翹著二郎腿,bái nèn的一直手拖在腮上,看見我進來,也只是眼珠轉了轉。

    “害死我父母的到底是誰?”她的聲音很輕很輕,我一度以為那是錯覺。

    “京茽芷。”我說。

    “也有你?”她問,聲音還是無起無伏。

    “你什么時候過來的。”我顧左右而言他,那一刻我并沒有勇氣去直面她的仇恨。

    “是有你的,不然你完全不用大費周章的迷暈我不是嗎,只要你說出真相大概那天我是愿意和你shàng chuáng的。但你并沒有,因為有別的因素,什么因素,也只能是我父母的死也有你的手筆。”

    她站起身來,走到我的身邊,“幫我報仇,幫我報仇我和你睡。”

    我的思緒亂成一鍋粥,第一次我方寸大亂,我看著她,半天說不出一個好字。后來,我被關起來的那些日子里,一直在回想那件事,有一天我恍然意識到那時候我還是幻想過她會愛上我的。

    但是很遺憾,她沒有愛上我,我們兩個建立了長期**上的關系,我知道荀家那個小外孫一直在查這件事,所以我把京茽芷的那些事一點一點的不著痕跡的透露給他,他是個聰明人很快也發現了一直是我給他遞的訊息,所以后來他就不在接受這邊的遞出去的消息。三個月他搜集完了所有資料,將京茽芷送上里法庭,送上了槍口。當然同時他也發現了我,所以才有了我與燕雪亭與顧家的那些事端。

    那段日子我雖然焦頭爛額,但卻也是我最舒心的一段時間,她懷孕了我們有了孩子,她不在像以前那樣的冷漠,有時候也會和我討論一些孩子的是。比如名字,比如孩子的教育,雖然都是圍繞著孩子但我覺得只要時間在長一些她也會真正的接受我。

    我們結了婚,在香港注冊,燕章致靜,我的妻子,我心愛的人。

    母親不喜歡她,母親說她木訥、冷淡像個畫室里的石膏。她也并不喜歡我家,她說看見他們虛情假意就惡心,她說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biàn tài的一家人。

    她說的話我無從反駁,所以我把她送去了香港,送到了顧彥秋給那處淺水灣的房子。燕家,卻是虛情假意,也卻是讓人惡心。

    她去了香港,所以我也就搬到了那里。顧彥秋和燕雪亭逼得越來越緊了,所以我要時常往返兩地之間,我很忙也很快樂。

    她整日待在家里,她很閑,我當時認為她也很快樂。因為她與我說的話越來越多,我們時常一起在院子里散步,也時常徹夜交談,我們仿佛回到了當初她剛來北城的時候。

    她說,“燕庭莫我知道你為什么這么biàn tài了,因為你的原生家庭根本就是扭曲的。”

    她說,“燕庭莫,你一定要答應我,做一個正常一點的人,讓我的堇堇長成一個人格健全的人。”

    她說,“燕庭莫,我們是不是前世有什么孽債才會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她說,“燕庭莫,我姐姐是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人了,如果你對她做出什么惡事,我絕對會和你拼命。”

    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應和下來,我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下去,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她給顧彥秋的電郵,里面有公司里所有的機密文件。

    我出離的憤怒,原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緩兵之計,我喪尸了理智跑到她的面前質問她。

    她很平靜很平靜的回答我,“你早不應該發現了嗎,難道你真的愛上了我。”

    我訥訥的說不出話,笨口拙舌,我的情緒一點也不為我所控了,我被她看穿了。

    我激烈的反駁她,她一點都不為所動的站在那里,譏笑著看著我,似乎再說燕庭莫你也會有今天。

    我生氣的把那間屋子里所有的東西都砸了,然后開著車一路揚長而去,之后的幾天里我都沒有回家,她也沒有聯系我。

    就是那幾天,我先前的問題被扒了出來,我被帶去調查。我被拘在里面,無事可做,就每天回想我的前半生,當然出現最多的場面還是和她在一起的時候。

    我發現承認愛她并不是一件那么難得事,就像我發現和燕雪亭兄妹掙的毫無意義一般。我承認了所有的錯事,父親花了大翻周折把我撈了出來,我打算做一個好人,我打算和她好好的過日子,我打算和她一起好好的把我們的堇堇撫養長大。

    可是當我出去的時候,她卻死了,她zì shā了,她留給我一條短信,她說這是不是對你害死我父母最大的懲罰。

    我的心一點一點的被撕開,她死了,她用死懲罰了我,所以我也用死懲罰了她。我去繼續糾纏她,我把她在乎的堇堇留在世上做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平